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得有道理,不過你說為什麼有人還要偷張嬸的保溫飯盒?”紀水香終於想問題想到了關鍵處。

“張嬸這人可靠嗎?”

“在我家工作很久了,冇出過什麼大事,你是懷疑她做了什麼?”

“忠心的就好,就一個保姆幫工能做出什麼事,跟她應該沒關係,先彆瞎猜,看看紀蜜他們的行動再說。”泮顯宗的自大,不會把張嬸這類人放在眼裡。

自己那個保溫飯盒冇有偷回來,現在又多出來一個,紀水香憂心忡忡,“顯宗啊,你要不再去跟楊院長說說,先給喬泰安檢查檢查,我這心裡冇底,他突然又病倒,那個陳醫生也冇個確定的答覆,是不是……是不是我那煮得粥起了效果……”

紀水香說得小心,親自動手害人的時候臉不紅心不跳,一點冇有做賊心虛的負罪感,現在有警察介入她就怕死了會查到是她下的毒手。

“怎麼回事?!冇確定是你給喬泰安吃了他不能吃的才導致他癱瘓在床上嗎?!”泮顯宗吃驚,到頭來紀水香居然連是不是自己害了喬泰安都不確定。

“事情發生地突然,我看那陳醫生也是糊裡糊塗,他查出來喬泰安過敏的東西,我之前做得就是一樣樣在試,失敗了兩次了,最後這一次喬泰安是病發了,可你看太突然,我這心裡就慌得很,你說會不會不是因為我煮得那東西讓喬泰安出了事……也許跟我沒關係呢?”

紀水香一心要害喬泰安,巴不得他早點死,現在如她願了,倒是又想撇清關係,不承認是自己下的手。

泮顯宗也是如此想著紀水香這個時候想要給自己洗脫罪名,為時已晚,在他看來,喬泰安昏迷不醒,他們的目的就達到了。

他們現在要做的隻要把喬泰安出事是意外這個方向推動,警方就奈何不了他們任何人。

而究竟是誰害了喬泰安一點不重要。

“警察那邊讓他們查去,有小楊在,警察拿不到喬泰安病曆,想要定你的罪就是無稽之談,現在你最需要的事應該是快動手讓喬家變成你一個人的,我會儘快讓小楊把喬泰安病危證明弄出來,把它當成最遺憾的意外,你就可以拿著這些證明做你接下來該做的,把喬家操控在手裡。”

在泮顯宗看來,警察要調查就調查去,不妨礙他們掏空喬家的家業。

當把喬家整個握在手裡,到時候就更加不怕警察。

“可是喬美兮那個死丫頭死咬著我不放!”紀水香憤憤地說著,如果不是有喬美兮突然冒出來,非要報警,喬泰安病倒了就根本不會有警察介入。

“她就一個丫頭片子,你過去不都一直壓著她,放心吧她鬥不過你,再說你手裡還有那個孩子,萬不得已拿出來威脅她老公就是那個錢俊,讓他管好喬美兮,那個孩子也是時候了,費儘心思讓他成了你兒子,喬家這份家產就靠他奪過來吧。”

泮顯宗趁熱打鐵,準備以那個還在保溫箱裡的孩子的名義繼承整個喬家。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懸情蜜愛之暖妻神探,懸情蜜愛之暖妻神探最新章节,懸情蜜愛之暖妻神探 客做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