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風水師 第二個祭品

小说:少年風水師 作者:聽瀾本尊 更新时间:2020-05-12 23:57:22

杜淩看看他,“辦事有辦事的規矩,你還沒提祈福金的事,急什麼?”

楊凱這才反應過來,“哦哦,對對對!”

他轉過來問我,“少爺,多少錢都行,您說個數,我馬上給您打過去!”

我看看可兒,“我的隨意,她的,三十萬。”

陳道爺說,吳家的另外一套規矩是不能自降身價,可是讓我自己開價,我確實也不好意思。

楊凱一愣,不由得看向杜淩,“杜總,您看這……”

“吳崢,你不用客氣,也不用顧忌什麼,該多少就是多少”,杜淩說,“楊家不缺錢,他們的命值錢得很,你說多少都是合適的。”

“我沒顧忌”,我平靜的說,“他隨意就行了。”

可兒忍不住想說話。

杜淩一看就明白了,問她,“小姑娘,你說。”

“少爺隻談我的,不談自己的,這是他疼我”,可兒說,“但吳家有規矩,辦風水的事,不能自降身價。”

杜淩懂了,問我,“那上一次,請您辦事的人,奉了多少祈福?”

我沒說話,伸出了一個手指。

杜淩看看楊凱,“明白了麼?”

“一百萬?”楊凱試探著問。

“切……”可兒不屑。

杜淩一皺眉,“思思在你心裡,就值一百萬?”

楊凱明白了,趕緊改口,“一千萬!”

杜淩無奈的歎了口氣,“你楊家幾百億的家產,人要是沒了,你留著乾什麼?”

“我……”楊凱一咬牙,剛要說一個大數。

我把他攔住了,“可以了。”

“少爺,我不是舍不得錢,真的!”,楊凱激動地跟我解釋。

“知道”,我淡淡的說。

“吳崢,真的可以?”杜淩不放心。

“可以”,我說。

杜淩鬆了口氣,“那就好。”

我微一點頭,接著問可兒,“東西都帶著了麼?”

“一直都在車上,剛才過來的時候,我帶著了”,可兒說。

“刀呢?”我又問。

可兒輕輕一拍腰間,“這兒呢。”

我點點頭,看看楊凱,“那就出發吧。”

楊凱趕緊點頭,“好!”

我們隨即起身,離開杜家大宅,準備上車,前往機場。

上車前,杜淩握住了我的手,懇切的對我說,“吳崢,救救思思,拜托了!”

我沒說話,默默的點了點頭。

她轉身叮囑楊凱,“千萬別再犯渾了。”

“你放心,我不會了”,楊凱說,“我聽少爺的,少爺怎麼說,我就怎麼做。”

“好”,杜淩看看我們,“那你們出發吧,我在這裡,等你們的好消息。”

“好”,我們轉身上車,離開了杜家大宅。

杜淩一直站在門口,目送我們離開,直到我們走遠了,她這才輕輕歎了口氣,轉身回去了。

車隊駛出別墅區,向機場駛去。

來到機場,楊凱的私人飛機早已經準備好了。

我們上了飛機,等了十幾分鐘,飛機進入跑道,滑行,升空,呼嘯著離開機場,向西京飛去。

飛機進入平飛之後,楊凱讓空姐回避,把門關上了。

機艙內,就剩下了我,可兒,楊凱以及他的親信女助理韓依四個人。

韓依二十多歲,長發,很瘦,很漂亮,非常的乾練。

楊凱跟可兒要了我們的賬號,隨即吩咐韓依,把錢打到了我們的賬戶上。

打完之後,他長出了一口氣。

“少爺,拜托您了”,他誠懇的說。

我點點頭,“楊先生放心,我們會儘力的。”

“嗯!”他噙著眼淚點點頭,“我真的很愛我老婆,我不能沒有她,少爺,您一定要救活她,如果她有個好歹,我也活不下去了……”

“封魂祭不是單純的風水,也不是單純的巫術,它是兩者結合的產物”,我說,“上次見面的時候,其實是解決這個事情的最佳時機,但是你太激動,錯過了。現在陳小姐出事了,說明封魂祭已經完成了一半了,這時候入手,得動一番心思,費一番功夫了。”

楊凱後悔不已,不住地掉眼淚。

“你沒必要這樣”,我說,“隻要我們動作夠快,陳小姐還是能救過來的。”

“嗯!”他哭著點頭。

我看著這個流淚的男人,突然有些心疼他,看得出來,他是真的很愛陳思思。現在陳思思出事了,他的心,整個都亂了。

見他哭了,坐在他旁邊的韓依給他遞過紙巾,“楊總。”

他接過紙巾,擦擦眼淚,平靜了一下,清清嗓子,問我,“少爺,這封魂祭到底是什麼邪術?到底是誰在害我們啊?”

“是誰在害你們,現在不好說”,我說,“現在的當務之急是先救陳小姐,把她的命保住,這樣一來,也是給你爭取時間。”

“給我爭取時間?”他一愣,“這……”

“封魂祭其實是一種獻祭巫術”,我說,“簡單地說,就是有人將你們的靈魂獻祭給了邪靈,所以邪靈會按照一定的順序,依次來封你們的魂魄,進而殺死你們。這是一種很陰毒的邪術,非常的厲害,而且並不容易破解。從你們之前的那個夢境來看,這個施法的人的目標是三人一鬼。那個鬼,是你的生父楊天驛,而那三個人,就是你,陳小姐以及你的母親。”

“我媽媽?”他一驚。

“對”,我點點頭,“麻將是四個人打的,你回憶一下,你昨晚夢到陳思思和你父親打牌,她有沒有和你父親坐對家?”

“沒有”,他說,“我老婆坐我爸爸的下家,不是對家。”

“那就對了”,我說,“我沒猜錯,對方的目的,就是你父母和你們夫婦。”

“怎麼說?”可兒忍不住問。

我看她一眼,“父子對宮,夫妻對相,對方先用楊老先生獻祭,那麼第二個要被封魂的祭品,原本應該是楊先生,由他來補對家,接著是陳小姐,補下家,最後一個上家,就是楊先生的母親。”

“您的意思是,原本應該是我?”楊凱吃驚的問,“那……那怎麼我老婆卻出事了呢?”

“這要問你了”,我看著她,“三天前,我們第一次在杜家見面的時候,我摸過陳小姐的後腰。她身體一切正常,但血氣有些虛亢,那是例假要來的征兆。我想那天晚上,她身子應該就不太方便了,可是你們新婚燕爾,感情很好,那天晚上,是不是發生了一些親密的事情呢?”

可兒一愣,看向楊凱,“我去,闖紅燈啊?”

楊凱臉一紅,“呃……是……是有……”

“這就是了”,我說,“你身上沾了她的血,邪靈暫時不敢靠近你,但是封魂的時機已經到了,它不能動你,就隻能選擇陳小姐。雖說女人的月事血能辟邪,但是她的身子虛弱,根本擋不住那邪靈,所以,她的魂魄就被封住了。”

楊凱一陣後怕,緊張的咽了口唾沫,“原來是這樣……思思她是替我擋了一劫啊……”

“是這樣”,我淡淡的說,“你好福氣,娶了個好老婆。”

楊凱歎了口氣,抹了抹眼淚,問我,“少爺,您能救我老婆,對麼?”

我還是那句話,“隻要動作夠快。”

他深吸一口氣,點點頭,“我們一個半小時就能到西京,傍晚之前,就可以趕到醫院。”

“嗯”,我點點頭,“那應該來得及。”

“救了陳小姐之後呢?”可兒問我,“封魂祭怎麼破?”

我看她一眼,“先救人,等陳小姐沒事了,你就明白了。”

可兒點點頭,“嗯,好!”

楊凱想了想,問我,“少爺,那我和我媽媽是不是隨時會有危險?”

“陳小姐能活下來,你們就暫時不會有事”,我說。

他沉默良久,點點頭,“我明白了……”

這時,他的手機響了。

他一看,臉色頓時就是一變,站起來,“對不起少爺,我失陪一下……”我微微一笑,“請便。”

他看了韓依一眼,轉身走了。

韓依明白他的意思,趕緊招呼我們,“少爺,可兒小姐,用點水果吧。”

“謝謝”,我淡淡的說。

可兒叉了一塊西瓜,放到嘴裡,嚼了幾口,突然想起一個問題,小聲問我,“少爺,為什麼是打麻將呢?”

“因為他隻想殺這四個人”,我看了一眼對面的韓依,“如果對他想殺楊家全族,那就不是打麻將,而是宴會了……”

可兒一愣,轉頭看向了韓依。

韓依看看我倆,平靜的笑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少年風水師,少年風水師最新章节,少年風水師 筆趣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