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風水師 01 梅花聖手

小说:少年風水師 作者:聽瀾本尊 更新时间:2020-05-12 23:57:22

我出生那年,爺爺做了一個重要決定,退出江湖。

這個消息傳出之後,我家原本清淨的院落頓時熱鬨起來,每天門庭若市,車水馬龍,來人絡繹不絕。來的這些人都是北方風水界的各路人物,他們來我家都是為了同一件事,勸說我爺爺放棄這個決定。

但是無論他們怎麼勸,爺爺都是那一句話,“這事,就這麼定了。”

有的人很失望,歎著氣,搖著頭走了。

有的人很憤怒,指著我爺爺破口大罵,臨走還砸了我家的桌子。

有的人更過分,非逼著我爺爺在退出江湖之前,再給他們算一卦,不然的話,他們就賴著不走了。

我二叔年輕氣盛,見這些人這麼不講規矩,大怒,回屋拿出了他的七星寶劍,衝那些人吼道,“誰敢逼我爸,我他媽弄死誰!”

一聲虎嘯,山林寂靜,所有人都不說話了。

爺爺慢條斯理的抽完了煙,掐滅了煙頭,站起來背著手走了。

見老頭走了,眾人面面相覷,他們看了看殺氣騰騰的我二叔,默默的站起來,灰溜溜的走了。

我爸身為爺爺長子,親自將他們送到了村外。

有一個人臨上車時,轉頭指著我爸的鼻子惡狠狠地說了句,“君玉,回去告訴四叔,他這事做的不仗義!吳家欠我們的,你們早晚得還!”

我爸迎著那人的目光,淡淡的說了一句,“好,我會讓我弟弟轉告我爸的。”

那人一聽,二話不說,趕緊上車走了。

從那之後,再也沒人來了。

我爸後來對我說,爺爺為了我,把整個江湖都得罪了。

這事還得從頭說起。

我們吳家雖然不是什麼顯赫的玄學世家,但是從我爺爺往上,祖上十三代都是風水師。隻是我們這個家族因為某些特殊原因,姓氏總是改來改去的。比如家譜上就寫著,宋朝的時候,我們姓慕容,到了明朝時,我們就姓沐了。姓了兩百多年的沐之後,到了清朝,我們又改成了吳姓。

我爺爺叫吳念生,是吳家的第十四代傳人,四十年前,他是江湖上最有名的卦師,人稱梅花聖手吳四爺。因為他精通梅花易數,給人斷卦從來分毫不差,所以不止老百姓請他斷卦,風水圈裡的很多風水大師遇上難事,也會悄悄的趕來滄州南河鎮,找我爺爺為他們斷上一卦。

正因為如此,爺爺在風水圈的地位很有意思,名氣不大,卻沒有任何一個大師敢於輕視他。所有人見了我爺爺,不管年紀多大,身份多高,都得恭恭敬敬的尊稱他一聲四叔。

爺爺十六歲出道,五十六歲封卦,四十年間,他一共給人起卦三千二百九十九次,沒有一個落卦(不準,不應,不驗)的。爺爺是一個傳奇,在他的那個時代,他就是那些風水大師們的神。

對風水師來說,五十六歲並不是該金盆洗手的年紀,爺爺做這一切,確實都是為了我。他說人一輩子能起的卦是有數的,他這輩子,能驗三千三百卦,算完了這個數,他就不能再碰這些了。

他要把這一卦留給我,留給他唯一的嫡孫。

所以,我出生之後,他就果斷的退出江湖了。

爺爺有兩個兒子,我爸是長子,叫吳君玉,我二叔叫吳君懷,取自道德經七十章——知我者希,則我者貴,君子被褐而懷玉。我的名字叫吳崢,也是爺爺給取的,他說崢者高俊,出世絕塵,說這個孩子命格清奇,有仙府之緣,道家隨緣而動,與世無爭,就叫他吳崢吧。

我的名字,就是這麼來的。

爺爺退出江湖之後,把大部分的心思都傾注到了我的身上。我小時候體弱多病,三天兩頭的發燒,拉肚子,我爸媽經常半夜帶我去醫院。斷奶之後,爺爺就把我抱到了老宅裡,親自照顧我。

說來也怪了,自從跟爺爺一起住之後,我再也沒生過病。

我的童年和別的孩子不太一樣,我不愛跟人說話,總喜歡一個人躲清淨。不上學的時候,大部分時間我都是一個人爬到房頂上,默默的看著天上的白雲或者繁星,渾然忘我,一坐就是四五個鐘頭。

我媽怕我摔著,幾次跟爺爺反應這個事。

爺爺不以為意,他告訴我媽,“這孩子聰慧,你們不懂,別管了。”

媽媽不放心,又去跟我爸爸說,強烈的要求把我從爺爺身邊要回去,她要親自帶我。

我爸也有這個念頭,幾次鼓足勇氣想和爺爺說,但是每次話到嘴邊了,生生的又咽回去了。沒辦法,別說他從小懂事,從來不敢忤逆爺爺了,就是我二叔那驢一樣的脾氣,一見了我爺爺,頓時也是屁都不敢放一個的。

這是吳家的家風,兒子在父親面前,還不如個孫子有尊嚴。

日複一日,年複一年,我慢慢的長大了。

我十一歲那年,爺爺六十七歲了,那年中秋節過後,爺爺開始教我吳家的風水術數。我先學的是風水,學得很快,我爸和我二叔學了二十多年都沒學明白的東西,我隻用了半年左右就全部學會了。之後爺爺又教我算卦,教我符咒,教我內功,教我練武術。

學習的東西越來越多,每天都很辛苦,我一邊上學,一邊鑽研我們吳家的秘術,那段日子,特別的充實。

三年後,我十四歲,上初中了,爺爺也七十歲了。

過完他七十大壽之後,爺爺的身體突然就不行了,一連幾天,吐血不止,不久就去世了。

彌留之際,他把我爸,我二叔和我叫到身邊,讓女眷們回避之後,交待了三件後事。

第一,老宅和縣城的新房子留給我爸。

第二,他的所有存款,除了給我十萬之外,其餘的都給二叔。

第三,他在上京還有一套房子,留給我。

他說他走了之後,就讓我去上京,從此以後,一個人住那。他告訴我爸和我二叔,誰也不許給我錢花,同時也不許我出去打工,找工作。反正除了那十萬塊錢之外,我決不能再碰吳家的一分錢!

我爸和我二叔很吃驚,他們說我還是個孩子,這麼做……

爺爺擺了擺手,用不容置疑的語氣說,“這件事,就這麼定了!”

我爸和二叔互相看了看,接著都看向了我,目光裡滿是心疼。

我不明白爺爺這麼安排的用意,也不懂得爸爸和二叔那眼神中的深意,那時的我,隻顧著傷心了。

交代完之後,爺爺讓我爸和二叔出去了。

房間裡就剩下我們祖孫倆了,他從褥子下拿出一本用紅布包裹著的書,顫顫巍巍的遞給我,“打開。”

我擦了擦眼淚,接過來打開紅布,裡面是一本線裝古書,上面寫著這麼幾個字——洞玄天機府秘傳十二金光劍訣。

我茫然的看著爺爺,不明白他的意思。

“這是吳家的命……”爺爺凝視著我,“吳崢,你把它撕開。”

我一愣,“撕……撕開?”

“對!撕開!”爺爺的聲音,堅定而果決。

我不敢不聽爺爺的話,顫抖著翻開那本書,心裡直哆嗦,不由得又看向了爺爺。

“撕開!快!”爺爺一皺眉。

我克製住內心的顫抖,深吸一口氣,一把將書撕開了,分成了兩部分。

其中有一頁沒撕好,扯開了,兩部分各占了半邊。

爺爺笑了,鬆了口氣。

我卻哭了,緊張的哭了。

“傻小子,哭什麼呀”,爺爺強打精神,指揮我,“把紅布也撕開,把它們包好。”

我含著眼淚,撕開紅布,將兩本殘書重新包上,雙手捧著遞給爺爺。

爺爺沒有接,他意味深長的看著兩個紅布包,如釋重負的一笑,“你把它們帶去上京,幾年後,會有林家後人去找你,到時候,你隨便選一本交給林家的人。你要記住,這書上的密法是我們吳家的命,爺爺從來沒教過你。在林家人找到你之前,你絕對不可以學上面的秘術,知道嗎?”

我茫然的點了點頭,卻沒往深處想。

爺爺讓我把書收好,接著叮囑我,“你要記住,你到了上京之後,可以交朋友,但不能出去賺錢。如果有人找你辦事,你要問他姓什麼?記住,你第一次辦事是給唐家人辦,所以除了姓唐的找你,其餘的人不管給多麼優厚的報酬,你都不能答應,明白麼?”

我使勁點頭,“嗯,我記住了。”

“明白麼?”爺爺厲聲問。

“明……明白!”我趕緊說。

爺爺這才放心了,語氣柔和了些,“記住,爺爺交代你的這些話,和誰都不能說,就是你爸爸媽媽也不行。爺爺走了之後,你就去上京,不要耽擱,學也不要上了,到了上京,會有人給你安排好的。”

“嗯”,我哭著點頭。

爺爺閉上眼睛,擺了擺手,“把東西收好,去把他們喊進來吧。”

我站起來,先把書裝進書包,接著來到外面,喊我爸他們進來。

等我們再回來的時候,爺爺已經面帶微笑,閉目而逝了。

我爸噗通一聲跪下,一聲長號,“爸!”

所有人都跪下了,悲天愴地,痛徹心扉。

爺爺出殯那天,路上出現了九條三米多長的青蛇,身上沾滿了禁品,在送葬的隊伍前爬行,仿佛在為爺爺的靈柩開路。那一天,有數百人從各地先後趕來,連同全村男女老少,近三千人一起,為爺爺送葬。

九街戴孝,千人送葬,爺爺的身後事轟動了整個滄城。

辦完爺爺的後事,爸爸帶我離開老家,將我送到了上京,住進了爺爺留給我的房子裡。這是一個老式宿舍樓,位於通州,兩室一廳,不算多好,但是挺乾淨。我爸陪我住了幾天,給我買了個手機,辦好了新學校的手續,等我入學之後,他就回去了。

臨走之前,他把一張銀行卡遞給我,說,“這是你爺爺留給你的十萬塊錢,省著點用,不夠了的話……”

他下意識的想說,不夠了跟我說,猶豫了一下之後,他衝我擠出一絲笑容,“不夠了的話,自己想辦法吧。”

“爸爸,我什麼時候能回去?”我問。

“你爺爺怎麼跟你說的?”他反問我。

“爺爺沒說”,我說。

我爸強忍著眼裡的淚水,拍了拍我的肩膀,“照顧好自己,別給你爺爺丟臉,知道嗎?”

我明白他的意思,這輩子,估計我是回不去了。

我沒說話,默默的點了點頭。

爸爸轉身上車,走了。

我看著他的車遠去,在他拐過路口,消失的瞬間,我的眼淚,奪眶而出。

我沒有家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少年風水師,少年風水師最新章节,少年風水師 筆趣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