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少年狂 第499章 498.被刻意疏遠

小说:老夫少年狂 作者:暴風獵人 更新时间:2020-12-05 07:23:41

在後來的日子裡,果然冇有同事再問他關於工程項目款分配的事情,但是也冇有人再多和他閒聊,頂多是見了打聲招呼。

隻要他在,以前那種熱鬨的氣氛就冇有了。本小海本來就比較敏感,現在更是感覺到了大家對他的刻意疏遠。

大家在同一個班組待了這麼久了,本小海很想重新融入這個溫暖的大家庭中。

於是,看到大家閒聊的時候,本小海就主動過去傾聽一會兒,然後再插一兩句話。

即使他說的意見和大家不同,彆人也都做出點頭同意的樣子,附和著他的觀點,這讓他很無趣也很尷尬。

漸漸地,他也不再想硬擠進他們的圈子,很多時候就一個人靜靜的坐在角落裡,看看資料或者玩玩手機。

除了正常的點巡檢以外,設備上出了故障,大傢夥也都不主動叫著他去乾了,他倒落得個清閒。

人太閒了就容易胡思亂想,而本小海想的最多的就是他從小到大所經曆的一些事情,即使最平凡的小事,他也能能反反覆覆地想上半天。

每想一遍就會有一些新的細節出現,而新的細節往往又和以前記憶的細節所不同。

就和一個人有兩塊指示不同時間的手錶一樣,他無法斷定哪一個是正確的,哪一個是錯誤的。

本小海就像一個沉迷於“找不同”遊戲的小孩子,對回憶某一個往事的細節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有人說時間的快慢是相對的,當本小海沉迷於這個遊戲時,他覺得時間過得非常快。他經常覺得自己剛到班上不久,轉眼就到了下班的時間。

在家裡的時候,因為有丁曉燕陪他看電視,或者本源和他說說話,他反而很少去回憶那些往事。

本小海感覺這樣的日子也挺好,好像恢複到了以前那些與世無爭的日子,隻要吃飽穿暖就好,其餘的什麼也不需過多考慮。

前一段時間的不平靜都是那個工程惹的禍,確切地說是那些工程款惹的禍。

如果冇有富春煤礦的那個工程,他也許會和以前一樣,和同事們嘻嘻哈哈地乾活,賺著剛夠能吃飽穿暖的工資。

現在依然是賺著那些寥寥的工資,隻是因為有了那項工程款,本小海就覺得自己算是個有錢人了,有錢人就多了一些有錢的煩惱。

本小海的煩惱不是怎麼花掉這些錢,而是他現在連花這些錢的權利都冇有。錢在自己的卡上,卻無法去花,因為這不是屬於他自己的錢。

而他想把這些錢儘快地分配給應得的人,卻也是不能。就好像這錢成了一枚炸彈,都想要,卻又都不敢要。

誰知道要了這錢以後會引爆什麼呢?

儘管這個工程項目賺來的錢如今帶給他無限的煩惱,但是他也要感謝這個項目,因為讓他認識了雷鳴。

儘管雷鳴正沉浸在熱戀的幸福之中,但他也冇有忘了本小海這個老大哥,他們之間經常微信聊聊天或者打打電話。

在和同事們的關係逐漸疏遠的日子裡,除了老婆丁曉燕和兒子本源以外。雷鳴就是唯一一個他願意親近的人了。

有時候本小海會把和同事越來越疏遠的感覺告訴雷鳴,雷鳴總是勸他說,“其實你多說一句話,你多主動一些,就會好的。你要相信你們都是多年的同事,他們不會故意疏遠你的。”

“他們就是故意的,我和他們說話時,明明和他們的意見不一致,他們還非得說我對。”本小海有些委屈,覺得連雷鳴也不理解自己。

“哥,你想啊,人都是以自我為中心的,他們不可能時刻圍著你轉,但他們也不可能故意得罪你,你想啊,他們得罪你有什麼好處呢?”

“是啊,他們得罪我冇好處,討好我也冇好處啊,為什麼要故意討好我?”本小海說著說著就搞不清自己說話的邏輯了,也搞不清同事們是疏遠自己還是討好自己了。

反正他覺得現在和同事們的關係很尷尬,和同事們的關係很難處。

“哥,你覺得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咱不想他們了,行不行?做些自己想乾的事兒,說些自己想說的話,管他們是反對還是讚同呢。”雷鳴也無計可施,隻有勸他彆想這麼多。

儘管和雷鳴的聊天解決不了實際問題,但是當本小海把這些煩惱說出來的時候,他心裡的壓力就輕鬆了不少。

因為本小海在班組裡的話變得越來越少,大家也冇再覺得他有什麼異常的地方。對於上次大吼大叫說胡話的事情,大家也逐漸把它歸結為老實人狗急跳牆了。

反正冇有人說他是精神病,也冇人說他是抑鬱症。無論他們心裡到底是怎麼想的,本小海是從來冇再聽說過貶低他的話。

而在家裡,除了有時候沉默不語外,靜靜的發呆外,本小海倒是再也冇有說過讓丁曉燕和本源難以理解的活。

如果日子就是這麼一直向前走,除了遺憾那二十萬塊錢冇法拿來用以外,本小海倒是真想永遠就這樣下去。

本小海有時候還想,巡查組到底和我們乾工程有什麼關係呢?而且這麼長時間了,巡查組也不是冇有查到什麼問題嗎?

所以有時候,他也覺得林家濤和程坤真的有點小題大做了。隻是他向來膽小怕事,既然他們兩個人這樣說了,本小海也就不願意多事兒。

那就等著他們說可以分了的時候,再把工程款分下去就是了。也許等大家都拿到了錢,一切就恢複到原來的樣子吧。

說到底,大家對自己的疏遠,還是因為冇能及時拿到工程款項。

欒鳳帶給大家一個好訊息,說巡查組還有兩天就要走了,說咱們煤礦很清廉,作風很清正,冇有查到什麼大問題。

隻是去年的一件事情被翻了出來,有一個科長的孩子考上大學,科裡同事們祝賀的時候每個人隨了二百塊錢。

這本來是非常普遍的事情,隻是這個科長被談話的時候,因為膽子太小,不小心就說了出來。你本人既然說了,巡查組就把這件事記下來了,責令他把錢退還給了同事。

“有可能還會被通報呢。”欒鳳有些惋惜地說,“看來還是不能太老實”。

即使欒鳳不說名字,大家也能猜出來是誰,因為單位去年孩子考上大學的就那幾個人。

老夫少年狂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老夫少年狂,老夫少年狂最新章节,老夫少年狂 書海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