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鴇此話一出,全場嘩然。

添香姑娘這是在出題考覈,以詠梅為主題,題材不限,詩詞歌賦皆可。

這對於蠻荒之地的男人來說絕對是天大的難題了,就算是上蒼界也流行文風也好,但蠻荒之地的文風肯定是比不上九大域那邊的。

蠻荒之地許多人一輩子都沒讀過書,更别說吟詩作詞了。

因此,場中嘩然過後便是極為詭異的死寂下來。

前來此地的也有不少貴族公子,來自於一些大勢力,這些公子都會重金招攬一些文人墨客在身邊,眼下這些文人墨客表現的機會到了。

“快,以詠梅為主題,為本公主作一首絕世佳作出來!”

這些貴族公子紛紛對身邊重金招攬過來的才子說道。

“詠梅……”

蠻神子苦著一張臉,一陣長歎短噓起來:“詠梅?這怎麼寫?完全不會啊……”

蠻神子看向身邊的葉軍浪,他眼前一亮,說道:“葉兄,以詠梅為主題,你幫我作一首詩。詩詞歌賦這方面,我是真的不會啊。”

粗鄙的武夫……葉軍浪瞥了眼蠻神子,他心中打趣了聲,隨後問道:“我看有些貴族公子都懂得招攬才子在身邊,你怎麼沒去效仿?”

“這個——”

蠻神子撓了撓頭,說道:“我不敢。我老爹發現了會揍我的。按照我老爹的性格,看上的女人直接擄回來就行,還要學什麼文人騷客吟詩作對?我老爹一貫來看不起這些的。所以,我哪敢招攬什麼才子啊。”

“……”

葉軍浪直接無語。

還真的是有其父必有其子。

荒神如此行事風格還真的是直接、簡單、粗暴!

“詠梅……”

葉軍浪沉吟了聲,正在搜刮腦海中唐詩宋詞的庫存。

華國古代描寫梅花的詩詞很多,但要說最得梅花神韻的莫過於傳唱千古的那兩句了。

想到這,葉軍浪當即說道:“備好筆墨,我給你寫一首。”

蠻神子聞言後臉色大喜,立即讓人將筆墨拿來。

葉軍浪提筆,開始在宣紙上寫了起來——

“眾芳搖落獨暄妍,占儘風情向小園。”

葉軍浪在寫的時候,蠻神子在旁邊看著,口中也開始默唸了起來。

緊接著,葉軍浪提筆繼續寫出了後面傳唱千古的兩句詩句——

“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

蠻神子看到後面這兩句後,他心神一震,整個人有種心神恍惚之感,更是禁不住張口默誦起來:“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妙,真是妙極了!這兩句已經道儘了梅之體態,簡直是千古絕句啊!”

說著,蠻神子看向葉軍浪的目光顯得一陣崇拜起來,說道:“葉兄,沒想到你武道逆天變態也就算了,文采還如此斐然,你簡直是天縱之才,讓人羨慕嫉妒恨啊!難怪我蠻神子誰也不服,就服葉兄你!”

聽到蠻神子如此誇讚,葉軍浪老臉一紅,都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畢竟,這首詩可不是他作的,是他白嫖過來的。

“還不快把這首詩送上去。否則送晚了,評選結束那就來不及了。”葉軍浪說道。

蠻神子如夢方醒,連忙拿著這首詩走出雅間交給了老鴇。

同時,其他各大貴族公子包括其他絞儘腦汁寫出一些詩詞歌賦之人,也紛紛將手中的紙張交給老鴇

最終,老鴇拿著厚厚一遝的詩詞歌賦走進了後院,來到了一間雅緻幽靜的房間前,語氣輕柔的說道:“添香姑娘,諸位公子的詩詞歌賦都寫好了。”

“送進來吧。”

房間內,傳來一聲慵懶、悅耳,極為扣人心絃的聲音。

房門打開,一個婢女走了出來,接過老鴇手中的詩詞歌賦後走進了房間內。

房間內一個香爐升起了嫋嫋香菸,讓人聞之心曠神怡,前方有著一重珠簾,透過珠簾的縫隙,依稀看到一道曲線妙曼的身影慵懶的斜躺在一張床上。

隔著珠簾,也能夠感受得到這個女子流露出的惹人憐愛的柔美之態。

“紅纓,將收集的詩詞歌賦給我看看。看看此次,是否有真正讓人眼前一亮的作品。”

珠簾後的女子聲音嬌柔的說道。

“是,小姐。”

名為紅纓的婢女將手中的一遝詩詞歌賦呈遞了過去。

珠簾內,添香姑娘開始翻看手中的詩詞歌賦,看著看著,她都有些不耐煩起來,說道:“這都寫的什麼,既沒有梅之風骨,也沒有梅之體態,都是下乘之作,不值一提。”

很快,添香姑娘已經看了大半的詩詞歌賦,都不滿意。

這時,手中一張宣紙上,一首詩躍入眼簾——

“眾芳搖落獨暄妍,占儘風情向小園。”

添香默唸了一聲。

唸完之後,添香整個人嬌軀一震,渾身都僵硬起來,呼吸也急促了,一雙美眸中迸發出了無儘的神采,口中禁不住在呢喃自語:“百花凋零,嚴冬中獨自盛開,明麗動人的景色把小園的風光占儘了。一個“獨”字、一個“儘”字,妙不可言!”

添香激動萬分,都不敢往下看了。

最終,添香美眸的目光仍舊是往下移動——

“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

添香默唸了起來,刹那間,時間彷彿在這一刻你停滯,就連添香眼眸中的目光也隨之失神,唯有近乎呢喃的聲音傳來:“僅此兩句便可千古絕唱……”

半晌後,添香回過神來,她顧不上自身的失態,飛快的從床上跳了下來,雙手撥開珠簾,語氣急促且又激動的說道:“快,快傳訊寫出此首詩作的公子!如此詠梅之詩,堪稱千古絕唱!”

紅纓臉色一怔,她服飾添香多年,還是第一次看到自家小姐顯得如此的失態跟激動。

可見,那首詠梅之詩的確是非同一般,且又深得小姐喜歡啊。

“是,小姐!”

紅纓開口,接著她快步的走了出去,要將寫出這首詠梅之詩的公子給請過來。

隻是,不知道是哪位公子有如此豔福了,要知道這麼多年來,無數公子才俊都想獲得跟添香姑娘獨處一室的機會,但從未有人得到過這樣的機會。

……

二更。-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龍影戰王葉軍浪蘇紅袖,龍影戰王葉軍浪蘇紅袖最新章节,龍影戰王葉軍浪蘇紅袖 繁體萬域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