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風水師 25 九叔

小说:少年風水師 作者:聽瀾本尊 更新时间:2020-05-12 23:57:22

我隻搞清楚了安白的事,卻忽視了另一個人,那就是她的兒子,那個孩子。

看著九叔那幾乎要噴出火來的眼神,我明白了,安白自殺之後,那個孩子也被陳惠子給……

我心裡一陣刺痛,一拳砸到了桌子上。

“虎毒不食子……這個女人怎麼就這麼狠毒?”我心痛不已,咬牙切齒,“那可是她的親孫子呀!”

“她要斬草除根,省的孩子長大後,分他們的家產”,九叔冷冷的說,“他們逼死我女兒還不夠,還殺了我的外孫子!孩子還不到一周,就被她派去的人活活的用枕頭捂死了。”

我氣的渾身直哆嗦,拳頭攥的咯咯作響。

連個孩子都不放過,陳惠子她簡直不是人!

“你知不知道,陳惠子為什麼一定要逼死小白?”,九叔看著我。

我眼睛都紅了,看著他,默默的搖了搖頭。

“因為小白撞見了她和沈力偷情的事,還不小心聽到了她們殺楊天驛的秘密”,九叔冷笑,“三十年前,陳惠子故意向楊天澤哭訴,說自己想離婚,但楊天驛不答應,說什麼除非自己死了,絕不離婚。楊天澤聽了這話,就動了殺心,不久之後的一天晚上,他打電話約楊天驛出來,讓沈力用一根鐵鏈子,把楊天驛勒死,將屍體埋在了小區附近的一棵柳樹下。”

“沈力?是沈力動的手?”我吃驚的看著他。

“對”,他點點頭,“沈力是楊天澤的心腹,陳惠子嫁給楊天澤沒多久,他們就勾搭成奸了。那天,他們在楊凱的辦公室偷情,沈力對她說,自己最近不知道怎麼了,經常夢見那晚殺楊天驛的事。陳惠子就說,要不就找個大師,把楊天驛的屍體處理一下,省的他冤魂不散之類的。小白那天本來該休息,是楊凱讓她去辦公室拿一份重要文件,於是,小白就聽到了這一切。”

他頓了頓,“小白聽到這些事,轉身就走了。沈力和陳惠子聽到她的腳步聲,趕緊穿上衣服出來,那時小白已經走了。後來,他們查了監控,發現是小白回來了,從那之後,陳惠子和沈力就對小白起了殺心……”

他看看手裡的照片,傷心的歎了口氣,“這個傻丫頭,她如果早點告訴我這些,我早就來了,有我在,誰敢動她一根手指頭?可是她恨我,不願意跟我說,直到她去世之後,我才在她留給我的遺書裡,知道了這件事的原委。你說她傻不傻?她為了楊凱,嚴守著這個秘密,可是楊凱又是怎麼對她的?到頭來,她自己被人逼死,孩子也被人害死了,你說她傻不傻呀!”

他捂著臉,痛哭流涕。

我長長的歎了口氣,覺得自己就是個笑話!我身上的修為是乾什麼用的?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被那個狠毒的老女人忽悠,我真是丟儘了吳家的臉!

陳惠子,沈力,這對狗男女!別說九叔要殺他們,我現在都想活劈了他們!

但是我不能,我必須保持冷靜。

還是那句話,陳惠子母子和沈力死不足惜,可是陳思思是無辜的。

我反複提醒著自己,我來是救陳思思的,我不能意氣用事,我要冷靜下來,我要勸九叔,要勸九叔!我深吸一口氣,好不容易才平靜了下來。

“九叔,陳惠子該殺!沈力也該殺!楊凱也該殺!”我說,“我之前並不知道小白姐姐的事,如果早知道的話,我絕對不攔著您!”

九叔傷心的看著我,“那你現在呢?你最終還是回來了,還是來攔我了,不是麼?”

“我是回來了,但我不是回來攔您,我是回來求您”,我說,“九叔,陳思思是無辜的,那個逼死小白姐姐的請柬不是她送的,是陳惠子送的。您就當幫幫我,放了陳思思,我讓她和楊凱離婚。之後,您再報仇,我絕對不攔著您!”

他笑了,笑的讓人心疼。

“陳思思是冤枉的?”他看著我,語氣一冷,“這件事,沒有人是冤枉的!”

“九叔,您的卦很厲害”,我看著他,“隻是小白姐姐走了,您太傷心了,所以影響了理性。陳思思她真的對這件事毫不知情,您相信我,好麼?”

“我傷心過度,影響了理性,所以我誤會她了,是麼?”他冷笑,“那你呢?你可是四叔的孫子,四叔一輩子沒落過卦,怎麼到了你這,區區一個陳惠子就能把你騙了呢?”

“我……”我無語了。

是啊,九叔說的沒錯,爺爺一輩子沒落卦,可到了我這,卻被一個老女人反複忽悠。我自己如此不堪,還有什麼臉面勸人家九叔相信陳思思是無辜的呢?

我沉默良久,深深地吸了口氣,抬起頭,看著他,“九叔,我承認,我是被陳惠子的眼淚蒙蔽了。我修為不夠,定力不足,這是事實,我不掩飾,也不辯解。您告訴我,要怎麼樣,您才能相信我?”

“相信你什麼?”九叔冷冷的問,“相信你的卦?”

“我的卦和我的人”,我迎著他的目光。

“你的人,我信得過”,他冷冷的說,“你的卦,我信不過!”“好”,我點點頭,“那您現在試試我。”

“怎麼試?”他一皺眉。

“您隨意”,我說,“如果我能過關,您就信我一次。如果我不能,那我二話不說,這就回上京,您要殺陳思思,我絕不攔著您了!”

九叔冷冷的盯著我,放下照片,往我面前一推。

我看了一眼那照片,照片上的安白才十幾歲,笑的很開心。

這就是他給我的題。

什麼都不說,讓我隨便說。

我拿起照片,看了一眼上面的安白,隨即把照片還給了九叔。

九叔一皺眉,“怎麼?”

“小白姐姐的母親是您的初戀,您和她認識那天,她跟安雨一樣大,才十七歲”,我說,“你們是一見鐘情,但是卻沒能走到最後,小白姐姐出生後不久,您為江南一個家族去辦了一件很隱秘的事,因為那件事,您身受重傷,失蹤了近三年。在那三年中,您身邊出現了另一個女孩,就是安雨的母親……”

“你……”他有些吃驚。

我不置可否,繼續說,“您受傷的時候,是安雨的母親一直在照顧您。後來您傷好了,回家了,小白姐姐的母親知道了這件事,非常的憤怒。根本不聽您解釋,堅決的跟您分手了。其實那個時候,安雨的母親隻是愛慕您,但你們並沒有發生任何不該發生的事。反倒是小白姐姐的母親和您分開之後,這才成全了您和安雨的母親,我說的沒錯吧?”

他盯著我,默默的咽了口唾沫。

“九叔,我能過關了麼?”我問。

他沉默良久,問我,“那件隱秘的事,我是在哪辦的?跟什麼人辦的?”

“在海裡,跟安雨的母親”,我說,“她也是個風水師,而且是很厲害的風水師。你們……”

“夠了!”他一擺手,閉上眼睛,深深的吸了口氣,“可以了,別再說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少年風水師,少年風水師最新章节,少年風水師 筆趣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