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門狼 第49章 尋找下去(下)

小说:楚門狼 作者:天雨寒 更新时间:2020-06-12 20:32:26

楚狼真是未想到這個充滿厭世感的文弱青年竟然是第九重天書劍郎!

真是人不可貌相。

知道青年便是大名鼎鼎的書劍郎,神血教的人也不敢再妄動。

風中憶看著刀疤臉淡聲道:“神血教亂殺無辜果然是名不虛傳。就連我這讀書人也不放過。硬是將我這‘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逼的提劍殺人了。”

風中憶的話充滿譏諷。

身為絕頂高手,把自己說成了“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也真是讓人好笑。

但是“神血教”的人此刻卻笑不出來。

“神血教”是江湖第一大派,教內人才濟濟高手如雲,換作平日,副堂主也不懼風中憶。但是此時此刻,他們幾人根本難敵風中憶。

還不夠風中憶殺。

好漢不吃眼前虧。

刀疤臉乾咳兩聲,顯得有些尷尬。

“真未想到竟然是風公子。先前得罪之處,還望風公子見諒。風公子是留是走請便。不過他必須死。我們澹台教主要他的命。”

副堂主搬出澹台聚邪,意思也是讓風中憶不要管閒事。

風中憶看著楚狼道:“如果換作你是我,你會怎麼做?”

楚狼道:“如果是我,既然已經殺了兩個,這仇就結了。放他們回去整個神血教都知道了。後患無窮。所幸都殺了滅口不留後患。”

楚狼的建議無疑是將“神血教”的人推入死亡深淵,“神血教”的人真想撲上來咬楚狼兩口塊肉解恨。

副堂主忙對風中憶道:“風公子,今日是誤會,我會向上稟明的。日後神血教絕不為難公子。切不要聽他挑撥離間。此人用心險惡。”

風中憶看著副堂主,臉上依舊那副感傷神色。

“其實我覺得這個小兄弟說的有道理。”

風中憶此話一出,副堂主和其餘人都面色驚變。

先下手為強。

副堂主手中的劍揮出兩道劍光直刺風中憶。

風中憶手中的書飛出一頁,書頁飛向刀疤男面孔。風中憶那柄如綿柳一般晃動的劍也瞬間變得筆直,三道劍光也乍現,兩道劍光分別擊在刀疤男子連續刺來的劍影上,另一道劍光蜿蜒如蛇直撲刀疤男子胸膛。

此刻那張書頁遮住刀疤男子視線,風中憶更是劍術獨步天下,副堂主難以避開,他被風中憶那道劍光穿透胸膛。前後胸膛兩個血窟窿往外冒血,人也仰面朝地上倒去。

那張書頁也“啪”地覆蓋在他臉上。

剩下五人驚恐萬狀。風中憶左手拿著的書一抖,頃刻間飛出幾頁書紙。每一頁書紙發出“噝噝”聲響飄向幾人。風中憶手中的劍也奇妙揮出,淡綠色的劍光迸現飛向五人。

五人站著的方位不同,五道劍光也分五個方位而來。

五人趕緊施出渾身解數應付飛來劍光。

那個山羊胡老者武功不弱,雖然被風中憶廢了一條胳膊,還是躲開飛來這一劍。山羊胡倉皇之極,趕緊轉身朝土梁上掠去。

他身形剛到土梁上,背後兩道劍光破空而至。山羊胡驚駭之下,身形騰起躲避劍光。但是他躲過第一道,卻再難躲過第二道劍光。山羊胡身體被劍光穿透,他從空中跌落下,然後身體順著土坡翻滾下來。

山羊胡滾到風中憶身旁,雙腿蹬了兩下死去。

一張書頁飄飄悠悠落在他臉上。

最終,他未能躲過風中的劍。

楚狼目睹這一切,對風中憶神鬼難測的超絕劍法驚歎不已。

難怪風中憶如此年輕就能躋身九重天。

至此,“神血教”追來的八人,變成了八具屍體躺在地上。

每張面孔上無一例外都覆蓋著一張書頁。

風中憶手中的劍朝八具屍體連揮幾下,幾股無形劍氣而出,覆蓋在八人臉上的書頁飛起朝風中憶的箱子飄去。那箱子的蓋突然開合,八張書頁飛入箱內,箱子又“啪”的嚴絲合縫蓋上。

風中憶是銷毀證物,不能讓“神血教”根據這八張書頁為線索追查到他頭上。

風中憶手中那柄劍則如“靈蛇”一般鑽入他袖中。

仿佛真有靈性一般。

楚狼看著風中已,既然感慨又顯得有些激動。

楚狼道:“真沒想到你這‘書生’就是第九重天!”

風中憶道:“這世上有太多讓人想不到的事。所以沒必要大驚小怪。”

楚狼道:“大恩不言謝,風大哥今日救命之恩我定當銘記。”

風中憶道:“不必銘記。我救你,因為你在危急存亡的時候還救我這‘上吊’的人。所以才我幫你。不然我絕不會為一個與我毫無關系的人得罪‘神血教’。”

楚狼道:“讓風大哥受累了,以後風大哥要多加小心。”

風中憶又習慣性的用手撫了下他發皺的衫子,他神情也似顯得更憂鬱了。

“我獨來獨往,無家無親,不必擔心。”風中憶看著楚狼的眼睛。“現在我問你,你武功陰毒,到底是什麼人?我不想自己救的人是一個惡人。”

楚狼道:“我幼年被一個惡人逼迫學了邪功。我現在在大河王身邊做事。”

原來楚狼為河王做事,風中憶有些意外。他看著楚狼的眼神也露出讚賞之色。

“河王是俠義人,你能在河王身邊做事,說明你不壞。”風中憶提起他的箱子,他又對楚狼道:“我得走了,你也快走吧。”

結識書劍郎,楚狼真想和他成為朋友,想和他多聊聊。

楚狼道:“風大哥你去哪兒?”

風中憶眸中也流露出感傷之色,他又似自語又似對楚狼說。

“找人……有一個,我更是得找到。就算踏遍天涯海角,走遍世間每寸地方,我也要一直找下去…”

風中憶說完轉身走,他背景顯得有幾分落寞。

走出數丈風中憶又轉過身朝楚狼道:“回去代我問候河王。我欠河王一個人情。告訴河王,日後我定還他的人情。”

楚狼本來擔憂師傅安危,隻恨自己現在武功低難幫師傅。

原來風中憶欠大河王的情。

這是機會。

楚狼忙道:“現在河王就有難,請風大哥援手助河王!”

風中憶聽了一震,他道:“什麼難?!”

喜歡楚門狼請大家收藏:()楚門狼更新速度最快。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楚門狼,楚門狼最新章节,楚門狼 打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