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風水師 14 禁忌

小说:少年風水師 作者:聽瀾本尊 更新时间:2020-05-22 09:41:07

醫院很快就到了。

我們開門下車,走進住院部,一個四十多歲的女醫生見我們來了,起身迎了過來。

“蔣小姐”,她衝蔣柔打招呼。

蔣柔握住女醫生的手,“麻煩您了陳院長,這麼晚了還把您請來。”

陳院長很客氣,“您別這麼說,應該的,咱們走吧。”

“好!”蔣柔看了我一眼。

我點了點頭。

陳院長喊過護士長,倆人帶我們來到一間豪華vip病房外,打開了門。

沈星海師徒四人,都在病房內,身上插滿了管子。

“他們四個人的情況比較特殊”,蔣柔小聲說,“所以我就請陳院長把他們安排到一起來了。”

“你做得對”,我對她說,“你們在外面等著,我和可兒進去。”

“好”,蔣柔點點頭。

我們走進病房,關好門,接著來到沈星海的病床前。

沈星海已經七十多歲了,很瘦,看上去非常虛弱。羅秀山躺在他旁邊的病床上,臉上也是毫無生氣,一副虛弱不堪的樣子。

可兒從包裡拿出日月鎮煞旗遞給我,“少爺。”

我接過來,掐指訣按住,默念破印咒:五行禁製,六合為牢,天地為鎖,陰陽為鑰,天地陰陽,破禁開牢,敕!

念完之後,我將日月鎮煞旗往地上一扔,呼的一聲,四個元神站了起來。這其中,沈星海的元神最弱,已經淡成了一道白影,他那兩個年輕弟子的要稍好一些,羅秀山的元神最強。

出來之後,他們仿佛夢遊一般,閉著眼睛,身子微微晃了起來。

我一把抓過沈星海的元神,他隨即在我手中化作了一團淡淡的紅光。我掐指訣將紅光捏住,轉身按進了沈星海的眉心。

床上的沈星海身子微微一顫,睜開眼睛,雙目無神的看了我一眼,接著又昏過去了。

而後,我如法炮製,又把那兩個年輕人的元神按進了他們各自的眉心。

他們也像沈星海一樣,睜開眼睛看了我一眼,接著就閉上了眼睛。

最後一個,是羅秀山。

我把他的元神按進他的眉心之後,他身子劇烈的一顫,一口氣倒了上來,接著劇烈的喘息起來。病床旁邊的監控儀器上,各種生理數據迅速發生了變化,尤其是心電監測,發出了急促的滴滴聲。

我心裡一緊,趕緊用手一探他的經絡,發現他不僅丟了元神,還受了很重的內傷,中脈內一股煞氣凝聚不散,把他的心經和肺經基本都壓製住了。

可兒快步過來,問我,“怎麼會這樣?”

我沒說話,略一凝神,觀想鎮煞符,右手食指中指一捏,按進了羅秀山的中丹田。接著掐指訣一按他小腹,引住他的內氣,向上一提,衝破中脈內的煞氣,直入上丹田。

他身子猛地一顫,乾嘔了幾聲,先是嘔出了口血水,接著一口黑血湧了出來,睜開眼睛,大口大口的喘息起來。

我鬆了口氣,收了指訣,看看可兒,“他去布陣的時候,大坑內的煞氣已經很強了,他的陣法被衝成了殘陣,人也被煞氣衝擊受了內傷,現在沒事了。”

“嗯”,可兒看他一眼,“他也算是命大了……”

這時,外面傳來一陣腳步聲,值班的醫生帶著護士急忙趕過來了。

我衝可兒一使眼色,帶著她來到了病房外面。

蔣柔趕緊迎過來,“少爺,怎麼樣了?”

我看了看陳院長,她攔住了值班醫生和護士,正在小聲的和他們說著什麼。

“沒事了”,我轉過來對蔣柔說,“羅秀山吐了點淤血,你們不用驚慌,也別動他。沈老和那兩個年輕人至少需要休養一個月才能醒過來,羅秀山好一些,也得需要二十多天。”

蔣柔長出一口氣,眼中閃出了淚光,“謝謝少爺!謝謝可兒小姐!”

“客氣了”,我淡淡一笑,“走吧。”

“嗯!”,她激動的點了點頭。

回酒店的路上,我撥通了安雨的電話。

過了一會,她接了,“喂,吳崢哥哥!”

“事情辦完了”,我說,“我在回酒店的路上。”

“順利麼?”她問。

“嗯,順利”,我說。

“那就好”,她鬆了口氣,“回去早點休息吧。”

“好”,我把電話掛了。

可兒看看我,“完啦?”

“不然呢?”我問她。

“您不是說和她聊聊麼?”可兒無語了,“就這麼幾句就聊完了?”

我淡淡一笑,“那你覺得我該和她聊什麼?”“那我怎麼知道……”她聳聳肩,“您和她聊,又不是我和她聊……”“其實不是沒得聊,是沒心思聊”,我說,“現在沈星海他們已經沒事了,接下來該解決青銅鼎了,這才是大事。”

“哦……”,她明白了,“那回去之後,咱們就試避火符吧?”

“今晚不試了”,我說,“先休息,明天再說。”

“好”,她點點頭。

這時,安雨發來一條微信,“吳崢哥哥,我是不是太自作主張了?”

“怎麼這麼說?”我問。

“剛才我媽媽罵我了,她說我不該這麼胡鬨。以後你辦事的時候,我不會去瞎搗亂了,對不起,吳崢哥哥……”

“我真的沒想那麼多,我爸爸以前辦事的時候,我也經常這麼幫他的。隻是我忘了一點,你的助手是可兒姐姐,不是我。吳崢哥哥,對不起,你原諒我好麼?我保證,這是最後一次,以後絕對不會再犯了。”

我心裡猛地一顫,突然想起來爺爺說過的一條禁忌。

他說風水師辦事的時候,其他風水師決不能自作主張去幫忙,不然的話,必生變數……

這是禁忌,絕對的禁忌!

安雨剛出道,可能並不懂這些,可是我……我卻給忘了!

我的心情,瞬間凝重了起來,下意識的看了一眼正在開車的可兒。

可兒看看我,“怎麼啦?”

我略一沉思,輕輕吐了口氣,低頭給安雨發了一個笑臉,“睡吧。”

她給我回了一個擁抱。

我猶豫了一下,也給她回了一個相同的表情。

接著,我把手機關掉了。

“少爺,您怎麼了?”可兒見我臉色不對,擔心的問。

“沒事”,我淡淡的說,“讓我安靜一會吧。”

可兒不敢多問,默默的點了點頭。

我往座椅上一靠,心亂如麻,恨不得抽自己幾個嘴巴!這是禁忌,我怎麼就忘了?安雨不懂事,我也不懂事麼?羅秀山又不是沒時間,又不是堅持不住,我著什麼急呢?我自己出事到沒什麼,可兒可是無辜的呀!煞胎麒麟那麼凶猛,這件事本來就凶險無比,萬一再出變數,那……

到了這個地步,我沒得選擇,隻能用那個辦法了……

我睜開眼睛,看著外面的路,長長的出了口氣。

回到酒店之後,我把我們身上的符都解開了。

我倆癱倒在沙發上,好半天才緩過勁來。

可兒比我恢複的快,她吃力的坐起來,爬到我懷裡,默默的抱住了我。

“你又想乾嘛……”我無力的問。

“趁機吃豆腐呀……”她微微喘息著,微笑著閉上眼睛,“這會不占便宜,更待何時?”

我攬住她的肩膀,深深的吸了口氣,扶著沙發坐了起來。

她依偎到我懷裡,摟住了我的腰。

“去洗個澡吧”,我說。

“然後呢?”她小聲問。

“然後睡覺啊”,我說。

她坐起來,歪著頭,深深的看著我。

“乾嘛?”我一愣。

她凝視我良久,湊過來摟住我的脖子,吻住了我的唇。

我一怔,下意識的想躲開。

她乾脆騎到我腿上,抱著我的頭,一陣熱吻……

吻完之後,她動情的抱住了我,“我愛你……”我沒說話,良久之後,輕輕拍了拍她的後背。

她幸福的一笑,鬆開我,“我去洗澡啦!”

我笑了笑,“去吧。”

“嗯!”她又親了我一下,心滿意足的站起來,轉身要走。

“等等”,我拉住她的手,“可兒,把刀給我用一下。”

她一愣,“怎麼?”

“別問了,給我”,我平靜的說。

可兒沒多想,從腰間抽出一把刀,遞給了我。

“去洗澡吧”,我微微一笑,“我玩會刀。”

可兒一笑,點點頭,“嗯!”

她轉身走了。

我等她走進浴室,關上門之後,起身來到陽台,解開了自己的衣服。

接著,我掐指訣在刀上修了一道破禁符。

修完之後,我調轉刀尖,按住了自己的胸口,深深地吸了口氣,毫不遲疑的刺了進去。

一陣劇痛!

我疼的一聲悶哼,撲通一聲摔倒在地上,倒在了血泊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少年風水師,少年風水師最新章节,少年風水師 筆趣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