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一步苟到最後 0434 一石二鳥

小说:差一步苟到最後 作者:十階浮屠 更新时间:2020-06-30 13:23:34

觀月閣算是蘭台縣最高檔的妓館,大院中亭台樓榭、百花爭豔,價格自然也不是普通百姓能夠承受的。

不過妓館的妓並不是指賣身,而是歌妓、舞妓等表演藝人,館子裡的姑娘各個都是才藝俱佳,所以有錢也不能上來就睡,得先附庸風雅一番,多來幾次跟姑娘混熟了才行。

“撅好了!再敢動一下試試……”

老板娘柳氏正站在內院的堂屋裡,氣勢洶洶的舉著藤條抽人,兩個姑娘哭哭啼啼的跪在地上,屁股已經被抽的一片青紫,還有幾十位姑娘圍成了一圈,膽戰心驚的垂著腦袋。

“他娘的!我看你們是昏了頭了……”

柳氏氣呼呼的罵道:“昨晚衙差把咱們館子都給圍了,你們這些爛貨不知道啊,還敢給我瞎嚼舌頭,老娘要是被差人拿了,死之前一定把你沉河,讓你們通通給老娘殉葬!”

“媽媽!消消氣吧,氣大傷身呀……”

一位豐滿的黃裙美人開了口,隻有她一人坐在太師椅上,懶洋洋的笑道:“整個蘭台縣誰敢拿您呀,那不是跟謝公子過不去嘛,那姓張的不過是拿著雞毛當令箭,等宋吃豬緩過勁來,他就該靠邊站了!”

“你懂個屁!姓張的最不好惹……”

柳氏扔下藤條說道:“月牙!你今天也不要閒著了,姓張的搞出了那麼大的陣仗,你晚上帶些秦記的糕點,坐轎去他家後門,不管多晚你都給我等,把你的本事拿給他看!”

“我不去!我月事來了……”

月牙冷下臉扭過了頭去,可柳氏剛想發火,門外便急匆匆的跑進來一位護院,迅速對她耳語了一番,柳氏皺眉說道:“這瘟神怎麼又來了,你們趕緊下去,月牙留下!”

“是!”

姑娘們如蒙大赦般的跑了,很快就看趙官仁獨自走了進來,笑眯眯的搖著一把白紙扇,柳氏上前行禮道:“喲~張大人!您可真是稀客呀,但是尋歡作樂也太早了吧?”

“救人如救火,宜早不宜遲啊……”

趙官仁走到堂中打量著月牙,玩味的笑道:“這位應該就是大名鼎鼎的蘭台花魁,月牙仙子了吧,今日一見果然豐滿的恰到好處,宋大人沒少在你肚皮上流汗吧?”

“奴家就一歌妓,什麼都不知道……”

月牙仙子翻著白眼靠了回去,但趙官仁卻說道:“柳老板!你應該還不知道吧,宋大人剛剛被人告了,知府大人親審,有人說他井裡投毒,我估計又會查到你這裡來!”

“我的娘呀!”

柳氏抱起雙臂不屑道:“風塵女子好欺負是吧,什麼臟水都往我們頭上潑,昨晚咱們說的還不夠明白嗎,張大人!”

“要害你們的是卞家,又不是我……”

趙官仁用折扇頂住她胸口,說道:“我沒跟你說笑,你趕緊安排人從裡到外的搜,尤其是月牙的房間,梁上、地板都不要放過,若是發現可疑的泥或粉末,趕緊銷毀!”

“什麼?他們把毒、毒投到我這來啦……”

駭然色變的柳氏驚叫了一聲,月牙仙子也終於站了起來,小嘴張的老大。

“你以為呢?這可是株連九族的大罪……”

趙官仁收回扇子正色道:“記住!如果有官差找你們問話,抵死不要承認老宋來過,讓其他人也閉上嘴,不行就送出縣城避避風頭,他要是倒了你們謝家也就完了!”

“知、知道了!謝大人好意……”

柳氏惶恐不安的點了點頭,趙官仁立即出去從後門離開,小跑到縣衙外的時候已經是人山人海,不過等他擠進去之後,正好碰上穿戴整齊的胡縣丞。

“已經辦妥!不必擔心……”

胡縣丞很機靈的使了個眼色,等趙官仁躥進大堂時,王知府剛巧從後堂裡走了出來,威武不凡的走到了木台,坐在鋪著紅色錦緞的官台後,頭頂上是“明鏡高懸”四個大字。

“升堂!”

王知府猛地一拍驚堂木,眾衙役敲著水火棍低喝“威武”,李典史的妻女已經跪在堂中啼哭,衙門口圍滿了聽審群眾,而宋吃豬弄了張板凳坐在一旁,臉黑的都快滴出水來了。

“錢大人!知府能審縣令嗎……”

趙官仁站在靠窗的牆邊,一溜州府官員都站著聽審。

“能也不能……”

錢同知低聲道:“通常是上奏朝堂,朝堂派人下來查驗,大不了就是走個過場,但現在是散播屍瘟的大罪,真要是審出點什麼麻煩來,王大人肯定會咬著不放!”

“李氏!”

王知府又拍了一下驚堂木,拿腔拿調的說道:“將你的冤情速速道來,本府定會為你平冤!”

“昨夜宋知縣帶人衝我我家,將我夫君在邊疆斬獲的賊旗收走,硬說那是通敵的罪證……”

李典史的夫人泣聲道:“宋知縣編排了一個吉國的行商,說那就是吉國的密探,還逼他的夥計指認,有好心人不忍我含冤,將我等一起從牢中放出,民女這才得知真相!”

“那人何在?是否在堂外……”

王知府皺眉朝堂外看去,人群中立即躥出個梳著麻花辮的小夥,發型跟服色都跟大順朝人迥異,慌慌張張的跪在堂中磕頭行禮。

“不好!”

趙官仁的臉色猛然一變,忽然發現他派去滅口的胡縣丞,正陰惻惻的站在柱子後冷笑,他這才明白這王八蛋居然叛變了。

“大人開恩呐,小人不是吉國的密探……”

小夥計哭訴道:“我等雖東家的來大順行商多年,一直奉公守法,前些日子東家的醉了酒,誤將一名良婦當歌妓,摸了幾下就被打入大牢,昨夜宋大人找到小人,逼我指認東家的是密探,還將東家的砍了頭!”

“放屁!”

宋吃豬驚怒的蹦了起來,指著胡縣丞就罵道:“好你個姓胡的,明明是你乾的好事,居然讓這廝來攀咬我,你是何居心?”

“坐下!沒輪到你說話……”

王知府重重的一拍驚堂木,宋吃豬隻能咬牙切齒的坐了回去。

“大人!”

李夫人又哭訴道:“我亡夫雖是不入流的小官,可那也是朝堂的官呐,宋知縣昨夜趁人之危,居然……居然強占了奴家的身子,大人若是不為奴家做主,奴家可就活不了啦!”

“放你個豬瘟屁,老子會要你個老娘們……”

宋吃豬失態的叫嚷了起來,可李夫人突然從懷中掏出條大褲衩,爬起來衝門外大喊道:“你們看,這就是宋吃豬辱我的罪證,這是他昨夜穿的小褲,上面還有他的臟東西啊!”

“他娘的!又是個狗官,這種人就該活剮了他……”

烏泱泱的老百姓又義憤填膺起來,大驚失色的宋吃豬連忙摸著屁股,羞憤的叫嚷道:“本官的小褲穿在本官身上,你、你隨便拿一條出來,也想胡亂構陷本官嗎?”

“宋吃豬!你仔細瞧瞧,這上面可是有你的姓氏……”

李夫人恨聲說道:“你宋大人的衣衫,全都在趙記鋪子裡量身定做,未免出錯每一件都在內側縫了你的姓氏,知府大人可以叫趙裁縫過來問話,看奴家說的是真是假!”

“大人!小女也是人證……”

李夫人的女兒哭道:“宋吃豬昨夜辱我母時,小女就被綁在一旁,可恨我不會武功,不能手刃了這狗官,但小女瞧見他屁股上有三顆痣,右邊兩顆黑的,左邊一顆紅的!”

“大膽宋池柱,你作何解釋……”

王知府演技爐火純青,氣勢洶洶的瞪著宋吃豬,宋吃豬慌亂的捂著屁股結巴道:“我、我也有人證,昨夜我一直待在後堂,醉仙樓的水仙在服侍我,她直到天明才走!”

“媽的!怎麼還有個醉仙樓,也不早說……”

趙官仁猛地一拍額頭,預感大事不妙了,錢同知也氣的捶胸頓足,沒想到這宋吃豬一點急智都沒有,碰上點事就口不擇言了。

“好你個宋池柱……”

王知府果然怒聲道:“你身為我大順縣官,公然帶頭違反我朝禁令,還膽敢在衙門內狎妓,你將我大順顏面置於何處,來人啊!”

“大人!來不了人……”

師爺慌忙在側面擺了擺手,隻要宋吃豬不是犯了謀逆之罪,王知府就沒權打他的板子,甚至將他看押起來都不可以,這便是當官的特權,所以才人人搶著當官。

“嗯哼~”

王知府輕咳了一聲,接著問道:“李氏!你為何說是宋池柱投毒,你有何憑證?”

“回大人!奴家昨夜聽到了他與人說話……”

李夫人跪下去說道:“前半截我沒聽著,隻聽那人說什麼,會將毒粉藏在醉仙樓,定不會出了岔子,那是他經常下的館子,裡面有他的相好,大人可以派人去搜!”

“來人!立即圍住醉仙樓,挖地三尺也要把毒粉找出來……”

王知府中氣十足的砸了驚堂木,差點砸中宋吃豬的腦袋,州府的差役們立刻衝了出去。

“錢大人!咱們中計了……”

趙官仁的臉色陰沉的可怕,方才正是胡縣丞讓他去找的月牙仙子,誰知道真正的目標竟是醉仙樓,而宋吃豬也意識到大禍臨頭了,滿臉煞白的看向了他和錢同知。

“去!”

錢同知低聲道:“讓他穩住,隻要朝堂不來人,誰都拿他沒辦法!”

“大人息怒!等查明真相再發火也不遲啊……”

趙官仁笑著上前拾起了驚堂木,走過宋吃豬身邊時小聲說道:“什麼都不要認,咬定他們栽贓誣陷,我有辦法救你!”

“哼~任你們如何栽贓嫁禍,本官身正不怕影子斜……”

宋吃豬就像吃了顆定心丸一般,趾高氣昂的坐了回去,但趙官仁送回驚堂木後並未回去,而是從側門溜了出去。

“大二!醉仙樓在什麼地方,你認識水仙麼……”

趙官仁在班房裡找到了班頭大二,他們縣衙的差役都靠邊站了。

“認得啊!”

大二起身笑道:“水仙是醉仙樓東家的小妾,時常偷摸過來伺候宋大人,宋大人說她特會伺候人,所以三天兩頭的找她,那館子就在西市街口,您家廚娘不就是從他家買來的嘛!”

“臥槽!原來是一石二鳥啊……”

趙官仁驚怒的咒罵了一聲,他沒想到拐來拐去,最後又拐到他頭上來了,難怪一上來就劍指宋吃豬,居然是要把他倆一塊拿下,而不是他所誘導的那樣,栽贓嫁禍謝家。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差一步苟到最後,差一步苟到最後最新章节,差一步苟到最後 筆趣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