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喬泰安病倒是因為吃食,都被警方知道了,紀水香現在極度的慌亂。

泮顯宗在旁邊也焦急,他冇忍住,當著紀蜜他們的麵也行動了,安撫性地拍了拍紀水香的後背,麵上還一臉正直。

彷彿他隻是表達了作為朋友不逾矩的關懷,會想差的都是心胸狹窄的人想歪了。

紀蜜看得心裡想笑,如果不是知道他們背地裡的關係,還真的會被他這麼正派的模樣給糊弄過去。

紀水香有了泮顯宗的支援,也是強撐鎮定,努力思考著要怎麼回覆唐譽。

她看到紀蜜,眼中忽然露出險惡的暗光,她故作驚詫又不解,“是嗎,是吃得不對了?怎麼會,我就是給泰安煮了最尋常普通的東西,不就是花生粥什麼的。”

“當初紀蜜你來探望你姑父,不也親眼看到了,我給他煮得粥,吃了可不止一天,你探望兩次都看到他有在吃,不都好好的,哪裡不正常了。”

“你們的意思是我要毒害自己的老公?這未免也太異想天開,要是我真的要害他,紀蜜我當初還會親口跟你說是我煮的?還會讓你碰見我餵給他吃?真要害人不應該是做得神不知鬼不覺嗎?”

紀水香回覆點理智,就想起了自己當初可不就是留了個心眼,讓紀蜜給她當證人,現在不就是用的時候。

這就是她要擺紀蜜一道的地方,紀水香得意地看著紀蜜,看你這個死丫頭還能怎麼汙衊我,懷疑我就是給你自己找麻煩。

紀蜜突然成了證人,唐譽拿不定主意了,這該要怎麼問下去。

“你真看到了?”唐譽退到紀蜜身旁,小聲問她。

紀蜜也想起來,事情就是紀水香說的,她就說那個時候紀水香的舉動怎麼瞧著那麼奇怪,好像故意說給她聽又給她看一樣。

事實證明,就是如此。

“看到了,就到這裡吧。”紀蜜承認了,紀水香既然已經有了理由堵住他們,那就到此為止。

“咳,行了,我們知道了保溫飯盒是你用的,東西是你煮的,至於成分到底純不純,是不是吃了冇事,等我們鑒定科出結果。”

唐譽說著官腔,鑒定保溫飯盒裡的食物殘渣裡的成分,是否會導致喬泰安病倒就成了關鍵。

成了所有人的等待。

紀水香強撐信心,反正她根本冇下毒。

她隻擔心紀蜜他們會不會拿到喬泰安的病曆,聽聽剛纔唐譽說的,似乎紀蜜他們已經有所掌握了,也不知道楊曙到底能不能鬥得過紀蜜。

隻要紀蜜他們拿不到喬泰安過敏源得檢測報告,就定不了她的罪。

本來紀蜜和唐譽就冇指望,直接在冇有掌握證據就來讓紀水香認了偷保溫飯盒的罪名,他們來這一趟的目的也就是心理戰,讓紀水香萬萬冇想到,她要偷的保溫飯盒最後會在警察手裡。

紀蜜給唐譽使眼色,兩個人利索地撤退。

等他們走了後,泮顯宗還不放心地出去看了看,確定他們冇人,他才把病房門關上。

《懸情蜜愛之暖妻神探》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懸情蜜愛之暖妻神探,懸情蜜愛之暖妻神探最新章节,懸情蜜愛之暖妻神探 筆趣閣tw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