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風水師 11 北郊公墓

小说:少年風水師 作者:聽瀾本尊 更新时间:2020-05-12 23:57:22

第二天天不亮,銀州起了大風,接著傳來了陣陣雷聲。

聽到雷聲,我猛地醒了,趕緊起床,迅速來到窗邊,唰的一聲拉開了窗簾。隻見天空烏雲密布,電閃雷鳴,雨已經下起來了。

等了幾天了,雨終於來了!

可兒在外面敲門,“少爺,您醒了嗎?下雨了!”“醒了”,我看了門口一眼,大聲說,“換衣服,準備出發!”“好!”可兒說。

等我們換好衣服,洗漱完畢,霍瑩玉來了。

這幾天她一直等下雨,等的都心焦了,一聽見下雨了,趕緊換了身衣服,來找我了。

“少爺,接下來怎麼辦?”她進門就問。

“霍小姐,你家的祖墳在哪?”我問她。

“您指但是我娘家的還是我前夫家的?”她問。

“你們霍家的。”

“在銀州北郊的一座公墓內”,她說,“我們家沒有家族墓地,都是葬公墓的。”

我吩咐可兒,“你多帶一身衣服,再拿兩條浴巾帶上。”

“好!”可兒點點頭。

我轉過來看看霍瑩玉,“帶我們去你家墓地。”

霍瑩玉一愣,“這會去墓地?少爺,外面正下雨啊,電閃雷鳴的……”

我平靜的一笑,“等了好幾天了,等的就是這雨,就是這電閃雷鳴。”

霍瑩玉明白了,“好!”

我們連早飯都沒吃,下樓上車,直奔銀州北郊。

路上,雨越下越大,巨大的閃電不時撕裂漆黑的夜空,仿佛世界末日一般,氣氛十足。

路上無話,約莫一個小時後,我們來到了銀州北郊的一座公墓外,把車停好,三個人打著傘,走了進去。

這座公墓坐落在山腳下,規模很大,一進大門,就看見了密密麻麻的墓碑,漫山遍野,到處都是。

我不禁有些奇怪,霍瑩玉出事之前,公司資產上億,不是沒錢的人。怎麼會把先人葬在這樣一個地方呢?

霍瑩玉領著我們上山,走進一片向陽的墓區,來到一座墓碑前停下,對我說,“就是這裡了。”

我一看,那是一座獨葬墓,兩邊十米之內栽有六棵鬆樹,鬱鬱蔥蔥。整座墓如同鶴立雞群,傲然獨立,自成天地。單看這裡,並不覺得有什麼稀奇,但如果把整個公墓的地勢和公墓內的龐大綠化區,建築區等全部考慮進去,那這座墓所在的位置,恰是龍脈正穴所在之地,風水最好。

所以這塊墓地,非常的講究,一看就是高人所選。

難道是陳道爺?

我覺得不太像,因為這風水明顯有藏勢的用意,也就是說,這龍脈正穴被周圍的地勢,建築層層掩飾,為的就是防止有其他人看出這裡的門道。要想做到這些,除非是在這公墓設計階段就開始入手,不然的話,如此風水寶地,早就被某個達官貴人搶走了。

最重要的是,這個風水布局的氣質精巧,與陳道爺氣質不符,更像是女人手筆。

我略一沉思,走到墓前,仔細看那高大的漢白玉墓碑。

墓碑上的照片是一個眉清目秀的女人,大概三十歲左右,下面寫的是:家母霍文文之墓,女,霍瑩玉敬立。

我心裡一動,問霍瑩玉,“這是令堂的墓?”

她點點頭,“嗯。”

我看著墓碑上的照片,想了想,“你父親在哪?”

“我沒有父親……”她淡淡的說,“我隻有媽媽。”

“你媽媽生前是風水師?”我看著她。

她一愣,詫異的看著我,“您……”

我迎著她的目光,“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父親,就是陳道爺吧?”

她默默的低下了頭,沒承認,也沒否認。

我淡淡一笑,“理解了。”

“我媽媽和我爸爸是師兄妹”,她眼睛濕潤了,看著霍文文的墓碑,“可是他們的師父不允許他們在一起,所以我媽媽懷了我之後,就離開上京,一個人來到了銀州。”

她噙著眼淚,看看四周,“當初建這公墓的時候,是她給看的風水,她沒要對方的祈福,隻要求在這個位置,給她留一個位置。她去世之前跟我說,以後不管我多有錢,也不要隨便給她遷葬。她說這公墓雖然很大,但唯獨這個地方的風水是最好的,葬在這裡,她能保佑我,讓我逢凶化吉,遇難成祥……”

她捂著臉,淚流滿面。

我點點頭,“她說的沒錯。”

她擦擦眼淚,平靜了一下情緒,“我媽媽去世之後,我才成了我爸爸的弟子。他說道家的規矩,師徒比父子都親,說我師爺不允許他和我媽媽在一起,他不敢違逆,所以,不做父女,做師徒也是一樣的。這件事是我家的秘密,就連我師兄王寶都不知道,可是,終究沒能瞞過您……”

“我問這個沒別的意思”,我說,“隻是要破五邪鎖,第一步需要借助你家祖墳的力量。如果你父親健在,那他是普通人我是一個做法,他是陳道爺,我就是另一個做法了。”

她一愣,“您的意思是?”

“如果你父親是普通人,那我們要取震位之木”,我一指正東那棵樹,“可如果你父親是陳道爺,他是道人,是方外之人,那震位之木就不能取了。”

“那要取哪裡?”她忍不住問。

我看她一眼,一指東南方向的那棵樹,“取那棵,巽位之木。”

她似懂非懂的看著我,“這……”我轉身吩咐可兒,“你去那棵樹上,取東南方向樹枝,要粗壯的。”

“好!”可兒把傘交給霍瑩玉,拿出刀,走到樹前,敏捷的爬上去,看準東南方向的一根粗壯樹枝,輪刀猛砍。

霍瑩玉有點發愣,來到我身邊,“少爺,這……這是……”

“別問那麼多,照我說的做就是了”,我淡淡的說。

她猶豫了一下,看了一眼霍文文的墓碑,點了點頭,“嗯。”

雨很大,可兒很快就濕透了,她抹了一把臉上的雨水,繼續砍樹。刀子鋒利無比,十幾下之後,樹枝砍斷了。

可兒敏捷的跳下來,接著開始用刀休整樹枝。

我從霍瑩玉手裡拿過雨傘,快步走到樹下,給可兒遮住了雨。

可兒衝我一笑,低頭繼續乾活。

不一會,她把那根鬆樹休整好了,站起來遞給我,“這樣可以了麼?”

“可以”,我看看她,“冷麼?”

“還行,我身體好!”她一笑。

我看看霍瑩玉,“走,回酒店。”

霍瑩玉趕緊點頭,“好!”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少年風水師,少年風水師最新章节,少年風水師 筆趣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