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風水師 16 木邪靈

小说:少年風水師 作者:聽瀾本尊 更新时间:2020-05-12 23:57:22

子時很快到了。

一過十一點,我帶著可兒來到客廳,小聲吩咐她,“你去門口守著,一會不管是有東西要進來,還是有東西要出去,格殺勿論。”

可兒點點頭,“好!”

她轉身走向門口,我來到客廳坐下,看了一眼那盆綠植。

那綠植,已經被一團濃重的黑氣籠罩住了。

我不動聲色的擰開銅葫蘆,把它放到了身邊,接著平靜的打開電視,找了個節目看了起來。

可兒警覺地站在門口,一邊聽著門外的動靜,一邊留意我這邊的情況。

幾分鐘後,主臥內的霍瑩玉突然發出了一聲痛苦的哀嚎,把可兒嚇了一跳。

她本能的想過去,我用眼神製止了她,讓她回自己的位置。

可兒深吸一口氣,又回去了。

霍瑩玉的哀嚎還在繼續,一聲比一聲淒厲,比生孩子都痛苦。

這恰恰說明,時候差不多了。

哀嚎聲持續了十幾分鐘,最後她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沒動靜了。

幾乎同時,一個身穿紅袍的女人透過主臥的門,飄出主臥,緩緩地飄進了客廳。這個女鬼長得非常嚇人,她臉色鐵青,沒有眉毛,眼睛是兩個黑洞,七竅流血,頭發足有兩米,拖在身後很長。

她飄進客廳之後,在客廳轉了兩圈,接著停下了,默默的看著我。

我對她視若無睹,繼續看電視。

她看了我足足一分鐘,見我沒有任何異動,這才向東南角的綠植飄去。

綠植上的黑氣仿佛有生命一般,分出一股飄向女人,似乎是在接應。

女人伸出手,指尖眼看就要碰觸到黑氣了。

就在這刹那,我觀想鎖靈符,右手食指中指眉心一捏,接著衝那女人一抓。

女人一聲驚呼,轉身想逃回主臥,才跑了幾步就被我抓進手心裡。

我拿起旁邊的八卦銅葫蘆,將女鬼封進葫蘆裡,口念封靈咒:六合禁製,五行為牢,敕!

葫蘆裡傳來了女鬼的一聲慘叫,沒動靜了。

幾乎同時,一道黑影衝進門來,被可兒手起一刀,削散了。

“我去……什麼呀……怎麼這麼臭啊……”,可兒捂住了鼻子。

我不慌不忙的拿起葫蘆蓋子,把葫蘆蓋上,接著起身來到門口,問可兒,“沒事吧?”

“沒事,就一個黑影”,她一皺眉,“不知是什麼東西,太臭了……”

我也被熏得一皺眉,一指門外,“在門外。”

可兒開門出去一看,隻見地上有一隻黃皮子,已經被砍成兩截了。

她一驚,看向我,“少爺,是黃皮子!”

我走過去看了看,那黃皮子渾身是血,腰部被齊刷刷的砍斷了,已經死了。

“可惜了,幾百年的修行,就這麼當了炮灰”,我淡淡的說。

“是那個幕後黑手派來的?”可兒問。

“他比誰都清楚五邪鎖的厲害”,我說,“不攔住我們,五邪鎖一旦反噬,他會生不如死。”

“那這黃皮子的死,算誰的?”可兒問。

我看她一眼,“當然算他的。”

可兒點點頭,看看手裡的刀,“乖乖,幾百年的黃皮子都能殺,太厲害了!”

“去看看霍瑩玉”,我轉身進屋。

“那這黃皮子怎麼辦?”她問。

“不用理它,一會就沒了”,我淡淡的說。

可兒哦了一聲,回到屋裡,關上了門。

主臥內,霍瑩玉已經昏死過去了。

我走到她身邊,仔細看她的眉心,神光微弱,那團黑氣不見了。

我想了想,吩咐可兒,把她衣服解開,露出小腹來。

“好!”可兒小心翼翼的掀開被子,開始解她的衣服。

我轉身回到客廳,來到綠植旁看了看,剛才那些黑氣已經不見了,全部都被木棍吸進去了。

我拿起木棍看了看,確認沒問題之後,轉身走進了主臥。

可兒已經把霍瑩玉衣服解開了,露出了她的小腹。

我走到床邊,略一凝神,觀想烈火符,右手食指中指一捏,將符彈進了木棍裡。我掐指訣一指木棍,將上面的一股黑氣引出,接著一指霍瑩玉的小腹,黑氣帶著烈火符,瞬間衝到她小腹上消失了。

“啊!”霍瑩玉一聲驚呼,猛地睜開了眼睛,身子仿佛被電了似的,緊繃了起來。

接著,她眼睛一翻,昏死了過去。

“少爺,她怎麼了?”可兒很擔心。

“沒事”,我平靜的說,“烈火符遇上寒氣,反應有些激烈,睡到天亮就好了。”

“可您不是說,不能用符麼?”她不解。

我看她一眼,“直接用符當然不行,不過,有這個木棍就沒問題了。”

“為什麼呀?”她問。

我看了看床上的霍瑩玉,壓低聲音,“給她整理好衣服,回房間。”

可兒心領神會,點點頭,“好!”

我轉身離開了主臥。

回到客房,我先倒了杯水喝,接著給可兒也倒了一杯。

可兒很快回來了,接過杯子,咕咚咕咚,一口氣喝了下去。

喝完水,她一抹嘴,問我,“少爺,現在可以說了吧?”

“剛才那個女人是五邪鎖中的木邪鬼”,我說,“我選下暴雨的時候,取霍家祖墳東南之木,刻鬼頭,用引靈符,就是為了把她引出來。現在,她被我封進葫蘆裡了。”

“所以就能用符了?”她不解。

我平靜的一笑,搖了搖頭,“這個事比較複雜,我不知道你能不能聽得懂。”

“沒事,您說,我能聽懂”,她說。

“五邪鎖是五種邪氣,它們化作五個邪鬼,藏在事主的五臟之內,想要各個擊破,必須做通篇的謀劃,這第一個要鎖的邪鬼,至關重要”,我說,“霍瑩玉的命相……”

我看了她一眼,“算了,我還是簡單點說吧,她的命相見水為泄,見木為財。先前她事業很不順,先是資金鏈斷裂,接著又離婚,她已經被掏空了。所以我斷定,她體內五邪之中,最強的一定是水邪鬼。但是水性主藏而善隱,要調動它最難,而且它最強,動它的話,稍有不慎就會引起五邪連動,那樣一來風險太大。所以,我決定首先對付最弱的木邪鬼。”

“然後呢?”她問。

“下暴雨時候,雷電交加,陰陽二氣混亂,但水氣足,而且木氣最旺”,我說,“所以我選在下暴雨的時候,去她母親的墓地上,選東南巽位之木,做了一個五邪鎖靈木。因為上面用了她的血,而她見木為財,所以這塊木頭能給她帶來巨大的財運,但是隻能用一天。我讓她帶著鎖靈木去賭石,一是為了給她積累點財富,以緩解她的困境;二是為了引動她體內的木邪鬼。因為她見木為財,財運突然變好,木邪鬼必然被削弱,木性一弱,水性必蠢蠢欲動,所以她下午剛賺了兩千萬,例假緊跟著就提前來了,流血不止,就是因為這個原因。”

“原來是這樣……”她點點頭,看看我,“您接著說。”

“來到這裡之後,我故意把鎖靈木放到東南角巽位的綠植盆內,讓它積蓄邪氣”,我說,“我料定子時一到,木邪鬼必然會偷偷的潛出霍瑩玉的身體,來客廳吸取鎖靈木上的邪氣以補充自己。因為鎖靈木為巽位之木,與木邪鬼同性,它被削弱了很多,一定受不了這個誘惑。”

可兒明白了,“然後它果然出來了,您就趁機把它抓住了,封進了葫蘆裡!”

“對,但僅僅封住它還不夠”,我說,“五邪鎖中一旦缺失了木邪鬼,最多一個時辰,情況就會失控。所以我用鎖靈木上的木邪之氣加上烈火符,給他來了個偷梁換柱。如此一來,五邪鎖仍在,但是邪鬼卻少了一個,而且烈火符威力巨大,它潛入霍瑩玉體內後,不但能克製她體內的寒氣,消耗水邪鬼的力量,而且還能造成五邪內部失衡,造成金邪鬼失位,逼它現身……”

可兒不太明白,“為什麼呀?為什麼烈火符能讓金邪鬼失位?少爺,我不懂……”

“你不懂是正常的”,我頓了頓,“要是小珺在,她一聽就懂了……”

可兒有點尷尬,“少爺,我知道自己不如您女朋友,您就別拿我跟她比了……”

“你誤會了,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淡淡一笑,“你沒學過這些,聽不懂也不奇怪。不過沒關系,你按我說的做就行了。”

“嗯!”她一笑,“反正我隻相信一點,少爺一定是對的!您怎麼說,我就怎麼做!”

“嗯”,我點了點頭。

她突然想到一個問題,“少爺,如果珺小姐跟著您,是不是比我合適?”

我搖頭,“她要是跟著我,很快就成風水師了。”

“那不好麼?”她問。

我看她一眼,無奈的一笑,“明天且有的忙,睡覺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少年風水師,少年風水師最新章节,少年風水師 筆趣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