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風水師 09 鎖五邪

小说:少年風水師 作者:聽瀾本尊 更新时间:2020-05-12 23:57:22

晚上七點鐘,我和霍瑩玉趕到首都機場,和可兒會合了。

兩個月沒見,可兒頭發長了,也染回黑色了,變得更漂亮了。

一見面,她情不自禁的撲進我懷裡,緊緊的把我抱住了。

我笑了笑,鬆開她,給她介紹霍瑩玉,“這是霍小姐……霍小姐,她就是可兒。”

可兒很大方的衝她伸出手,“您好,我是韓可兒!”

“霍瑩玉”,霍瑩玉握住她的手,忍不住誇讚道,“可兒小姐長得可真漂亮。”可兒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還好……還好……”

我也笑了,“好了,咱們進去吧。”

走進機場,我們一起領了登機牌,過了安檢,來到了候機大廳。

因為飛機還得等一會才到,霍瑩玉怕我們渴,安頓好了之後,轉身去給我們買水去了。

可兒等她走了,湊近我,小聲問我,“少爺,霍小姐遇上什麼事了呀?”

“葫蘆呢?”我問。

“在這”,她從包裡拿出一個精致的黃銅八卦小葫蘆遞給我,“您看行不行?”

我仔細看了看,點點頭,“還不錯。”

她又拿出桃木令牌,“還有這個。”

我接過來,“確定是雷劈桃木的?”

可兒拍著小胸脯跟我保證,“絕對的雷劈桃木!”

我仔細檢查了一番,放心了,“嗯,是真的。”

她嘿嘿一笑,“少爺,咱們這次不會是要抓妖吧?”

我看她一眼,把葫蘆和令牌遞給她,“抓妖就不用這些了,收好了吧。”

她裝好物件,好奇的問題,“到底是什麼事啊?”

“現在別問”,我說,“你看看天氣預報,查查銀州哪天有暴雨。”

“哦,好!”她拿出手機查了查,不由得一皺眉,“我去……不是吧?一周都是大晴天,哪有雨啊?”

我下意識的想掐指起卦,想了想,還是算了。

“一定會有雨的”,我淡淡的說。

“那要是真不下雨怎麼辦?”她問。

“那就等著”,我說,“等到銀州下雨。”

可兒聳聳肩,“好吧,我信您,您說有雨,就一定有雨。”

正說著,霍瑩玉回來了。

“少爺,可兒,喝水”,她在我身邊坐下,把水遞給我們。

可兒接過來,擰開遞給我,“少爺!”我接過來喝了一口,問霍瑩玉,“到了銀州我們住哪?”

“我給您和可兒定了銀州大酒店”,霍瑩玉說,“我家離那不遠,十分鐘的路,您看行麼?”

“不行,你也得住酒店”,我說。

“行,那我現在再訂一間”,她拿出手機。

我突然想起來,“你給我和可兒定的什麼房間?”

“豪華套房”,她說,“兩室兩衛,帶客廳和吧台的,您看可以麼?”

我放心了,微微一笑,“沒有,挺好。”

她也放心了,“那就好。”

我看了一眼身邊的可兒,她故作平靜,戴上耳機,聽歌了。

上次給李川辦事,為了方便,我倆一直住在一起。但是現在不一樣了,我覺得還是分開住比較好一點。

可兒當然明白我的意思,所以她什麼也沒說。

但其實,我倆都不太自然。

可能是習慣了吧。

霍瑩玉定好了房間,接著和我小聲聊了起來。

我這才了解到,她今年四十一歲,兒子隨她姓,叫霍曉陽,今年十一歲。她在銀州的公司做的是淨化設備,之前做的很不錯,有上億的資產,但是這一個多月下來,公司基本到了崩潰的邊緣了。

“怎麼會這麼嚴重?”可兒摘下耳機,忍不住問。

霍曉瑩歎了口氣,“我們這個行業就是這樣,先前談好的幾個大單突然黃了,可是我前期的兩千多萬資金已經投進去了,這一下子就是個大窟窿。再加上很多合作了很久的單位突然取消了訂貨,庫存一下子就上來了,壓力特別大。一來二去的,資金鏈也就出問題了。”

可兒看看我,“風水?”

“我剛才怎麼說的?”我看著她。

她一吐舌頭,“好吧,不問了。”

她戴上耳機,繼續聽歌了。

我被她可愛的樣子逗樂了,忍不住摸了摸她的頭,接著問霍瑩玉,“對了,你前夫呢?他什麼情況?”

霍瑩玉沉默片刻,歎了口氣,“我們離婚後,他回了一次上京,去了師父那。再之後,他就出去旅遊了,到現在都聯系不上。聽我師兄說,他好像是去國外了。”

她的眼睛濕潤了。

我沒說話,默默的點了點頭。

這時,廣播通知,我們的飛機到了,開始登機了。

我站起來,拍拍可兒,“走啦!”

可兒摘了耳機站起來,“嗯!”

霍瑩玉深深的吸了口氣,含著眼淚衝我一笑,“少爺,拜托了!”

我平靜的一笑,“走吧。”

三個小時後,晚上十一點多,我們在銀州機場落地了。

走出機場,我們打了個車,來到銀洲大酒店,住下了。霍瑩玉的房間在我們隔壁,她說這是她讓酒店安排的,為了方便些。

我吩咐她,明天開始不用管我們,照常去公司上班,該怎麼忙怎麼忙,什麼時候下雨了,就別去了。

霍瑩玉一愣,“下雨?少爺,銀州這地方,冬天很少下雨的……”

我平靜的一笑,“很少下雨,不代表不下雨,你記住我的話就是了。”

她默默的點了點頭,“好,那您早點休息,我先回房間了。”

“好”,我吩咐可兒,“送霍小姐。”

“嗯!”可兒點點頭。

霍瑩玉走了之後,我洗了個澡,換上睡衣,來到了臥室的陽台上。

這是一座美麗的南方小城,氣候有些濕冷,但相對於北方來說,還是暖和的。我趴在陽台的欄杆上,俯瞰著銀州的夜景,心裡盤算著接下來的每一步。

爺爺說過,要破五邪鎖,須得鎖五邪,意思就是五邪鎖不能從外面打開,因為你動任何一個邪鬼,其它四個邪鬼都會同時行動,事主頓時就會殞命。所以唯一的辦法,就是明修棧道,暗度陳倉,利用五個邪鬼的特性,分化瓦解,各個擊破,將五邪分別鎖住,然後再一舉將其根基摧毀,這就叫鎖五邪。

鎖五邪的風險極大,所以每一步我都必須謀劃的當,萬不可走錯一步。

除此之外,我還得提防著那個用五邪鎖害她的人,不管他是自己的主意還是拿人錢財,為人辦事。我要鎖五邪,他必然會拚命阻止,我們在明處,他在暗處,對他來說,這是一場生死之戰。

所以,我不得不慎重,不得不小心。

我看著遠處的夜景,陷入了沉思。

不知不覺的,夜深了。

可兒洗完澡,穿著睡袍來到我身邊,跟我一起看夜景。

“可兒,你會玩刀,那你會打架麼?”我問她。

“會啊”,她說,“我是我媽媽的陪練。”

我看她一眼,“真的?”

她自信的一笑,“隻是我媽媽教我的都是殺招,平時不敢用罷了……”

她看看我,“怎麼?您不信?”

我搖頭,“不信。”

她深深的看著我,微微一笑,“那……試試?”

夜色下,那笑容,特別的迷人。

我沒說話,伸手摸了摸她的頭,轉頭看向遠處。

這下,心裡有底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少年風水師,少年風水師最新章节,少年風水師 筆趣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