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風水師 05 陳道爺

小说:少年風水師 作者:聽瀾本尊 更新时间:2020-05-12 23:57:22

第二天一早,唐思佳給我發來一個定位。

我們跟著導航來到西山腳下,王寶已經開著一輛車,早早在那等著了。

見面之後,他衝我倆一抱拳,“少爺,珺小姐,又見面了!”

郭辰珺微微一笑。

我也微微一笑,抱拳還禮,“麻煩道長了。”

“少爺言重了”,王寶說,“請!”

“請!”

我們各自開門上車,他先行一步,我們緊跟著他,一路開上了西山。

雪後的山路不好走,車開的很慢,二十分鐘後,我們來到了一座山間院落前,把車停下了。

那是一座四合院,青磚碧瓦,古色古香,樣式十分的古樸,白雪覆蓋之下,偶有青苔露出邊角,更憑添了幾分悠然。院門不算高大,上面掛著一塊木匾,上書四個大字,桃源精舍。

字跡蒼勁有力,卻含而不露,如同這裡的主人,不顯一絲鋒芒。

我們開門下車,在王寶的引領下,走向門口。

這時,門開了,一個七十多歲的老者帶著一個四十多歲的女人迎了出來。

“師父!”王寶恭敬的喊了一聲,接著說,“吳崢少爺和珺小姐來了。”

老者一笑,衝我抱拳,“吳崢少爺,貧道陳子午,恭候少爺多時了。”

我抱拳還禮,“道爺您好!”

“好好好”,陳道爺笑了笑,接著衝郭辰珺一笑,“珺小姐,又見面了。”

郭辰珺禮貌的一笑,“道爺您好。”

“好”,陳道爺點點頭,給我介紹身邊的女人,“這是我的弟子,她叫霍瑩玉。瑩玉,見過吳崢少爺和珺小姐。”

霍瑩玉走過來和我們握手,“吳崢少爺您好,珺小姐您好。”

她不用道家禮,而是跟我們握手,這說明她不是修道的人,充其量隻是陳道爺的記名弟子而已。我看了一眼她的眉心,發現她的神光有點亂,心神不寧,雖然身上很乾淨,但握手的瞬間,卻能清晰的感覺到她身上有一股淡淡的邪氣。

這個女人,有點問題。

我下意識的看了一眼陳道爺,看來他想和我說的事,八成和這個霍瑩玉有關。

寒暄過後,陳道爺把我們請進了客廳,分賓主落座了。

王寶給我們端來了茶水,先給我和郭辰珺,接著給他師父和霍瑩玉。

霍瑩玉趕緊站起來,雙手接過茶碗,誠惶誠恐的說了句,“謝謝師兄。”

王寶沒說話,送完茶,往陳道爺身後一站,恭敬無比。

“少爺,珺小姐,請!”陳道爺說。“請!”我們端起茶,喝了一小口。

茶的味道很苦,比我家裡的苦多了,不過喝完了,舌頭是甜的。

我咂摸了一下,還不錯。

郭辰珺看我一眼,想笑,但忍住了。

陳道爺喝了口茶,放下茶碗,接著衝我一笑,“聽唐小姐說,少爺正在閉關,貧道冒然想請,打擾少爺修煉了。”

“道爺客氣了”,我平靜的一笑,“剛好我也出關了,本來也想上山來,當面向您道謝的。”

“少爺客氣了”,陳道爺說,“那紅布中的密法本來就是吳家的,是你爺爺十八年前交給我的。”

我心裡一動,“十八年前?”

“對,那時少爺你剛出生不久”,陳道爺說,“四爺來到上京,在這桃源精舍內住了一段日子,寫下了那些密法。寫完之後,他把密法交給我,叮囑我說,十八年後,少爺出道兒,到時再將這密法送給少爺。四爺還讓我轉告少爺,讓你不要著急,要循序漸進,一步步的來。”

我放下茶碗,起身衝外跪下,“爺爺放心,吳崢記住了。”

我磕了三個頭。

郭辰珺趕緊站起來,在旁邊靜靜的看著我。

我磕完頭,站起來,平靜了一下,轉身衝陳道爺一抱拳,“謝謝道爺!”

陳道爺平靜的一笑,滿意的點點頭,“好,不愧是吳家的根苗,一舉一動,都透著你爺爺當年的氣派。少爺,請坐!”

我看看郭辰珺,“坐吧。”

她點點頭,“嗯。”

我們重新坐下了。

“你爺爺留給你的書,我從來沒有看過”,陳道爺說,“我與四爺是摯友,他托我為少爺保管吳家秘術,是對我的信任,無論如何,我也不會辜負四爺的信任,這一點,還請少爺放心。”

我淡淡一笑,“道爺言重了,您的話,我信。”

陳道爺鬆了口氣,站起來衝我一抱拳,“多謝少爺!”

我站起來,抱拳還禮,“道爺客氣了。既然您和我爺爺是好朋友,那客套話就不用說了,唐小姐說您約我來是有事要跟我談,有什麼需要我做的,您但說無妨。”

“好!好!”陳道爺笑了,“少爺,坐,咱們坐下說。”

我重新坐下,看了一眼旁邊的霍瑩玉。

陳道爺也把目光投向了霍瑩玉,“我這個徒弟瑩玉,最近一段時間很不順,遇上了很多怪事。我找不出問題到底出在哪裡,實在沒辦法了,所以才把少爺請來,想勞煩您幫幫她。”

“遇上了很多怪事?”我看看霍瑩玉,“什麼樣的怪事?”

“瑩玉,你跟少爺說說”,陳道爺說。

“是這樣的少爺,我總是夢見五個人,每天都跟著我,折磨我”,霍瑩玉緊張的說,“然後自從夢見他們開始,我特別的不順,特別的倒黴。生意上總是莫名其妙的出意外,一個月不到,我先後除了四次車禍,開車出事,坐車出事,就連坐飛機,都遇上小偷,把我帶給師父的禮物給偷走了。”

“還有別的麼?”我問。

她歎了口氣,低下頭,“我老公跟我離婚了,我們結婚十二年了,感情一直特別好,從來沒紅臉。可是從我夢見那五個人開始,他就像變了一個人,總是找茬兒跟我吵架,我怎麼做他都不滿意。最邪門的是,從我們第一次吵架開始,僅僅過了半個月,他就非要跟我離婚,如果我不答應,他就要殺我們的孩子!我哭著求他,給他跪下,給他磕頭,可他就像中邪了一樣,就是非要離婚。我怕他傷著孩子,沒辦法,隻能答應了。”

她淚如泉湧。

郭辰珺一皺眉,看看我,“難道是中邪了?”

“這就是奇怪的地方”,陳道爺說,“她老公也是我的弟子,人特別的好,他性情大變之後,我讓他來了一趟上京,發現他一切正常,根本沒中邪。不僅他一切正常,瑩玉家的陰陽兩宅也都正常的很,她身上也沒有絲毫中邪的跡象,可是她每天都夢到那五個人,甚至累了,走神的時候,那五個人都會出現。不怕少爺和珺小姐笑話,我陳子午在風水界闖蕩五十多年了,見過的怪事不計其數,但像瑩玉這種情況,還真是第一次見到。”

“我找過很多大師,道家的,密宗的,風水,陣法,密咒都用過了,可是誰也看不出我到底是怎麼了,誰也不知道那五個人到底是什麼東西”,霍瑩玉哭著對我說,“少爺,我現在家沒了,公司也快垮了,我的人生都快崩潰了。我師父說,您肯定能幫我,能查出那五個人到底是什麼。我求求您,求求您了……”

她哭成了一個淚人。郭辰珺心有不忍,看看我,“吳崢,幫幫霍小姐吧。”

我凝視著霍瑩玉,表面上看,她除了神光有點亂,身上有點淡淡的邪氣之外,實在看不出還有什麼問題。但既然有邪氣,那就一定是不正常,可這邪氣非常的奇怪,若隱若現,似有似無,陳道爺也是有名的風水師了,他竟然沒看出來?

想到這裡,我不由得看向陳道爺,“道爺,您看霍小姐身上的氣場,正常麼?”

陳道爺一愣,仔細打量霍瑩玉,“氣場……正常啊。”

“她身上的邪氣,您看不出來?”我不解。

“邪氣?”陳道爺一皺眉,費解的看著霍瑩玉,“有邪氣?難道是我看不出來?”

他身後的王寶一聽這話,也看向了霍瑩玉,臉上也露出了費解的神情。

“怎麼會這樣?”郭辰珺小聲問我。

我略一沉思,站起來,“您這裡有沒有七星燈?”

陳道爺趕緊站起來,“有!”

我點點頭,看了一眼流淚的霍瑩玉,“試試就知道了。”

陳道爺轉頭吩咐王寶,“去取七星燈!”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少年風水師,少年風水師最新章节,少年風水師 筆趣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