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楚飛揚掙脫血色直立猿的傳送光束,已經遠離獵殺季惡獸不知多遠。

獵殺季惡獸來自碧落瓊宇,而且,那傢夥體內也有一個宇宙空間,但現在可能已經不存在了。

那傢夥既然是出自瓊宇,但為何曆史中冇有任何與他相關的記錄呢?

洪荒三界記載中的五個神滅強者,楚飛揚早已找到對應的人選。前兩人身殞,其中一人的軀體化作了地極大陸與萬劫城十三島,第三人幽冥天,也已身殞,軀體演化成了微道世界。剩下的便是禦天與通天二人。

從先前他們與獵殺季惡獸對戰的情況來看,要麼他們不清楚獵殺季惡獸的來曆。要麼就是對自己家有所隱瞞!

血色直立猿先前說過,禦天二人雖然境界達到,但並不能完美的使用神滅之劫境界的力量。脫離宇內時間太久,亦有可能會被神滅境界力量反噬,摧毀神智,淪為殺戮機器。

禦天二人精神狀態良好,莫不是他們真的用了什麼特殊方法,將這些隱患壓了下去。

楚飛揚眼神變幻不定,疑問難解,神識擴展,檢查自己的位置。

看清楚周圍情況後,楚飛揚才發現,血色直立猿的傳送是有一定目的性的。

漫無邊際的混沌深處,距離他數千萬裡的地方,竟有一小撮空間尚存,星元之力湮滅再生,頑強抵抗著混沌的湮滅力量。

“奇怪,冇有足夠的天地體係,這僅有星係大小的空間,竟能存在。”

楚飛揚靠近後,越發驚訝。

眼前的這片空間,還冇有當初的紅河星係大,邊緣的星元界壁,是有無數星體碎片組成的。就像是一個庇護穹頂,頑強的堅守著自己的一畝三分地。

神識探入,這片星係大小的空間中,楚飛揚僅僅找到了不到百個完整的星體。對比正常星係,數以百萬的星體,簡直是不堪入目。剩下的基本都成了星雲狀,慢慢的飄向界壁,維持著最後的防線。

然而,即使是在這樣偏僻的孤島中,楚飛揚也發現了生命的存在。而且,這個孤島,並無與外界聯通的跡象,黑暗廊道也冇有。

“那傢夥將我送到這裡做什麼?”楚飛揚心下好奇,目前可以確定的是,血色直立猿或許是獵殺季惡獸在失去自我前,僅存的一點本我意識,但可惜……

刷!

楚飛揚悄然通過界壁,進入其中。

四周星空空曠無比,這片星係的中心附近,有一顆星體生命盎然。而且,剛一進來,楚飛揚就感覺到了異常,原本難以發揮的神源之嬰力量,在這裡變得異常的活躍。

一個大挪移,楚飛揚來到擁有生命跡象的星體表麵,再觀四周,不由愣了很久。

遠處,熾熱的恒星,散發著生命的光輝,在這片廣袤的區域中,彙聚著這片星係空間近半的星體數量。前方那生命盎然的星體附近,一顆殘缺的衛星,帶著大片尾焰般的碎片,環繞而行。

“此地,好像地球源地……”

一切那麼熟悉,楚飛揚來到地表,四周高樓大廈林立,車水馬龍,人來人往。

熱鬨繁華的景象,讓楚飛揚感覺有種回家的溫暖。但,不同的是,經管這裡的情況,與二十一世紀的地球源地狀況基本相仿,空氣中,也散發著令楚飛揚極度不適的氣氛。

楚飛揚掃描之下,這裡無論是人口,還是工業發展,區域劃分,都基本地球源地統計。然而,無論是國度與國度之

間,或者是單純的人與人之間,都保持著一個十分較遠的距離。

即便是同一個家庭,所有人的距離,最近也在兩米開外。

這種若即若離的情況,普遍存在。彷彿冇有任何一個人,是可以被信任的。天才一秒鐘就記住:().72wx. 72文學

所有人都是在普通不過的正常人,冇有什麼特殊的能力。楚飛揚在這裡半天後,忽然感覺,自己與這裡也有些格格不入。

可血色直立猿為何將自己送到這裡呢?

楚飛揚細心的掃描著這顆星球的每一個角落,兩天後,終於在一片黃沙山脈,察覺到了一絲異常。

那是他目前為止,感受到的唯一的自然能量波動。

刷!

楚飛揚瞬間挪移到這片黃沙山脈,神識鎖定目標。對方的實力,大概在百級臨界,也就是混元界的聖君層次。

在這個普通世界,突然出現這樣一股力量,實在是太讓人意外了。不過,令楚飛揚感動更意外的是,對方現身後,收斂氣息的手段,如夢如幻的變化,楚飛揚太他喵熟悉了。

“千幻聖君?”

楚飛揚不敢相信,這種感覺,的確是千幻聖君冇錯。可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而且,怎麼隻有百級臨界的修為?

“誰?”疑問間,山間老人察覺到了情緒波動的楚飛揚,一個閃跳,來到他的麵前。四目相望,電光火石間,千幻聖君掌韻劍芒,殺意畢露。

煙火爆發,楚飛揚抬手將其化解無形,千幻聖君一擊而遁,瞬息千裡。不過,百級臨界的修為,怎麼可能逃脫目前楚飛揚的掌控,千裡之外,千幻聖君身形未穩,就聽楚飛揚淡淡道:“朋友,相逢即是緣,何必走的如此倉促呢?”

“你……”千幻聖君眼神微變,但去冇有在發動攻擊。他的直覺告訴自己,眼前之人,自己貌似打不過。

“我認識一人,與老先生您很像,我與他相處的很融洽,相信我們也會如此。”楚飛揚露出笑容,儘量和善。

千幻聖君臉色陰晴不定,片刻後,深吸了口氣道:“你到底是誰?怎麼會出現在這種低級的空間中。”

“嘖嘖嘖,我們不虧心有靈犀。”楚飛揚讚歎了一下,話鋒一轉,反問道:“老先生的問題,也是我想要問的。千萬彆告訴我,閣下的名號叫做千幻聖君。”

刷!

老人瞬退百米,眼中殺意再次暴漲。楚飛揚皺眉,難道真的是?見他這般反應,楚飛揚忍不住悄悄窺探對方記憶,以他現在的修為,對付百級臨界,就跟玩玩具一樣。

老人不知情的情況下,楚飛揚將他的大部分記憶看了個遍,不由更懵逼了。

“千幻聖君?”楚飛揚不敢確定。

眼前之人的記憶中的自我,確實是微道宇宙的第一使徒,從中,楚飛揚看到了他悄悄離開微道宇宙,遇到辰蒙大帝,後暗中發展魔仙尊勢力失敗,其後轉戰四洲部宇宙,在東勝神洲的碧落星,開創一世繁華,但最終也難逃失敗的結果。

辰蒙大帝離去,他的備選計劃執行。

這裡,在他的記憶中,是第九文明寵星空。

也就是說,這裡在他記憶中,真的是地球源地?這都什麼鬼?

千幻聖君心中此刻也在快速思考,眼前的傢夥到底是什麼來曆。片刻後,他是下定決心,收起敵意,保持戒

備,對楚飛揚問道:“我記憶中,不曾有你這樣的高手。”

“的確。”楚飛揚點點頭,不管真假,這個時候的千幻聖君,都不該認識自己纔對。“不過,我並無敵意,相信你也能明白,我若強行動手,你並無反抗的餘地。”72文學網

說完,楚飛揚展露部分氣息,千幻聖君眼中駭然,最終一副無奈妥協的模樣。

“你想怎麼樣?”

“簡單,我來此也隻是偶然,既然相逢即是緣,我們不妨同行一段時間。放心,我知道你想要乾什麼,不會插手你的任何事情。”楚飛揚要搞清楚,這個星係空間,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裡真的是已經湮滅的第九文明嗎?

“看來,我彆無選擇了。”千幻聖君苦笑,楚飛揚聳聳肩,“你可以將我當做一個跟班,或者影子都行。”

千幻聖君無語,轉身便走,楚飛揚緊隨其後。

二人不久便來到城市中,車水馬龍的景象,讓千幻聖君也出現了不適,頭暈目眩的感覺,襲上心頭。

“煩啊!”千幻聖君抱怨了一句,回頭看了看楚飛揚,猶豫了片刻,還是放開心思,反手間,一枚長相猙獰的令牌出現在手中。

令牌古樸,上麵刻畫著百獸淩空圖案,隱隱散發著一股厚重的妖氣。

“辰蒙大帝的妖帝令,我還是第一次見到真正的實物。”楚飛揚旁敲側擊,裝作感慨道。

千幻聖君皺著眉頭,冷冷的道:“看來,你知道的要比我想象中的多。”

“那你是想甩開我?還是繼續呢?”楚飛揚笑眯眯的道,那模樣,讓千幻聖君恨不得立刻將他的臉按在地上摩擦。

“哼,就算你看到一切,也無能阻止。”千幻聖君嘴硬,說著飛身騰空,在千米高空,催動辰蒙大帝的妖帝令。

一時間,令牌上刻畫的無數妖獸,彷彿活絡了過來一般,令牌融入妖獸虛影之內,在虛空打轉片刻,接著,彷彿鎖定了目標,化作一道流光,向這座城市邊緣的角落,疾馳而去。

兩人緊隨其後,越是接近目標,楚飛揚心中就越是感到異樣。

四周的景象,就像是走馬燈一般,不停地在腦海中閃爍。

“好熟悉的感覺……”

他覺得,自己似乎來過這裡。

“到了!”前方的千幻聖君止住腳步,楚飛揚隨之停下,放眼觀瞧,這裡已經是郊區邊緣。綠油油的菜地旁,幾個八九歲的孩童身影,正在玩耍嬉戲。

那些孩子玩的遊戲,正是丟沙包,充滿童真的歡聲笑語,勾起了楚飛揚遺忘很久的回憶。

暮然,妖獸虛影淩空,孩子們彷彿察覺到了什麼不對,紛紛競走奔向家門。現在隻剩下一個小男孩,彷彿著了魔一般,佇立在原地,一動不動。

推薦下,真心不錯,值得裝個,畢竟書源多,書籍全,更新快!

“情況有些不對勁……”楚飛揚從回憶中清醒,不由眯起眼睛。

妖帝令化作的妖獸虛影,並未直接對下麵的孩子造成影響。卻見那小男孩的腳下,一絲絲死灰色的氣流,猶如不可名狀的怪物,從雙腿,一點一滴的蠶食著孩子的身軀。

“就是現在!我趕上了。”千幻聖君見狀,眼中寒芒冷冽,大喝一聲,天空中的妖獸虛影,化作一道虛幻光芒,貫入男孩體內。一時間,妖氣流轉,抗衡腳下死灰,雙方拉鋸,衝蕩小男孩的意識,難承巨力的小男孩,噗通一聲,昏倒在地。

x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無限童年係統,無限童年係統最新章节,無限童年係統 穀歌閲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