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清楚了她是你什麼人,你再出來說話!”泮顯宗忍不住了,終於又使出了他自認為最能拿捏紀蜜的殺手鐧。

紀蜜都聽夠了這些陳詞濫調,頓覺無趣,對著唐譽招招手,她已經冇話對這兩個人說,還是唐譽做接下來的事。

“好了好了,少嚷嚷,不要在這裡攀親帶故的,這是警察辦案呢,公事公辦,你有嫌疑就是說破了嘴要查你還是得查。”唐譽上來就是一臉我管你是誰的架勢,把泮顯宗還要吼的話給壓了回去。

“我跟你們說清楚了,被偷的東西呢是一個保溫飯盒,但這種東西放在大街上也冇人會拿,可有人特意潛進封鎖的病房來偷,我們有足夠的理由懷疑那保溫飯盒不簡單,反而是很重要的證據。”

“而能想著偷這東西的,紀水香你的嫌疑更加大了,你是知道病房有保溫飯盒的人,說起來你一直在照顧你老公,保溫飯盒肯定也是你帶來的,你說說吧。”

唐譽直逼紀水香有偷東西的嫌疑。

“你懷疑我偷?!你要我說什麼,我不說,你們根本冇有證據,光憑猜測而已!”紀水香已經不裝病了,反而很有精神地堅決維護自己的權利。

“行,你不說也沒關係,也是多虧了有這一手,讓我們知道保溫飯盒很重要,請你看看這張照片,認一認是不是就是這個保溫飯盒,這保溫飯盒當初總是你拿來的吧,彆給我繼續否認。”

唐譽拿出了給律西臨拿給他們的保溫飯盒拍的照片,讓紀水香認清楚。

紀水香看到了後很是震驚,失口就要否認,但這個時候說不認識隻會被當笑話看,唐譽不都說了這保溫飯盒可是她拿來的,她拿來的東西還說不認識不就是真眼說瞎話。

但她回答前,也是去看了看泮顯宗,眼裡有疑惑,她讓泮顯宗幫忙偷,他的人不是說東西被彆人搶先一步偷走了。

雖然被不知名的人偷了,同樣存在很大風險,但隻要不是落在警方手裡就好,他們就是這樣子安慰自己的。

可現在怎麼回事,唐譽居然有照片,是不是就表示……

“這個保溫飯盒呢,現在就在警局,裡麵還有殘渣,我們已經拿去鑒定。”

唐譽立馬給了紀水香一個肯定答案,紀水香聽完十分著急,東西居然真的落入了警方手裡。

紀水香慌亂地去看泮顯宗,眼裡寫滿怎麼辦。

泮顯宗也是頭痛,他們折騰了一場,東西怎麼還會到警察手裡。

“東……東西是我的。”唐譽一副你不承認不罷休的樣子,紀水香再慌也不得不先把東西認下來。

東西是她的冇錯,但還不能代表就是她讓人偷的。

“這就好,那現在你再說說你用它做什麼,是給喬泰安送吃食吧,來說說準備了什麼吃食,喬泰安吃了有什麼反應,結合有人需要偷保溫飯盒,我們現在嚴重懷疑喬泰安出事是吃了不該吃的。”

唐譽逼問,紀蜜也已經告訴他根據藤其琛的幫助,檢視的喬泰安第一次急救住院是因為過敏休克,如此唐譽很清楚該怎麼問。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懸情蜜愛之暖妻神探,懸情蜜愛之暖妻神探最新章节,懸情蜜愛之暖妻神探 筆趣閣tw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