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風水師 19 暴躁如虎

小说:少年風水師 作者:聽瀾本尊 更新时间:2020-05-12 23:57:22

回到家裡,唐思佳走進了廚房,看有什麼可做的。一看才發現,我除了米,方便面,鹹菜和火腿腸之外,什麼吃的都沒有。餐具隻有三個盤子兩個碗,至於調料,隻有醬油和鹽。

她著實吃了一驚,問我,“您平時這日子是怎麼過的?”

“我一個人,習慣了”,我淡淡的說。

“那也不能這麼委屈自己啊”,她看我的眼神有些心疼。

“我十四歲那年,爺爺去世了,我就一個人來到這裡生活了”,我看著這房子,“這麼多年,都是自己做飯吃,也沒覺得委屈,挺好的。”

她歎了口氣,說,“您等我一下,我去買菜。”

“我跟你一起去吧?”我說。

“不用,我一會就回來”,她轉身走了。

過了很久,她提著兩個大塑料袋回來了,買來了菜,餐具和各種調料。接著她脫了外套,挽起袖子,再次走進了廚房。

“我幫你”,我說。

“不用”,她衝我一笑,“您休息會吧,一會就好。”

“你自己能行麼?”我看看滿桌子的東西。

“我在法國上的大學,那時候勤工儉學,刷過盤子,做過廚師,這點活,不算多”,她看我不動,走過來,溫柔的把我推到外面,“您去休息會吧,或者看會電視,我自己來就行了。”

我無奈,隻好回到客廳坐下,打開了電視。

飯很快做好了。

清蒸星派斑,西紅柿炒蛋,白灼秋葵,炒三絲外加一盆紫菜蛋花湯,四菜一湯,香氣撲鼻,色香味俱全。

杯盤碗筷也是她新買的,都很精致,一看就不便宜。

我看著滿桌子的菜,心裡一陣溫暖,眼睛卻有些發酸。

她給我盛了飯,抬頭一看,發現了我眼中的淚花,頓時一愣,“老師,您怎麼了?”

“四年了,這還是第一次在家裡吃到這麼好的飯……”我擦擦眼淚,接過她手裡的碗,拿起筷子吃了起來。

一邊吃,一邊忍不住的流淚。

那一刻,好想爸爸媽媽,好想二叔二嬸,好想爺爺……

少年離家,四年獨居,再多的困難,我也沒覺得苦,沒掉過一滴眼淚。

但是面對一桌家常飯,我卻再也忍不住了。

唐思佳在我身邊坐下,默默的看著我,眼神裡滿是心疼。

“不好意思,失態了……”我不住地擦眼淚。

她溫柔的一笑,拿紙巾輕輕給我擦眼淚。

我接過紙巾,“謝謝。”

她拿起筷子,給我夾菜,“我十六歲去的國外,高中,大學都是在那邊讀的。一個人不容易,我懂。”

我平靜了一下情緒,淡淡一笑,“吃飯吧。”

她也一笑,點點頭,“嗯。”

我不敢多看她,低下頭,悶頭吃了起來。

她做的飯,真的很好吃。

吃完飯,唐思佳依然不讓我幫忙,自己收拾了。

我洗了把臉,等自己徹底平靜下來了,這才回到了客廳裡。

唐思佳收拾完了,泡了兩杯茶,端了過來。茶葉也是她新買的,我這之前根本就沒有。

我們像朋友一樣喝茶聊天,不知不覺的,一下午就這麼過去了。

傍晚時分,我們正聊著的時候,外面突然有人敲門。

唐思佳頓時緊張起來。

我小聲告訴她別怕,回屋裡關上門。

唐思佳點點頭,起身回到臥室,輕輕把門關上了。

我來到門口,打開了門。

外面是一個老頭,滿臉堆笑,衝我一抱拳,“請問,你就是吳四爺的孫子,吳崢少爺吧?”

“是我,您是?”我打量他。

“我姓張,單名一個俊字,學六爻的”,老頭笑眯眯的,“四爺當年歸天的時候,我也是去了的,少爺不記得我了?”我搖頭,心說上哪記著你去?那天去了那麼多人!

“無妨!”老頭一擺手,跟說書似的,“我這次來沒有別的意思,聽聞少爺得了四爺的真傳,我想請少爺賜教一二,你我切磋切磋,如何?”

我明白他的意思了。

這種人在江湖上很多,本身沒什麼名氣,所以就喜歡到處蹭名氣。他來找我,我隻要跟他切磋了,不管結果如何,他出去都可以吹的天花亂墜,以此來提高自己的名氣。

他是欺負我年輕,以為我不懂,所以來我這蹭名來了。可他不知道,他這樣的人我雖然是第一次遇上,可他這樣的故事,爺爺可沒少給我講。

所以,我淡淡一笑,“老先生,吳家有規矩,我爸爸和我二叔都在,輪不著我為吳家出頭。您想和我切磋,必須得先過我爸和我二叔那一關。”

老頭一愣,“啊?這……沒必要吧?”

“不好意思,這是家規”,我看著他,“您想切磋的話,可以去找我二叔,如果我二叔輸給您了,他會給我打電話,到時候您再來,我一定招待!不好意思!”

我衝他一抱拳,砰地一聲關上了門。

老頭碰了一鼻子灰,灰溜溜的走了。

挑戰我二叔?嗬嗬,給他個膽子!

我二叔本事大,脾氣更大,尤其見不得這種蹭名氣的江湖術士。這老頭要真敢去,我二叔才不會管他年紀大不大,肯定是一頓大嘴巴子給他打出來。

吳四爺的兩位少爺,大爺深藏不漏,二爺暴如猛虎,這在江湖上都是有名的,我就不信這老頭子沒聽說過。

我不屑的一笑,轉身回到了客廳裡。

唐思佳開門出來,“老師,是那個人麼?”

“不是”,我看看表,“從昨晚和陳複見面到現在,快九個時辰了。別急,他最多隻有二十四個時辰,耐心等著就是了。”

她想了想,來到我身邊坐下,問我,“如果他不來,那是不是他就死定了?”

“如果他來了,你想這麼處理他?”我反問她。

“我……”她猶豫了一下,深深的吸了口氣,說,“我要問清楚,他為什麼要害我媽媽!不管是有仇,還有是有怨,我要讓他當面說清楚!別用這麼狠毒的手段,背後害人!”

“那然後呢?”我看著她,“怎麼處理他?”

“我……”她歎了口氣,“我不知道……”

我平靜的一笑,“不急,慢慢想吧。”

天很快黑了。

我們一起吃了晚飯,然後在客廳坐著,繼續聊天,一直聊到了十一點多。

“今天應該不會來了”,我看看表,“時間不早了,休息吧。”

唐思佳鬆了口氣,“嗯,好。”

我各自回房間,準備睡覺。

這時,外面再次有人敲門。

我頓時警覺起來,示意她回臥室,別說話。

她點點頭,回屋把門關上了。

我開來到門口,從貓眼往外看,隻見外面站著一個男人,他臉色蠟黃,雙眼無神,拘僂著身子,不住地哆嗦,就像一個癮君子發作了似的。

再仔細一看,他身後的空中懸浮著一個身影,那身影個頭不大,披頭散發,穿著一身紅色壽衣,無風自起。

紅衣小女孩!

我心說沒錯,就是你了!男人痛苦萬分,忍不住伸出顫抖的手,又敲了幾下門。

我不慌不忙的打開門,故作平靜的打量他一番,“你是?”

“請問是吳崢老師麼?”男人說一口洋普,跟偶像劇裡的男主角似的,“我遇上點麻煩了,想請您救救我……”

我問他,“你叫什麼名字?”

“葉少龍”,男人說,“我叫葉少龍……”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少年風水師,少年風水師最新章节,少年風水師 筆趣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