少年風水師 15 穿心刀

小说:少年風水師 作者:聽瀾本尊 更新时间:2020-05-22 09:41:07

“少爺!”可兒一聲驚呼,衝出浴室,跑過來抱起我,“您這是乾嘛?您這是乾嘛呀?”

她心疼的哭了。

我眼前陣陣發黑,破禁符沾血之後即化作反噬,猛烈的衝進了我的中脈,在我體內宛如烈火一般橫衝直撞。火辣辣的灼燒伴著撕裂般的劇痛,在我的經絡內迅速蔓延,疼我的臉色煞白,汗如雨下。

我深吸一口氣,強忍著劇痛,抓住刀,想拔出來。

可兒一驚,一把按住我的手,流著淚使勁搖頭,“少爺!不行!這是穿心刀!這是穿心刀啊!”

穿心刀不能拔,拔則必死。

可對我來說,必須拔,不拔才死!

如果玉姑娘真的在,穿心刀要不了我的命,但是破禁符的反噬如果繼續擴散,那我必死無疑!

我沒功夫跟她解釋,吃力的想撥開她的手。

“不!”可兒哭著搖頭,“少爺!不行啊!”“我……死不了的……”我吃力的說,“玉姑娘……在……你……你快幫我……拔出來……不然……我……死定了……”

可兒一怔,瞬間冷靜下來,“玉姑娘……對!對!她能給您療傷!她能給您療傷!”

“你快拔刀……”我痛苦不已,“快拔……”

可兒的手玩刀,從來不曾抖過,但是這一次,她的手卻不聽使喚了。

她顫抖著握住刀把,心疼的看著我,“少爺,我……我真的拔了……”我喘息著,無力的點了點頭。

可兒顫抖的握住刀,扭過頭去,淚流滿面。

我無奈,一把抓住她的手,猛地把刀拔了出來。

噗地一聲,一股鮮血從我傷口噴出,射到了陽台的牆上。

接著是第二股,第三股……

可兒哭了,她心痛的抱著我,哭成了一個淚人。

我已經觸犯了禁忌,如果想避免變數,不連累可兒,唯一的辦法,就是以血祭之法反噬自身,將這個變數提前破掉。

換言之,就是用自己的血作為代價,故意製造一個變數。

這是一種禁術,危險性極大,但是為了可兒,我顧不得那麼多了。

刀拔出之後,反噬瞬間減弱了。

身上的劇痛隨即緩解,那種火辣辣的灼燒感卻越來越強。

我躺在可兒懷裡,嘴裡不住地湧出血來,茫然的看著天花板,無力的閉上了眼睛。

“玉姑娘!你快來!你快來啊!”可兒無助的哭喊著,“少爺快不行了!你快出來!你快出來啊……”

“我求求你……求求你……”

“少爺!你撐住!玉姑娘,你到底在哪啊?”

她聲嘶力竭,泣不成聲,整個人都快崩潰了。

這時,一道白光在我心口顯現出來,接著迅速將我的身體整個覆蓋住了。

可兒一愣,趕緊問,“玉姑娘,是你嗎?”

玉姑娘沒有回應她。

但我的傷口卻開始迅速愈合了。

可兒看到了,她破涕為笑,“是你!是你!少爺!玉姑娘來了!玉姑娘她來了!”

她又哭又笑,淚如泉湧。

我的意識已經模糊,朦朧中,我感覺到身上一陣清涼。破禁符和血祭的反噬慢慢消失了,柔和的白光進入我的中脈,以驚人的速度迅速修複著我的經絡。疼痛消失了,灼燒感減弱了,它們化作了黑色的煞氣,從我的五臟六腑中緩緩退出,集中到我的中丹田,被白光牢牢地控製住了。

我隻覺得一陣血氣上湧,哇的一聲吐出了一大口黑血,大口大口的喘息了起來。

“少爺,您怎麼樣?”可兒趕緊問我。

我喘息了好一會,低頭看看自己的心臟部位,血跡仍在,但傷口的皮膚卻已經恢複如初了。那股淡淡的白光見我醒了,隨即隱入了胸前的玉墜,消失不見了。

“您說話呀!”可兒滿眼淚水,“少爺!您別嚇我!您說句話呀!”

“沒事了……”我無力的靠在她懷裡,長長的出了口氣,“我活過來啦……”

可兒心疼的抱住我,忍不住又哭了。

“傻丫頭,我都沒事了,你還哭什麼呀?”我無奈的一笑,吃力的坐起來,轉頭看著她。

她滿臉的淚水,眼睛都哭腫了。

“我得去洗個澡”,我無力的說,“身上沒力氣,你幫我洗吧……”

“嗯!”她強忍著淚水,把我的胳膊放到她肩膀上,扶我站了起來。

我在她的的攙扶下,走進浴室,脫了衣服,躺到了浴缸裡。

這會,也顧不上臉紅了。

可兒打開熱水,一邊仔細的給我洗澡,一邊抹眼淚。

我躺在浴缸內,隻覺得頭很沉,昏昏欲睡。

正洗著,可兒的手機響了。

她隨手扯過一條毛巾擦擦眼淚,拿出手機一看,看看我,“是小珺姐姐……”

“不要接……”我無力說,“掛了……”

她一愣,“可是……”

“掛了……”我還是這句話。

她猶豫一下,把電話掛了,手機放到一邊,繼續給我洗澡。

我睜開眼睛,長長的出口氣,輕輕握住了她的手,“對不起,讓你擔心了……”“您這是為什麼呀?”可兒強忍著淚水,心疼的看著我,“好好的,乾嘛這麼對自己?”

“因為安雨……”我淡淡的說。

“安雨?”她一皺眉,“什麼意思?”

“她是一片好心,主動來幫我”,我無奈的歎了口氣,“可是這一來,就犯了一個最大的忌諱……”

“什麼忌諱?”她問。

“一個風水師辦事的時候,其他風水師決不能自作主張去幫忙,不然的話,必生變數……”,我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安雨不懂這個禁忌,而我,因為救人心切,也忘了這個禁忌了……”

“所以您就傷自己?”她傷心的問。

“要破除這個禁忌,隻能用破禁血祭之法”,我睜眼眼睛,看著她,“我不怕死,可我不能連累你呀……”

可兒強忍著淚水,心疼的握住了我的手,“少爺……”

“我為什麼讓你掛小珺的電話,現在明白了吧?”我平靜的一笑,“她是感覺到我受傷了,給我打電話關機,所以才給你打。你要是接了,她一定會下意識的起卦,幫我斷那金陵水郡的陣法。要是那樣的話,我這一刀,不就白挨了麼?”

“那上次在嘯羽王城,為什麼就可以?”

“上次是我主動讓她配合我的,不一樣”,我說,“換句話說,如果是我讓她幫我,那不會有事;可如果是她主動的起卦,並把結果告訴了你,那就容易引出變數來了。金陵水郡的殘陣很棘手,那煞胎麒麟更是凶猛無比,咱們不能再出變數了。”

“嗯”,她含著眼淚點了點頭。

我看著天花板,無奈的一笑,“去年九叔要為小白姐姐報仇,稀裡糊塗的被我給攪合了,給人家耽誤了大事。我去見九叔的時候,他讓安雨給我衝一杯咖啡。安雨很不情願,於是給我衝了杯一箭穿心……沒想到,她一言成讖了……”

可兒抹抹眼淚,繼續給我洗澡。

我看看她,“她不是故意的,別記恨她,好麼?”

她沒說話,默默的點了點頭。

我平靜的一笑,摸了摸她的頭。

她幽幽的看了我一眼,繼續給我洗澡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少年風水師,少年風水師最新章节,少年風水師 筆趣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