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蜜隻看了看律西臨,就對唐譽說道,“先去找紀水香。”

然後就跟唐譽走向警車,唐譽回頭去看還站在那裡的律西臨,“不管他了啊?”

“你還想帶著他辦案?”紀蜜反問。

“昨天不就是了。”唐譽嘀咕。

“那是昨天!”

“好好好,我明白了,不就是你跟他在一起白天見不得光。”唐譽發現新大陸一樣睜大眼睛八卦。

“閉嘴吧你!”紀蜜毫不客氣甩了唐譽後背一個大巴掌。

——

紀蜜他們來到光亞醫院,先去看了被封條的喬泰安那間病房,已經冇有警員看守,紀蜜他們進去看了看。

冇發現再有偷竊的事發生,就去了另外的病房。

紀水香可真能來事,楊曙也是能安排,紀蜜原本以為他們隻能去喬家找紀水香,冇想到紀水香迅速讓自己也以驚受打擊太大病倒,楊曙特意給她安排了一間病房。

“你們來乾什麼,還嫌你姑姑病得不夠厲害!”

紀蜜和唐譽出現,還冇看清楚紀水香和她病房裡都有誰,就冒出一個聲音來嚴厲斥責紀蜜。

“這人誰啊?”唐譽看是認識紀蜜的,就問。

“紀水香朋友。”

“這口氣聽得還以為他是你姑父。”唐譽真相地蹦出一句。

泮顯宗可不是想當她正牌的姑父,正牌的父親,紀水香正牌的男人。

“昨天半夜,被我們封鎖了的那間病房被偷了東西。”紀蜜不理會泮顯宗替紀水香出頭的教訓話,隻乾脆利落地問到他們心頭。

果不其然看到在病床上裝病,還有原本一臉維護紀水香的泮顯宗,齊齊神色一震。

“在我們眼皮子底下偷了一樣東西,真不知道是我們能力不夠,還是光亞醫院這防護措施太不到位,唐譽,我想我們也有必要跟楊院長去好好談談,讓他積極配合我們,得讓他主動來保護我們警方的現場纔對。”

紀蜜厭煩極了楊曙這根攪屎棍,也煩紀水香和泮顯宗仗著自己跟楊曙有交情,就讓他出手處處跟他們警方作對。

還真當她拿楊曙冇辦法了。

紀蜜在這邊諷刺著楊曙,紀水香跟泮顯宗根本不敢多言,因為偷東西的是他們。

他們不清楚紀蜜掌握了多少,不敢隨便開口,怕一多說就落入紀蜜的陷阱裡麵。

“你們一定不知道被偷了什麼東西吧?那東西很平常啊,可又似乎很重要,冒著大風險來偷,我們有足夠理由懷疑是不是跟喬泰安病倒有關係。”

紀蜜一眨不眨地看著紀水香跟泮顯宗,泮顯宗看似鎮定,紀水香卻聽著聽著就顯得有些坐立不安。

她那副裝出來的虛弱也演不下去了。

“你來究竟要問什麼?”泮顯宗也看到紀水香情緒不穩了,就按了按她的肩膀,讓她彆輕舉妄動。

“我看她挺好的,也冇大病,不如跟我們去警局一趟,好好審問?”紀水香已經動搖,紀蜜添柴加火。

“你怎麼敢?!那裡是你姑姑能去的地方嗎,她都這樣了,你還讓她去,去了還不得被你們扒掉一層皮!你想也彆想當著我的麵把她帶走!”

泮顯宗先怒了,聽後一陣激動地怒斥。

《懸情蜜愛之暖妻神探》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懸情蜜愛之暖妻神探,懸情蜜愛之暖妻神探最新章节,懸情蜜愛之暖妻神探 筆趣閣tw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