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風水師 28 過河拆橋

小说:少年風水師 作者:聽瀾本尊 更新时间:2020-05-12 23:57:22

第二天上午,高家的人都來了。

他們中,有的人是昨晚接到高先生電話,連夜趕來的,比如高石夫婦,高敏夫婦還有高龍。還有的人,是根本就沒離開上京,比如高權,高雯,和之前高先生帶來的一眾親信等。

眾人到齊了之後,在我的見證下,高先生當眾宣布了那條新的家規,並正式將家主之位,傳給了高穎。

從這一刻起,高穎就不再是高穎,她的名字,叫高銀龍了。

而高先生則用回了五十年前的名字——高家生。

傳位儀式結束後,我起身告辭,準備回家了。

高先生想留我一起吃頓飯,我婉拒了,他又堅持要親自送我回通州,我也婉拒了。

我的理由很簡單,吳家有規矩,辦完事之後,不能再吃事主家的酒飯;我中午約了朋友了,所以,就不麻煩高家人了。

高先生見我這麼說,隻好答應了。

高穎很平靜,整個過程,她一句話也沒和我說。

她並不是生我的氣,她是還沒走出來,所以她故意拿出了一副平靜的樣子。

我明白她的意思,所以,我並不介意。

最終,在高家眾人的簇擁下,我來到門外,上了可兒的車。

在我上車的一刹那,高穎眼中閃出了淚光。

我衝她一笑,“我走了。”

她含著眼淚,點了點頭。

我衝高權和高雯等人一笑,升起車窗,吩咐可兒,“走吧。”

“好”,可兒點點頭。

越野車緩緩地開動,載著我們離開了。

路上,高穎給我發來了一條微信,很簡單,就一句話,“謝謝你。”

我給她回複了一個擁抱。

她也給我回了一個擁抱。

我笑了,放下手機,長長的出了口氣。

“少爺,你們睡了麼?”可兒問。

我一愣,“什麼?”

“剛才流淚那姑娘,你們睡了麼?”可兒看著我。

“別胡說”,我臉一紅,“什麼睡不睡的,我是去給她辦事,你想哪去了?”

“不會吧?”她故作詫異的看著我,“那姑娘那麼漂亮,胸大腰細屁股翹的,您跟她兩天兩夜啊,竟然沒把她辦了?”

“辦我也先辦你!”我平靜的說。

“哈哈哈……”,可兒笑了,“少爺進步的很快嘛!上道兒!”

我看她一眼,無奈的歎了口氣,“早晚讓你給我教壞了……”

可兒得意的一笑,“吃飯去嘍!”

她一腳油門,越野車轟鳴著向前衝去。

高家的事辦完了,我又回到自己的生活了。

這感覺,真好。

中午,我們來到前門外一家涮肉館,吃涮羊肉。

正吃著的時候,郭政的電話又打過來了。

我拿出手機一看,不由得放下了筷子。

“少爺,誰呀?”可兒問。

“小珺她爸”,我說,“前幾天郭辰龍去我家鬨事,被揍了,估計是找我算賬來了。”

“我艸!”可兒啪的一聲放下筷子,“鬨事?他鬨什麼事?恩將仇報?過河拆橋?”

“他們不同意我和小珺在一起”,我說,“所以那天郭辰龍就去我家耍無賴了。”

“您給我,我跟他說!”可兒很生氣。

“你別說話”,我看一眼,接通了電話,“喂?郭先生。”

“少爺,這兩天給您打了幾次電話,要麼不接,要麼關機,您很忙麼?”他陰陽怪氣的問。

“是有點忙”,我淡淡的說,“您有事麼?”“是有點事,關於我女兒的事,還有我兒子的事”,他冷冷的說,“少爺,您給我家辦事,我們可是按規矩給的您報酬,沒虧著您吧?”

“沒有。”

“那您乾嘛還勾引我女兒?”

我一皺眉,“勾引?郭先生,我和小珺是真心相愛的,不是誰勾引誰。”

“嗬嗬,真心相愛?”他冷笑,“你十八歲,她二十三歲,差五歲,你跟我說你們是真心相愛?好,就算你們是真心的,那又怎麼樣?我女兒是金枝玉葉,你呢?你再有本事也隻是個風水師,配得上我女兒麼?”

我沉默了一會,清清嗓子,“您是小珺的父親,我不和您吵,繼續說郭辰龍的事吧。”

一提郭辰龍,郭政頓時爆發了,“你還好意思說?我兒子去你那,想心平氣和的和你談這個事,你卻讓人把他打了!吳崢,你什麼意思?你以為你懂點風水,就可以欺負我的兒子嗎?”

“心平氣和?”我不屑的一笑,“他是這麼說的?他真是心平氣和的跟我說的?”

“難道不是麼?”他冷笑,“吳崢啊吳崢,我以為你是個懂事的孩子,沒想到,你這麼幼稚!竟然一句話不中聽了,就讓人打我兒子!你就是這麼愛小珺的,是麼?”

“那您想怎麼樣呢?”我問。

“我要為我兒子討還這個公道!”他憤怒的說。

“好,怎麼討還?”我問,“找人打我一頓?還是您親自打我一頓?”

“我們郭家是講道理的人,我們不打你,因為不管怎麼說,你也救過我孫子”,他說,“我隻有兩個條件,第一,你和小珺分手,你可以開個價,要多少錢我給你多少錢!第二,給我兒子道歉,必須當面道歉,誠懇的道歉。你答應這兩個條件,我就當這件事沒發生,以後咱們還是朋友!你要是不答應的話,哼!”“您繼續”,我拿起筷子,吃了口肉,“我不答應,有什麼後果?找人廢了我?”

“嗬嗬,那不至於”,他冷笑,“聽小龍說,杜淩的親信唐思佳是你的情人,是麼?嗬嗬,你抱著杜淩的大腿,我不敢把你怎麼樣。但我告訴你,我姓郭的也不是好欺負的!我已經查清楚了,你老家在滄州南河鎮,你要是不答應我的條件,我明天就去找你父母,讓他們來評評這個理!我要讓你們老家的人都知道,你們吳家人無德無行,仗著自己懂風水就欺負人,勾引我女兒還打我兒子,我要讓江湖上的人來評評這個理!”

我沒說話,哢的一聲,把手裡筷子捏斷了。

可兒一看,趕緊問我,“少爺,他說什麼了?”

我看她一眼,深吸一口氣,對郭政說,“郭先生,楊倩兒小姐,在您身邊吧?”

郭政一愣,“呃……這跟你沒關系!”

“您把電話給她,我有話和她說”,我說。

“你想乾什麼?”郭政警覺起來。

“給她!”我冷冷的說。

郭政猶豫了一下,把電話遞給了楊倩兒,“他……他說跟你說話……”

楊倩兒接過電話,“你要和我說什麼?”

“你們這麼作,無非是為了逼小珺,圖她的股份”,我冷冷一笑,“我也有兩個條件,你給我聽清楚了。第一,不許騷擾我父母家人,我做的事,我自己承擔;第二,你給我適可而止,別再鼓動你老公和你公公,欺負小珺。你如果聽話,答應這兩個條件,我就當你公公什麼都沒說;要是不答應……”

我深吸一口氣,平靜的一笑,“你信不信,我讓你楊家,家破人亡……”

楊倩兒沉默良久,緊張的咽了口唾沫,“知……知道了……”

我把電話掛了,手機放到一邊,長出一口氣,衝服務員招手,“您好,請再幫我拿副筷子。”

“好的”,女服員轉身拿了副新筷子,給我送了過來。

“謝謝”,我接過筷子,繼續吃東西。

可兒怔怔的看著我,東西都不吃了。

“怎麼了?”我看看她,“這麼看我乾嗎?”

“您剛才好酷啊!”她說,“對這種過河拆橋,忘恩負義的人,就得這麼對付!”

“他們欺負我沒關系”,我淡淡的說,“可是欺負我父母,欺負小珺,我絕不答應!”

我看她一眼,“還有你,誰敢欺負你,我也不答應!”

可兒欣慰的一笑,點點頭,“嗯,誰敢欺負少爺,我也不答應!”

我會心一笑,“吃東西吧。”

“嗯!”她點點頭。

可兒夾了點羊肉,突然想到一個問題,“少爺,郭家人知道您的本事,或許不敢胡來,可是楊倩兒不知道您的本事,她要是過幾天反悔了,又給您整幺蛾子,那怎麼辦?”

我不慌不忙的喝了口飲料,“一個月之內,她不敢;一個月之後,她求我還來不及,還敢給我整幺蛾子?”

“您的意思是?”可兒不解。

“不用問那麼多”,我說,“過完年,你就明白了。”

可兒想了想,點點頭,“嗯。”

我平靜的一笑,繼續吃東西。

這時,手機又響了。

這一次,是唐思佳打來的。

我隨即接聽了,“喂?”

“吳崢,你是不是正在辦事?”她問。

“剛辦完”,我說。

“嗯,累麼?”她問。

“還好”,我一笑,“怎麼了?”

她似乎有些猶豫,“呃……沒什麼,你先休息幾天,過幾天再說。”

“你怎麼吞吞吐吐的?”我納悶,“出什麼事了?”“其實也沒什麼事……”她說,“就是杜總想約你見個面。”

“杜淩?”我看了一眼可兒,“她有事?”

“她有個朋友,夫婦倆這些天每天都做一個很奇怪的夢,搞得兩口子心神不寧的”,唐思佳說,“杜總前兩天讓我問問你,看你方不方便,哪天見個面。我猜著那天寶先生請你去就一定是有事,所以就沒敢打擾你。剛才她又問起了這個事,我說你可能在忙,不一定有時間。她說她朋友明天要去國外,說讓我給你打個電話問問,如果你方便的話,請我們去杜家一起吃個飯。”

她頓了頓,“你剛辦完事,一定很累,這樣,你先休息幾天。我就跟她說,你太忙,過幾天才有時間。”

“那樣合適麼?”我問,“你已經拖了好幾天了,杜淩那麼聰明,她能看不出來你的心思?”

“沒事,我去跟她解釋”,她說。

我想了想,“沒事,來接我吧。”

“真的行麼?”唐思佳擔心,“你不休息兩天?”

“解個夢而已,沒什麼的”,我說,“先幫你應付了差事,然後我再休息。”

唐思佳鬆了口氣,“好,你給我個定位,我馬上去接你。”

“好”,我把電話掛了。

可兒好奇的看著我,“少爺,什麼事啊?”

我把定位發給唐思佳,放下手機,衝可兒一笑,“沒事,吃飯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少年風水師,少年風水師最新章节,少年風水師 筆趣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