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風水師 20 金邪靈

小说:少年風水師 作者:聽瀾本尊 更新时间:2020-05-12 23:57:22

一個多小時不算長,很快就過去了。

我看看時間差不多了,領著可兒走出辦公室,來到辦公區內,準備鎖金邪鬼。

“你離遠點,看著辦公室門口”,我叮囑她,“過一會,會有一個白衣女人走出來,你別驚動她。等她快到會議室門口的時候,你就衝過來守住辦公室的門。還是那句話,有黑影出現的話,格殺勿論!”

“好!”她點點頭。

我取出八卦銅葫蘆,轉身向會議室走去。

可兒則退到了幾米之外,在辦公區找了個工位,坐了下來。

我來到會議室,拉了把椅子,來到正南方坐下了,這裡是玻璃牆,能看到外面的夜景,視野非常開闊。

幾分鐘後,氣場發生了一些變化。

我頓時警覺起來,看了一眼會議室門口,不慌不忙的打開了銅葫蘆的蓋子。

又等了幾分鐘,一個白衣女人透過會議室的門,飄了進來。

我猜的沒錯,這個金邪鬼是個兌金之鬼,一襲白衣,面若冰霜,除了眼珠和嘴唇是純白的比較嚇人外,並不算太難看。邪鬼的相,都是由它們的邪氣決定的,木邪鬼屬性為木,而木泄水生火,所以是青面黑眼著紅袍;金邪鬼屬性為兌金,而金泄土生水,所以她本該是白面黃眼著黑袍才對,但因為她已經虛弱不堪了,所以黃眼和黑袍都已經顯現不出來了,於是就變成了這副模樣。

這樣也好,起碼沒那麼難看了。

金邪鬼雖然看上去嬌滴滴的,是個少女模樣,但她是五邪鬼中最為淩厲的一個,雖然虛弱不堪,但她進來之後,還是警覺的停下了腳步,一雙白眼冒著寒光,警惕的打量起來。

我並不擔心,因為就像木邪鬼一樣,有鬼頭引靈符在,她看不到我。

我原本以為,她會像木邪鬼那樣,警惕一番就飄向令牌。但就在這時,情況突然發生了變化,她好像受到了驚嚇,轉頭逃出了會議室。

我一怔,接著趕緊大喊,“可兒!攔住她!”

與此同時,我衝出了會議室。

可兒敏捷的衝到辦公室門外,面對著衝過來的金邪鬼,唰的一聲亮出了刀。

金邪鬼發出一聲淒厲的嘶吼,但她懼怕可兒的刀,不敢上前。

這時,我已經衝到了她的後面,剛要掐指訣,她回身衝我一聲嘶吼,向我撲了過來。

“少爺!”可兒大驚失色。

我倆的距離足有十米遠,她再快也沒法過來救我,但是金邪鬼卻是眨眼之間就到了我的面前,伸出一雙如利刃般的手,抓向了我的面門。

我本能的一掐雷訣,剛要有所反應,一道淩厲的白光從我胸前發出,瞬間擊穿了撲過來的女人。

金邪鬼一聲慘叫,落到地上,變成了一個白影。

我回過神來,趕緊觀想鎖靈符,右手食指中指眉心一捏,接著衝那白影一抓。

白影一聲驚呼,我抓進手心裡,封進了葫蘆裡。

六合禁製,五行為牢,敕!

我念完封靈咒後,葫蘆裡傳來了一聲微微的慘叫,沒動靜了。

可兒趕緊跑過來拉住我,“少爺,您沒事吧?啊?”

她擔心壞了,緊張的不行。

“沒事”,我衝她一笑,接著從衣服裡掏出玉墜,看看可兒,“剛才你看到了麼?”

她點點頭,“嗯!看到了!肯定是玉姑娘!”

我詫異的看著玉墜,“難道她真的還在?可是……可是不太可能啊……”

“什麼可能不可能的,您沒事就行了!嚇死我了!”她眼圈紅了。

我一愣,平靜的一笑,“有什麼可怕的?我還能對付不了一個金邪鬼?再說了,不是還有玉姑娘在麼?”

她抹抹眼淚,繞過我,“我去拿令牌。”

我轉身看著她的背影,心裡一熱,不由得笑了。

這下明白了,金邪鬼剛才是感受到了玉墜的氣息,她覺得害怕了,所以才跑的。出來之後被可兒攔住了,沒法回霍瑩玉身上,情急之下,她就跟我拚了。可是沒想到,還沒等靠近我,就被玉墜上發出的白光打成影子了。

這玉墜是千年靈玉,金邪鬼再淩厲,到了玉姑娘面前,也成了渣了。敢跟玉姑娘叫板,她確實有點活得不耐煩了。

不過,幸虧沒給她打死,萬一打散了,少了金邪鬼,就沒法鎖五邪了。

我看著手裡玉墜,平靜的一笑,把她放回了衣服裡。

可兒回來了,她把葫蘆蓋子遞給我,“蓋上吧,別讓那倆鬼跑了。”

“放心,它們跑不出來”,我接過來,蓋上蓋子,把葫蘆交給她,拿過了她手中的令牌,“走吧,去救人。”

她點點頭,“嗯!”

來到辦公室,我讓可兒解開霍瑩玉的胸衣,略一定神,掐指訣一指令牌,將上面的一股黑氣引出,接著一指霍瑩玉的前胸,黑氣衝到她胸口上,消散了。

就像昨晚一樣,我又一次用偷梁換柱之法,把金邪鬼的位置取代了。但是我沒有再另外修符,因為令牌上強勁的金靈之氣已經足夠強勁,進入霍瑩玉體內之後,瞬間就可以衝開蔽塞經絡的土邪之氣,如此,她就可以正常呼吸了。

幾秒種後,霍瑩玉猛地醒了,接著劇烈的咳嗽起來。

可兒給她整理好衣服,不住地給她捋胸口,幫她順氣。

霍瑩玉越咳越厲害,捂住嘴,拚命的去夠廢紙簍。

可兒一看,趕緊拿起紙簍遞給她。

霍瑩玉接過紙簍,哇的一聲吐了出來。

她吐出來的不是血,是黑水。

她哇哇大吐,一連吐了十幾口,整個辦公室內頓時彌漫起一股刺鼻的腥臭味。

“怎麼會這樣?”可兒不解的看向我。

“這就是那些蔽塞她經絡,讓她無法呼吸的東西”,我說,“吐出來就好了。”

可兒明白了,“原來是這樣……”

霍瑩玉又吐了幾口,隻剩下乾嘔,什麼都吐不出來了。

她好半天才緩過來,無力的靠在椅子上,氣喘籲籲的看著我們,“少爺,謝謝您,謝謝可兒……”

“能透過氣來了吧?”我問她。

她無力的點了點頭,“嗯……”

我放心了,剛想說話,突然感覺不太對勁,轉頭一看,外面閃過了一個黑影。

可兒也看到了,她敏捷的從腰間抽出刀,開門衝了出去。

霍瑩玉一怔,“少爺,可兒她……”“沒事”,我淡淡說。

片刻之後,可兒皺著眉頭回來了,“那哥們兒可能是養黃皮子的,媽的,又一條,臭死了!”

“你沒事吧?”我問。

“沒事”,她說。

我放心了,看看霍瑩玉,“看來在這過夜不太合適,咱們還是去酒店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少年風水師,少年風水師最新章节,少年風水師 筆趣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