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風水師 05 給我個面子

小说:少年風水師 作者:聽瀾本尊 更新时间:2020-05-12 23:57:22

我們離開太古樓,來到隔壁街上,走進了那家烤羊腿店裡。

果然如老趙所說,這家店的老板娘,特別的漂亮。

坐下之後,宋天河點了一條烤羊腿,三十個肉串,另四盤涼菜,十五瓶啤酒。

我一愣,“十五瓶?”

“咱們五個人呢”,老趙嘿嘿一笑,“十五瓶,不多。”

“我沒喝過酒……”我尷尬的說,“不會喝呀……”

“沒事,喝幾杯就會啦”,宋天河笑著說。

“就是”,老趙也說,“少爺長大了,該喝酒啦!”

我下意識的看了看身邊的郭辰珺。

珺小姐衝我點了點頭,意思也是讓我喝。

我深吸一口氣,“行,那就試試吧!”

不一會,羊腿,肉串,涼菜和酒都上來了。

羊腿基本是生的,放在炭火上,邊烤邊切了來吃。

我不會切肉,不過我左邊是小珺,右邊是可兒,兩個女孩子伺候著,也不需要我親自動手了。

我們邊吃邊喝,不一會,五瓶啤酒下去了。

我有點暈,但是並不覺得難受,相反的,我還覺得挺有滋味。

老趙又打開幾瓶,給我滿上了,“來,少爺!”

我打了個酒嗝,紅著臉看了看身邊的小珺。

她噗嗤一聲笑了。

“你笑什麼?”我不解。

她夾起剛切好的羊肉,笑著喂進我嘴裡,“小醉孩兒……”

老趙他們都笑了。

可兒也笑了。

我們繼續喝酒,吃肉,一邊吃喝,一邊繼續聊古玉的事。

正說得開心的時候,我手機響了。

我拿出來一看,是一個陌生號碼。

我隨即接了,“喂?”

“吳崢麼?我是杜淩”,杜淩說。

我一愣,“杜總?您怎麼……”“我和唐思佳要的你的號碼”,她說,“陳思思昨晚突然昏倒了,現在在醫院,醫生說,可能是腦死亡……”

我一皺眉,“腦死亡?”

郭辰珺一聽,放下了筷子。

老趙,宋天河還有可兒都不說話了,全神貫注的看著我。

杜淩歎了口氣,心情很沉痛,“吳崢,楊凱那天是很不對,但請你給我個面子,救救思思,行麼?”

“楊凱呢?”我問。“他早上給我打來電話,哭著給我認錯了”,她說,“思思出事後,楊凱向他媽媽問起了他身世的問題,開始他媽媽不承認,後來沒辦法了,才把實情說了出來。楊凱的媽媽之前結過婚,後來她跟現在的老公,也就是楊凱現在的父親楊天澤成了情人。之後不久,她老公就離奇失蹤了,至今活不見人,死不見屍。所以楊凱到底是她老公的還是楊天澤的,她自己也不清楚。楊凱知道了這個情況之後,就去驗了DNA,今天早上結果出來了,他不是楊天澤的兒子。”

她頓了頓,“他現在正在趕來上京的飛機上,他讓我幫他向你求個情,希望你能原諒他之前的無禮,救救思思。”

我沉默不語,默默的喝了口啤酒。

“吳崢,就當給我個面子,行麼?”杜淩懇求。

楊凱的面子不值錢,但杜淩的面子,我不能不能不給,因為人家幫過我。

我略一沉思,“我一會去您那。”

杜淩鬆了口氣,“好,你加我微信,給我發個定位,我派陳芳去接你。”

“好”,我淡淡的說。

掛了電話,我加上了杜淩的微信,給她發了定位,接著把手機放下了。

“我下午去杜淩那”,我對郭辰珺說,“今晚,可能得去西京。”

郭辰珺點點頭,“好,照顧好自己。”

“放心”,我握住了她的手。

她深深地看了我一眼,接著對可兒說,“可兒,我可把少爺交給你了,一定要保護好他。”

可兒點點頭,“嗯,您放心,我會的!”

老趙看看我,“少爺,什麼情況?誰腦死亡了?”

“是不是很嚴重啊?”宋天河也忍不住問。

我平靜的一笑,端起酒杯,“來,咱們接著喝吧!”

老趙和宋天河互相看了看,趕緊端起杯子,“對對對,咱們接著喝酒,來,少爺,珺小姐,可兒,咱們乾了!”

楊凱的事比較複雜,在我還沒正式接這件事之前,沒必要因為這個影響這頓午飯的氣氛。

一切,等見到楊凱之後,再說吧。

吃完烤羊腿之後,我們在飯店等了一會,陳芳到了。

我和可兒上了她的車,向小湯山駛去。

來到杜家大宅,我再一次見到了楊凱。

此時的他已經完全沒有了之前的傲氣,一見面,噗通一聲給我跪下了,顫聲哀求,“少爺……我錯了,求求您救救我老婆!求求您……”

我沒說話,看了看旁邊的杜淩。

“思思的情況很危險”,杜淩說,“醫生說,她現在不僅是腦死亡,身上多處臟腑還有衰竭的跡象。吳崢,楊凱知道錯了,他也知道自己的身世了,你就當給我個面子,救救思思,救救他們一家吧。”

這是過場,給楊凱看的。

我來之前就已經答應了杜淩,既然來了,這事基本就已經管定了。但是這個過場是必須走的,因為要讓楊凱知道,我是衝杜淩的面子,不是衝他。

杜淩說完之後,我看看楊凱,“起來吧。”

“少爺,您答應了?”他趕緊問。

“我是給杜總面子”,我說。

“明白,明白!”他趕緊說,“謝謝少爺!謝謝杜總!”

“起來,坐下說吧”,我說。

楊凱站起來,小心翼翼的閃身,“少爺,您請。”

我走到杜淩身邊,和她一起坐下了。

可兒在我身邊坐下了。

楊凱等我們坐下之後,才敢坐下,他無助的看著我們,眼神都快散了。

“陳小姐是怎麼回事?”我問他。

“前天晚上,我和我老婆又做了那個夢”,楊凱噙著眼淚說,“隻是這一次,不是那個人自己打牌了,我老婆也跟著一起打了。我當時覺得很詫異,想攔著她,但是攔不住。她就好像中邪了一樣,就坐在了桌上,和那個人打了起來。後來醒了之後,我問她是不是夢到了自己打牌,她說她昨晚睡得很好,沒夢到什麼。我心想,既然不是兩個人一起夢到,也許就沒什麼事了。”

他難過的抹了抹眼淚,“可沒想到,到了晚上,她突然就昏倒了,怎麼喊都喊不醒,而且嘴裡,眼睛裡,耳朵裡還有鼻子裡都流出了血。我們把她送到醫院,結果醫生說,她一切正常,唯獨腦部幾乎沒有了活動,很能是腦死亡了……”

他捂著臉,傷心的抽泣了起來。

“我去……”可兒一皺眉,“做夢打個牌就腦死亡了,這也太邪性了吧……”

“可兒”,我看她一眼。

她哦了一聲,閉上了嘴。

“吳崢,思思的情況很危險”,杜淩看著我,“你能救她,對麼?”

“隻能說試試看”,我說。

她深吸一口氣,點點頭,“好,麻煩你了。”

“客氣了”,我轉過來看看楊凱,“楊先生,你的身世,你搞清楚了麼?”

楊凱擦擦眼淚,沉痛地說,“我問了我媽媽了,也驗了DNA了,確定我現在的爸爸不是我的生父。我媽媽說,我的生父也姓楊,叫楊天驛,他和我養父楊天澤是同宗的兄弟。隻是,她懷上我的時候,我生父就失蹤了,這麼多年不知道是死是活……”

他滿眼淚水,慚愧的看著我,“對不起少爺,上次是我錯了,以後您說什麼我都信,再也不敢懷疑您了……”

我深吸一口氣,“楊天驛,楊天澤……同宗兄弟,同宗兄弟呀……”

“西京楊氏家族,出身於弘農楊氏,從漢朝時就是高門大族”,杜淩說。

我默默的點了點頭,問楊凱,“你昨晚夢見你生父了麼?”

他抹著眼淚點頭,“嗯,我睡不著覺,走神的時候看到他來到了飛機上,還……還和我老婆一起打麻將……”

他傷心的哭了。

“父子對宮,夫妻對相……”,我略一沉思,問他,“你有私人飛機麼?”

“有!”他趕緊抬起頭。

“好”,我點點頭,“那我們即刻動身去西京,先保住陳小姐的命再說。”

楊凱激動地給我跪下了,“謝謝少爺!謝謝少爺!我這就安排!咱們馬上去機場!”

杜淩想了想,“等一下,這個事,不能這麼辦!”

楊凱懵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少年風水師,少年風水師最新章节,少年風水師 筆趣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