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風水師 01 奇怪的夢

小说:少年風水師 作者:聽瀾本尊 更新时间:2020-05-12 23:57:22

下午兩點多,我們來到了小湯山杜家豪宅,見到了杜淩和她的兩位朋友。

這兩個人是一對夫婦,男的叫楊凱,三十多歲,長得很精神;女的叫陳思思,二十五歲,身材很好,非常的漂亮。

杜淩介紹完他們,接著給他們介紹我,“這位是吳崢少爺,是上京最好的風水大師。”

我有點尷尬,咳了咳,“杜總,我……”

陳思思衝我禮貌的一笑,“少爺您好,常聽杜總提起您,說您雖然年輕,但是本事大得很。今天見到了,果然是好年輕啊!”楊凱沒說話,打量了我一番,那眼神,明顯的有些輕視我。

他可能覺得,我看上去像個高中生,就算懂點風水,又能厲害到哪去?

我並不介意,俗人隻看表象,他這麼想,很正常。

簡短的寒暄之後,杜淩把我們請進客廳坐下,吩咐人上茶。

管家阿姨親自給我們送來了茶水,衝我微微一笑,“少爺,又見面了。”

我站起來,雙手接了,“謝謝阿姨。”

“您客氣了,快坐”,管家阿姨說。

我這才又坐下了。

楊凱和陳思思互相看了一眼,交換了一下眼神,他們似乎覺得,我對杜家的管家這麼客氣,覺得有些詫異。

在他們看來,似乎杜淩的貴客,不該這麼去尊重一個下人吧。

我不在意他們怎麼看,上次來的時候,管家阿姨對我很照顧,我尊重她是應該的。至於這夫婦倆,他們愛怎麼想怎麼想。

杜淩喝了口茶,放下茶碗,對我說,“吳崢,我請你來的目的,唐思佳都跟你說了吧?”

“嗯”,我點點頭。

“好,那就麻煩你了”,杜淩說完看看陳思思,“思思,把你們的那個夢和少爺說一下吧。”

“哦,好的”,陳思思看看楊凱,接著對我說,“是這樣的,最近一段日子,我們每天都夢到一個人到我們的臥室裡打麻將,他穿著一身白衣服,青面獠牙,吐著那麼長的紅舌頭,特別嚇人!”

她給我比劃著。

“打麻將?”我心裡一動,“他一個人打?還是你們一起打?”

“他自己打”,她心有餘悸的說,“連續好多天,每天都夢到他,而且是我和我老公都會夢到他。”

我看看楊凱,接著問陳思思,“隻是打麻將?”

“對”,她點點頭,“整宿整宿的打,一句話也不說。我們每天都被嚇醒很多次,但是醒了之後一看,他還在那打麻將!就這麼反反複複的,一直到天亮之後,才能醒過來。”

“反反複複很多次?”我一皺眉,問楊凱,“多重夢境?”

“對!”楊凱說,“而且最邪門的是,我們換房間睡,他就換房間打。去酒店住都不行,一睡著了,他就來了。然後就陷入了夢魘,一會一醒,醒了他還在,我試過罵他,打他,都沒用。罵他他不理我,打他又打不著他,他就像個鬼影,摸都不到!”

說到這,他緊張的咽了口唾沫,看看陳思思,“我們兩個,已經好多天沒睡好覺了,可不知道為什麼,明明睡不好,精神頭卻越來越好。我們也找人給看了,和尚道士都找了,說的一人一個樣,身上也帶了符,可是一到晚上還是會夢到那個人。”

“我們也看過心理醫生”,陳思思說,“他說我們壓力太大了,可能陷入了某種精神功能紊亂中,建議我們去國外度個假,完全換個環境,看看是不是會好一些。正好我們要和姐姐談一下合作的項目,所以我們就來上京了,打算住幾天,談完生意,然後就去國外度假。”

“那你們在上京這幾天,夢到那個人了麼?”我問。

“夢到了!”夫婦倆異口同聲。

我看看杜淩,“杜總,他們這幾天,在哪住的?”

“就在這裡”,杜淩說,“我家裡有很多辟邪的物件,還有風水陣,不可能有什麼邪門的東西進來。所以我覺得這事挺奇怪的,他們怎麼還會做那樣的夢呢?所以我就讓唐思佳約你了,想請你過來給看看。”

我點點頭,看了看陳思思和楊凱的眉心,他們的神光很足,看不出有任何的異常。

所謂神足不思睡,氣足不思食,這裡的神指的就是神光。神光充足的人,精神頭會特別的好,就算長時間不睡覺,也不會出現絲毫的倦態。

這夫婦倆的神光就非常足,表面上看,沒有問題,可如果是幾天都沒睡好了,神光還這麼足,那就有問題了。

見我沉默不語,楊凱試探著問,“少爺,我們夢到的那個人,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是鬼麼?”陳思思問。

我略一沉思,站起來,走到楊凱身邊,“閉上眼睛。”

他一愣,看了看杜淩。

杜淩示意他,按我說的做。

楊凱深吸一口氣,閉上了眼睛。

我用手按住他的眉心,用內氣一探,發現他眉心內很溫熱,經絡也是暢通的,沒有絲毫的異常。

我想了想,接著吩咐陳思思,“陳小姐,你站起來。”

“哦,好!”陳思思站了起來。

我用手攬住她的腰,把手心貼到了她的後腰命門穴上。

楊凱一皺眉,站起來,“你乾什麼?”

“楊凱!”杜淩一皺眉。

陳思思也衝他使眼色,讓他別這麼沒禮貌。

楊凱很不高興的瞥了我一眼,坐下了。

我沒理會他的態度,用內氣在陳思思體內巡行了一周,接著鬆開她,疑惑的看了她一眼,回到唐思佳身邊坐下了。

“怎麼樣?”杜淩問我。

“他們不是中邪”,我說,“但那個夢,也不是偶然。”

“那到底是什麼?”楊凱問。

“一個夢反複做,有三種可能”,我說,“一種是元神靈動,感受到某種暗示;一種是有靈體托夢,想傳達某種信息,現在看來,你們的情況肯定不屬於這兩種。”

“那還有一種呢?”陳思思問,“是什麼?”

“是啊”,杜淩也問,“第三種是什麼?”

“第三種,是有人要用邪術害你們,具體來說,是作用在風水上的邪術”,我說,“如果是這種情況,那你們帶符沒效果,換環境也沒有用。隻要風水上的問題不解決,那個夢就會如影隨身的跟著你們。”

“邪術?”楊凱看看陳思思,“會有人用邪術害我們?”

陳思思猶豫了一下,問我,“少爺,您知道這是什麼邪術麼?”

“我大概知道一些”,我看著他們,“隻是……”

“隻是什麼?”楊凱問。

我平靜的一笑,“隻是我說出來的話,你們未必接受的了。”

“你說說看”,楊凱說。

我猶豫了一下,看看唐思佳,又看看杜淩,“真的要我說?”

“沒關系,直說”,杜淩看著我。

我點點頭,“好,既然杜總讓我說,那我就說了。你們夢到白衣鬼相之人進臥室打一人麻將,麻將是四人成局,一人打麻將,意思是缺三不成局。那人是厲鬼之相,厲鬼為艮土,為封鎖,為封印;厲鬼進臥室,主封魂奪魄,這個夢不是暗示,也不是預示,這是一種巫術,叫封魂祭。”

我看看他倆,“你們,被人算計了。”

“封魂祭……”陳思思愣住了。

楊凱臉色很難看,他咽了口唾沫,問我,“那……這個能破麼?”

“封魂祭是巫術,也是鎮魘之術,破是自然可以破的,隻是這種術非常狠毒,破解起來會有些難度”,我看著他,“而且,這會涉及到你的一個秘密……”

“我的秘密?”他不解,“什麼秘密?”

“你身世的秘密”,我說。

“我的身世?”他不解,“你什麼意思?”

“你知道你們夢到的那個白衣厲鬼是誰麼?”我看著他。

他搖頭,問我,“是誰?”

“是你父親”,我說,“他的墳,被人挖開了。”

陳思思一皺眉,“您說誰?”

“他的父親”,我看看她,“你的公公。”

楊凱噌的一聲站起來,指著我的鼻子,。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少年風水師,少年風水師最新章节,少年風水師 筆趣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