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風水師 10 生不如養

小说:少年風水師 作者:聽瀾本尊 更新时间:2020-05-12 23:57:22

“少爺,那個封魂祭到底是怎麼回事?”她給我倒上茶,“怎麼就一場麻將打下來,三個人就沒命了呢?”

“封魂祭是以風水陣為基礎使用的巫術”,我說,“簡單來說,就是布置封魂陣,把楊天驛的屍骨放入陣中,接著再布置一個獻祭類陣法,召喚邪靈。邪靈來了之後,布陣的人就可以用楊天驛夫婦子媳的魂魄作為祭品,或者是單純的獻給邪靈,或者是和邪靈達成某種契約,這樣一來,邪靈就會按照封魂陣中的順序,依次對祭品封魂索命了。”

“封魂陣中的順序?”她不解,“什麼意思?”

“封魂陣分為很多種”,我說,“根據祭品的不同,使用不同的陣法,比如兩個祭品,要用兩儀為陣;三個祭品,要用三才為陣;四個祭品,要以雙對宮為陣……以此類推,超過二十五個的,就要用大元封魂陣了。”

“哦……”她點點頭,“那就是說,這次那個人用的是雙對宮?所以祭品就是一家兩代,兩對夫妻,就是您在飛機上說的那個父子對宮,夫妻對相,是這樣吧?”

“對”,我點點頭。

“那為什麼是麻將?而不是撲克牌呢?”她好奇。

我微微一笑,“這個其實很簡單,因為那個人在封魂陣中,放了一副麻將桌,所以楊凱他們就做夢打麻將了。”

“麻將桌?”她一愣,“陣法中放麻將桌就打麻將,要是放撲克牌,那就鬥地主了?”

“差不多吧”,我說,“隻要是四個人玩的,就可以。其實玩什麼不過是表象,關鍵是那雙對宮的順序。這麼說吧,如果施法的人放四台電腦進去,那他們夢到的就是打遊戲了。”

“原來是這樣……”可兒明白了,“他把楊天驛的屍骨放進了陣法裡,父子對宮,所以第一個進牌局的應該是楊凱;楊凱成為祭品之後,夫妻對相,陳思思就會變成第三個祭品……然後最後一個,就是楊凱媽媽……”

她想了想,“少爺,對宮就是面對面,這個我能理解,可是對相又怎麼說?從麻將上來說,不也是面對面的意思麼?”

“封魂陣中,對宮為主,對相為輔”,我說,“簡單的說,就是先對宮,父引子,然後是對相,子引媳。楊天驛已經去世多年了,他的父親已經無法入陣,所以他引子之後,再輪回過來,如果有其它子女,那他還是引子,如果沒有了,父親又早已去世,那就隻能引妻了,所以楊凱的媽媽,才變成了最後一個祭品。”

“哇塞……”,她感慨,“好神奇,好厲害,好複雜呀……”

“能用封魂祭的,必然是高手”,我說,“所以咱們得謹慎,得保密,這場仗,不能直來直去,隻能明修棧道,暗度陳倉。”

“怎麼暗度陳倉?”她問。

“封魂祭破起來並不難,找到陣法,破開就行了”,我說,“可難就難在,咱們根本不知道這陣法在哪?如果僅僅是巫術,那好辦,因為巫術都有作用範圍,以楊家大宅為中心,從地圖上就能找出施法者的大概方位來。可這封魂祭是以風水陣為基礎的,理論上,就算相隔萬裡,也能奪命封魂,所以如何找到這陣法,才是最難的地方。”

她一皺眉,“那我們怎麼找?”

“先找到楊天驛的埋骨之地,然後我自有辦法”,我說,“但是這個事必須保密,隻能咱倆知道。”

“楊凱都不能知道?”她問。

“對”,我說。

她點點頭,“我也不多問了,您怎麼說,我就怎麼做。”

我平靜的一笑,“這個,我來掌握,該讓你知道的,會告訴你,不該你知道的,你也別多問,記住這個就行了。”

“嗯!”她點點頭。

這時,她旁邊的電話響了。

可兒蹭過去,拿起電話,“喂?哦……好的,那你們送上來吧。好,謝謝!”

她放下電話,對我說,“酒店經理說,晚餐準備好了,說這就送上來。”

“好”,我舒展了一下身體,“中午那烤羊腿真好吃,都沒吃夠。”

可兒笑了,“沒事,等辦完事回去,咱們去吃!”

我也笑了,站起來,“我去洗個澡,然後吃飯。”

她也站起來,“嗯!”

酒店給我們準備的晚餐很豐盛,孜然羊肉,油爆大蝦,清蒸桂魚,葫蘆雞,素炒菜心,水果拉沙外加雞茸玉米羹,六菜一湯,足夠我們吃的了。

我倆打開電視,邊吃邊聊,好好的享用了一餐豐盛的晚宴。

吃完之後,可兒打電話讓服務生把剩下的飯菜收走了。

我看了會電視,看看表,已經是晚上十點半了。

我起身走進浴室,準備泡個澡,然後睡覺。

就在這時,楊凱打電話來了。

“少爺,我爸和我談了很多”,他鼻音有點重,應該是剛哭過,“我爸哭了,跟我說了很多過去的事。他說他知道對不起我生父,但是他向我發誓,說他絕對沒有害我生父……”

我哦了一聲,“然後呢?”

“然後我媽也哭了,我們都覺得是錯怪我爸了”,他說,“少爺,您看能不能這樣,等破了封魂祭,我再給您一千萬,您幫我查一下我生父的事,可以麼?”

“封魂祭,我還可以試著破一下”,我說,“可是關於你生父的事,我無能為力。”

“少爺,您太謙虛了”,他說,“我今天見識到了您的本事,也跟我爸媽說了,他們一直要求讓我跟您說,請您幫忙查我生父的事。少爺,我求求您,您就再幫我一次吧!”

“這不是謙虛的事,是真的無能為力”,我說。

他沉默片刻,歎了口氣,“那好吧。”

我掛了電話,深深的吸了口氣,把手機關了。

可兒推門進來,“少爺,楊天驛到底是誰殺的?”

我看她一眼,“你都聽見了?”

她點點頭,“嗯!”

我平靜一笑,“我要洗澡了。”

“是不能告訴我麼?”她不放棄。

我靜靜的看著她,“是我不能說。”

可兒明白了,點點頭,“懂了……”

我微微一笑,“我真的要洗澡了。”

可兒哦了一聲,轉身走出浴室,輕輕的把門給我帶上了。

我脫掉浴袍,走進寬大的浴缸,緩緩地躺下了。

楊天驛當然是楊天澤害死的,在飛機上的時候,我就知道了。可是這事不能說,也不能接,不然的話,後患無窮。

所謂生不如養,楊凱雖然口口聲聲要查殺害他生父的凶手,可在他心裡,還是和楊天澤更親近的。畢竟,三十年的養育之恩,不是那麼容易割舍的。剛才他打電話的時候,楊天澤夫婦就在他身邊,如果我答應幫他查楊天驛的死因,她媽媽或許會很欣慰,可是楊天澤,他會讓我和可兒活著離開西京麼?

這樣的事,不沾惹為好。

直覺告訴我,我不用為楊天驛主持這個公道,會有人為他報仇的。

我長出一口氣,默默的閉上了眼睛。

大戰在即,養精蓄銳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少年風水師,少年風水師最新章节,少年風水師 筆趣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