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風水師 17 去我家

小说:少年風水師 作者:聽瀾本尊 更新时间:2020-05-12 23:57:22

來到機場後,在楊凱的陪同下,我們又一次登上他的私人飛機。

這一次,他親自送我們回上京。

其實說送是好聽的,說難聽點,他這是押我們回去。現在的他,對我們已經不信任了。

上了飛機坐下之後,他當著我們的面給杜淩打了個電話,說他家的事不用我管了,現在他把我和可兒送回去,請杜淩派個車去機場接我們。

他甚至連語氣都不加注意了,絲毫不顧及杜淩會怎麼想。

打完電話之後,他收起手機,躲開我的目光,吩咐韓依,“再給少爺打一百萬,權當是彌補了。”

“好的楊總”,韓依說。

“不必了”,我淡淡的說,“就是兩張機票,兩天的房費而已,權當我們自己來旅遊了。”

“這……”韓依看向楊凱。

“打過去”,楊凱說。

“哦,好”,韓依點點頭歐。

“楊凱”,我眼神一冷,“做事別做絕,打人別打臉,我缺你這點錢麼?你寒磣誰呢?”

最後這句話,我語氣很硬。

韓依猶豫的看向楊凱,等著他的指示。

楊凱臉色很難看,沉默了一會,清清嗓子,“既然少爺不願意要,那就依著他吧。”

韓依看看我倆,點點頭,“是。”

機艙裡安靜了,誰也不說話了。

沉默了幾分鐘後,楊凱的手機響了。

楊凱拿起來一看,站起來,往外走,“喂,爸爸……我在飛機上,送他們回上京,到那就趕回來……對……”

他去外面打電話了。

“真親”,可兒譏諷。

我看她一眼,示意她別亂說。

可兒很不服氣,扭頭看著外面,戴上了耳機。

我笑了,伸手把她蘭進了懷裡,“好了,別不高興了,好麼?”

她沒說話,鑽進我懷裡,緊緊的抱住了我。

對面的韓依眼神複雜的看著我倆,似乎有話想問我,但又不敢。

糾結了片刻,她鼓起勇氣,“少爺,我想……”

話沒說完,楊凱回來了。

韓依一看,後面的話生生的咽了回去。

“怎麼了?”楊凱問她,“剛才和少爺說什麼?”

“沒什麼……”韓依恢複了平靜。

楊凱沒多想,看看我懷裡的可兒,清清嗓子,“可兒小姐,飛機馬上起飛了,系上安全帶吧。”

下午六點多,飛機在上京機場落地了。

楊凱陪著我們走出機場,他要親自把我們交給杜淩才放心。這樣一來是照顧了杜淩的面子,二來……嗬嗬了。

杜淩親自來了,她帶了二十多個人,來接我和可兒。

楊凱見到杜淩,趕緊先一步上前,“杜總,我把少爺給您……”

杜淩抬手給了他一個嘴巴。

啪的一聲脆響!

周圍的人都看向了這邊。

楊凱捂著臉,慚愧不已,“杜總,您別生氣,您聽我解釋……”

杜淩沒理他,繞過他來到我和可兒面前,問我,“他有沒有欺負你?”

我微微一笑,搖頭,“沒有。”

杜淩這才放心,點點頭,“走,去我家。”

“嗯”,我點點頭。

杜淩拉住我的手,轉身向外走。

楊凱一看,趕緊過來,“杜總,我……”

“滾”,杜淩冷冷的說了一句。

楊凱傻了,下意識的想衝上來解釋,“杜總!杜總!您聽我說!……”

杜家的兩個保鏢伸手攔住了他。

“杜總!杜總!”楊凱急了,大喊,“您聽我解釋!……”

杜淩沒理他,領著我和可兒,在二十多個保鏢的護衛下,走出了機場。

來到停車場,杜淩讓我上了她的車,由陳芳開車,在前後幾輛車的護衛下,浩浩蕩蕩的駛出機場,向小湯山駛去。

路上,她問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楊凱為什麼堅持要把我們送回來?

我猶豫了一下,把事情的經過粗略的給她講了。

聽完之後,她一皺眉,“就是說,其實你已經勝券在握了?”

“不敢說勝券在握,但是找到那個人已經不是問題了”,我說,“那人是個高手,他可能知道自己躲不掉,所以就給楊凱送了這第二封信。”

她點點頭,“這是個老江湖,他對楊家人,尤其是楊凱,太了解了。”

我自嘲的一笑,“是我太年輕了,太沒經驗了……”

“別這麼說,你做的很對”,她說。

“楊凱為了轟我們回來,把巡捕都動用了,話也說絕了,這件事,我就不能再管了”,我對杜淩說,“杜總,我儘力了。”

“我明白,你做的很好,是楊家人不懂事,讓你受委屈了”,她安慰我,“現在不要想這些了,之前一直想和你一起吃飯,總是沒機會。我這兩天有時間,你不用急著回去,在我那住兩天,咱們好好說說話。”

我一愣,“杜總,這……”

“怎麼?這點面子都不給我?”她看著我。

我猶豫了一下,問她,“杜總,您跟我說實話,您是真的有話要和我說,還是為了給陳小姐留一絲希望?”

“我是自己有事要跟你說”,她拉住我的手,“楊凱如果再來求你,我第一個不答應!”

我放心了,“謝謝杜總。”

杜淩笑了,“好了,不要不開心了,今晚,我給你接風!”我也笑了,“嗯。”

杜淩的氣場超級強大,讓人無法抵擋。

但我的顧慮也是有原因的,因為我知道,這件事沒完,楊凱,他一定會回來的。

當天晚上,我和杜淩喝了很多酒,聊到了深夜。

可兒也喝了很多,困得不行了,杜淩讓陳芳送她去客房先睡了。

其實我也喝多了,但是我用內氣散掉了酒氣,所以依然很清醒。

我倆又喝了一瓶紅酒。

喝完之後,杜淩站起來,“不早了,去休息吧。明天不用急著起床,多睡會。”

“嗯”,我點點頭,“您也早點休息。”

“好”,她微微一笑,吩咐陳芳,“送少爺回房間。”

“好的”,陳芳點點頭。

我跟著陳芳離開客廳,上樓來到客房,她給我打開門,接著開了燈。客房很大,很奢華,房間裡彌漫著一股淡淡的香味,特別的溫馨。

“可兒呢?”我問陳芳。

“可兒小姐在您隔壁”,陳芳說,“您放心,她已經睡了。”

“好,謝謝你了”,我衝她一笑。

陳芳也一笑,“少爺客氣了,您早點休息。”

我點點頭,“好。”

她轉身走了。

我走進客房,關上門,長長的出了口氣。

愣了一會之後,我脫了外套和上衣,光著上身走進了浴室,開始洗漱。

刷牙的時候,我看著鏡子裡的自己,突然覺得自己長大了。

我的肌肉明顯強壯了,體型也更像一個強壯的男人了,而我的皮膚,卻比之前更白嫩了。

我知道,這是我體內那金光的原因。

我漱了漱口,拿過毛巾擦了擦嘴,看著鏡子裡的大男孩,無奈的笑了。

我想起了下午那一幕,想起了楊凱身後的巡捕,和他手裡的那封信。

我本一片好心,卻沒想到,最後是這樣的結果。

那個人是怎麼查覺得?他是有眼線?還是用卦算出來的?

如果是有眼線,我不可能察覺不到。

那是他算出來的?不可能!絕對不可能!風水師用卦推算,如果對方的修為和自己相差無幾或者超過自己,卦是算不準的。我不敢說自己的修為一定比他高,起碼也是不比他差,他要算準我,基本不可能!

推算不了我,那他能不能推算可兒?

也不可能!因為可兒身上有兩把挺進者,那是我用五雷烈火陣和鎮煞符煉養過的,煞氣極重。她帶著那兩把刀,除非那人修為遠高於我,不然想推算可兒,門兒都沒有。

那他到底是怎麼知道的呢?我看著鏡子裡的自己,不由得陷入了沉思。

是我輕敵了麼?

是我大意了麼?

還是我哪裡做的不對,自己暴露了?

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房間裡,我的手機響了了。

短信的聲音。

我回過神來,洗了把臉,轉身走出浴室。

我拿了手機,躺到床上,打開一看,是一個陌生號碼發來的,就一句話,“他真的不是為了錢麼?”

我心裡一動,猛地坐了起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少年風水師,少年風水師最新章节,少年風水師 筆趣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