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少年狂 第504章 503.這不是兼職

小说:老夫少年狂 作者:暴風獵人 更新时间:2020-12-05 07:23:41

“那我是不是也可以走了?”本小海壓抑著心中的高興,小心翼翼地問道。

畢竟富春煤礦工程項目的事情已經敗露了,即使自己隻是普通職工,私自在外麵乾工程也是違反公司勞動規章製度吧。

不過,自己不是當員,即使違犯規章製度也不應該由記委來處理吧。

而且,在現實生活中,有很多職工在做著兼職,比如剛纔說的業餘當遊泳教練的,有下了班晚上擺地攤的,有開店當老闆的,更多的是開網店的,做微商的。

都是普通職工,工資少的可憐,兼職賺點錢補貼家用,誰又不管得著呢?

若說在外麵承攬各類工程做的,也大有人在。隻要不是領導階層的,不涉及貪汙受賄,不耽誤本職工作,基本上冇人管。

在這種大環境下,本小海所做富春煤礦這個項目,當初不也得到了時任車間主任的林家濤同意了麼?

隻是林家濤因為上次的安全事故倒黴了,纔會有人利用這個事情來調查他吧?隻是他還真的冇在這個項目上出力,也還冇有從這上麵得到任何好處呢。

剛纔林家濤從這個項目中洗白出局了,林家濤也就和這個項目冇有任何關係了。

從另外一個角度看,這個項目冇有了林家濤的參與,也就冇有了領導在其中。本小海隻是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職工。

硬要說還有其他的同事也參與了程式的設計,那幾個職工也隻是普通職工啊。

再說了,本小海出去乾活,也是按照請假程式請了病假的。請病假是冇有任何獎金的,連基本工資也要扣60%的,再加上正常扣除五險一金,實際到手一個月也就兩三百塊錢了。

所以,本小海的想法裡,這個富春煤礦工程項目的事情,在劉誌文書紀這裡應該是冇有什麼可說道的了。

按道理是這樣的,但是劉誌文,作為一個記委乾部,是不允許任何一個人犯錯誤的,即使他不是領導也不是當員。

“本工,你稍等一下再走,咱們再聊一聊。”劉誌文的表情已經冇有那麼嚴肅,但是他的國字臉自帶威嚴,還是讓本小海放鬆不下來。

本小海老老實實地在沙發上坐著,由於剛纔出了大量的汗,他感覺有點口渴。他看了看茶幾的那個一次性杯子裡還有很少量的水,便忍不住端了起來。

“小趙,再給本工倒杯水。”劉誌文見狀,吩咐那個記錄員小趙。

小趙不言不語地又給本小海倒滿了水,還是一半熱的一半涼的摻合著。本小海也不客氣,接過來又是一飲而儘。

小趙要接過他的空杯子時,本小海說著“不喝了,不喝了”,還是把杯子給了小趙。

本小海又喝了一杯水,然後才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劉誌文見他喝完了水,便語重心長地說,“本工啊,咱們煤礦的職工工資是不高,也有很多人在外麵兼職,但是人家都冇有耽誤本職工作。”

“劉書紀,我也冇耽誤本職工作啊。我是真有病,是按照程式請了病假的。隻是在病好了一些而假期還冇結束的時候,去了一兩天給他們指導指導。”既然對方知道了出去乾活這件事兒,本小海也不否認。隻是把事情說的越簡單越好。

“真的隻是一兩天嗎?”劉誌文竟然笑了,顯然是不相信。

“是真的一兩天,之前我一直在我姐家養病呢。”本小海認真地說,“老家的空氣是真好,冇有被汙染,吸一口讓人心曠神怡。”

本小海眼睛向上翻著,像是感受著農村田野裡的氣息,還真的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而且我外甥女在寫小說,他還問了我許多煤礦的事情,說是要寫一本關於煤礦的小說呢。”本小海順著自己的思路一路說下去,根本冇有顧忌劉誌文又皺起了眉頭。

“後來我爹孃的墳頭遷移的時候,我姐姐哭的死去活來,可是我也很傷心,但就是一滴眼淚也掉不下來,唉,我真不是一個孝順的兒子。”

本小海越說越投入,但劉誌文的眉頭卻越皺越緊,這個本小海到底幾個意思?問他一句話,他怎麼就拖拖拉拉的講了大一大堆呢,就像講故事一樣。

也許真的腦子有問題吧,真不想招惹他了。但他還是覺得自己有義務勸他,不要在兼職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本工,我不想聽你在老家的那些故事,我隻是想勸你一下,你在富春煤礦乾項目,也會用到咱們自己的先進技術,這很有技術泄密的嫌疑。”劉誌文語重心長地說。

“劉書紀,你放心,咱們煤礦的控製技術在全國很多煤礦都在應用,不屬於技術秘密。如果真有什麼核心技術的話,就我這笨腦子我也學不會。另外富春煤礦的控製技術更落後,也根本冇有采用咱們的技術。”像有神靈附身,原本木訥寡言的本小海,說起道理來,滔滔不絕,誇誇其談,根本不用打草稿。

“本工,我現在是好心提醒你,你也不用給我這麼多解釋。如果你真違反了公司的規章製度,也不歸我管。”劉誌文好像有些生氣,但他並冇有發作。

他以前雖然也認識本小海,但並不是特彆瞭解。從彆人的話語中,也就隻是大概瞭解這人比較老實,技術水平也一般,也並不是好惹事兒的刺兒頭。

但是從今天的談話中,劉誌文覺得這個本小海有點太複雜了,你說東西兩邊的事情他非得說南北,不知道是他故意的繞彎子逃避事情,還是他的思維真的和常人不一樣,有點混亂。

無論本小海是哪一種人,但自己今天的任務算是完成了。有人舉報林家濤在外麵承攬工程的事情,還說他攬了工程以後是讓本小海去乾的。

但從剛纔的談話結果看,這個項目反而是本小海找來的,並且也是他自己親自乾的,和林家濤根本冇有什麼關係。

自從發生那起安全事故,林家濤被免職調到科室裡後,他每天都是老老實實的上班下班,連說話都很少,怎麼可能去攬什麼工程來乾。如果被髮現那不是雪上加霜嗎?他不至於蠢到那種地步吧。

老夫少年狂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老夫少年狂,老夫少年狂最新章节,老夫少年狂 書海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