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門狼 第168章 陳作虎過往(上)

小说:楚門狼 作者:天雨寒 更新时间:2020-06-12 20:32:26

楚狼三人聽到這聲音心裡同時一震。

三人趕緊四下看。

此刻,他們正行到城西南街道的岔路口。

周圍有幾個行人,還有兩個乞丐坐在南邊牆角曬太陽,還有一個老婆在樹下逗孩子,拐角處,還有一個賣瓜的老漢。

都是普能人,也無任何異樣。

或許發聲的人就隱藏在他們中間。

宇文樂和李思很詫異,因為二人竟然沒聽出這聲音來自哪個方向,是遠是近。就如突然有人附在他們耳邊說話。

李思小聲對楚狼道:“狼哥,聲音哪傳來的?”

楚狼搖搖頭。

宇文樂和李思聽不出情有可原,楚狼竟然也未聽出來。

宇文樂一臉難以置信之色,他道:“對方用的是傳音入密,而且是連傳三人!當年師傅也隻能做到同時傳兩人……”

楚狼心裡同樣震動,他道:“是啊,連傳三人!”

宇文樂道:“那……那他武功得有多高?!”

宇文樂驚震之下,酒都醒了一半。

楚狼低聲道:“我是想知道,他為何說咱們三個蠢。”

宇文樂道:“他一定看到我們和秦九宮主成了朋友,所以想挑撥離間。”

楚狼開始運行藏龍功,這樣,他的視力和聽力頃刻增強。如果那人再開口說話,楚狼有望辨識出對方位置。

楚狼朝宇文樂使了個眼色。

宇文樂心領神會,他道:“是誰!有本事給我出來。小爺就相信親眼看到的。如果親眼看到的都不信,那還信什麼?信你說的嗎,你面都不敢露……”

但是那人聲音再未響起。

楚狼道:“事情不對勁,我們去找老二吧,別出差錯。”

三人朝城中醫堂而去。

一路上,楚狼想著神秘人的話。

快到醫堂時候,楚狼駐足,他一副若有所思模樣。

李思和宇文樂也停下腳步,二人看著楚狼。

宇文樂道:“狼哥,你想什麼呢?”

楚狼看著二人道:“那人說我們是三個蠢徒弟,你們倆是河王弟子人儘皆知,但是我是河子弟子,隻有你們知道,他怎麼會知道?”

聽楚狼這麼一說,宇文樂和李思也覺得太蹊蹺了。

楚狼對李思道:“我是河王內收弟子,你告訴過幽無魂和施翹了嗎?”

李思趕緊搖頭,他道:“狼哥,你說這事先不能傳揚,我怎麼能說呢。”

楚狼知道幽無魂運行藏龍經也是聽力超群,他遂自言自語。

“難道是他們偷聽到了……”

楚狼又鄭重叮囑二人。

“當年師傅慘痛教訓絕不能忘了!除了我們幾個,誰都不能輕信。老八你太信任幽無魂了,以後得留心眼。還有老五,別被施翹迷昏了頭。古今多少英雄最後都毀在女人身上。”

宇文樂吐著酒氣道:“狼哥你放心,我不會輕易相信她。今晚我再去她房間……再深入刺探一下……”

這個時候了,宇文樂還變著花樣找著借口想和施翹行魚水之歡,楚狼真想抽他一大嘴巴子。

……

三兄弟來到醫堂。

儘管醫堂的劉大夫是天幕城最好的大夫,但是他難和神醫相比,直到此時他才將厲風的傷處理完畢。

大夫又給厲風開了幾副藥。

然後幾人在城中一家客棧先投宿,準備好好休息一晚明日再走。

自從上次深夜發生街對面女子歎息聲事件,往後每晚無論在哪裡住宿,幽無魂必和李思一屋。

幽無魂真可謂是儘心儘職不出半點紕漏。

楚狼就和厲風一個房間。

宇文樂和施翹各住一屋。

這也方便宇文樂去施翹屋中深入刺探。

楚狼在房間換了一身衣裳,然後他坐在桌前喝著茶想著那神秘的人話:傳言未必實,有時眼見也未必真。

楚狼思索著。

楚狼開始隱隱感覺到,事情沒那麼簡單了。

他得想辦法探個明白。

楚狼來到李思的房間。

李思坐在桌旁邊,一隻手“劈啪”拔著算盤,一隻手飛快翻著一本賬薄。

李思習武天賦差,但是他卻是一個精明的商人。

李家一百多家銀莊當鋪,有多少人數,多少錢款,有多少大人物在李家銀莊存著財物,李思心裡都有一本賬。

幽無魂關上門,又坐回原處閉目養神。

楚狼坐在幽無魂對面,他道:“幽先生,你武功高強,江湖閱曆更是非我們可比。我想請教先生一件事。”

幽無魂睜開眼睛,他道:“抬舉我了,我隻是比你們多吃二十多年飯。”

楚狼道:“先生過謙了,我是真心請教。”

幽無魂道:“你說。”

楚狼道:“幽先生可知神血教主陳作虎的底細?”

李思拔打算盤的聲音也戛然而止,他看向楚狼,不知楚狼為何探究惡人之首陳作虎。

幽無魂看著楚狼道:“為什麼問陳作虎?”

楚狼道:“當年毀河王府,神血教也有份,我們準備向陳作虎討這筆血債。但是現在事情又有些不對勁,我得弄明白。”

幽無魂道:“我還真知道陳作虎底細。”

楚狼道:“請先生告之。”

幽無魂道:“陳作虎自幼家境貧寒,他父親是一名落魄秀才,母親賢惠美麗,陳作虎還有一個妹妹。一家人就是靠父親賣字為生。當時城中有一個巨商,是遠近聞名的大善人。大善人欣賞陳父才華,時常救濟陳家。後來,據說陳父酒後寫了一首反詩,結果被人告發打入大牢。沒多久,陳父就死在牢獄中。從此,陳家母子更是艱難度日,陳作虎和妹妹時常衣不遮體食不裹腹。後來大善人發善心,將母子三人接進府中,陳作虎給府中放馬。但是半年後的一天,陳母懸梁自儘了……”

楚狼聽到這裡甚是唏噓。

被視為江湖第一惡的陳作虎幼年如此淒慘。

幽無魂繼續道:“母親死後,陳作虎狀告那個大善人,說善人侮辱了他的娘,所以他娘才懸梁自儘了。但是,無人相信他的話,所有人都相信大善人。陳作虎也因誣蔑大善人被投入大獄。在獄中,年僅十歲的陳作虎遭受各種折磨,最後他奄奄一息,獄官以為陳作虎活不了了,便命人將他扔到了亂墳崗。結果陳作虎命大未死。從那以後,陳作虎開始逃亡生涯。十一歲那年,陳作虎來到西境玉頂山,他聽說玉頂真君武功高強,他要拜玉頂真君為師。但是玉頂真君不收他。陳作虎便在玉頂真君門前跪了兩天兩夜,也嚎哭了兩天兩夜,最後眼中流出的都是血淚了。玉頂青君這才將他收入門下。幾年後,陳作虎因為酒醉調戲師妹被玉頂真君逐出師門……”

說到這裡,幽無魂頓住話,他眼中掠過一縷微妙之色,稍縱即逝。

李思也被陳作虎的經曆吸引,他推開算盤,合上賬薄,開始專注地聽了。

喜歡楚門狼請大家收藏:()楚門狼更新速度最快。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楚門狼,楚門狼最新章节,楚門狼 打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