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影 第二百三十三章 揩小喬的油

小说:妖影 作者:犬牙錯 更新时间:2020-05-09 03:40:35

看著他們三個逃去,阮夢瑩挺劍要追,王忠殊拽住她的胳膊,搖頭勸道:“師妹,別追了,你我追趕一路,真氣耗費太大,就算追到,也很難打得過他們三個。”

阮夢瑩道:“老鬼殺我一眾弟子,就這麼算了!”

王忠殊道:“那也沒法,先找到薑師兄再說吧。”

阮夢瑩長長泄氣,轉身投目看著徐真,惱問:“你師傅究竟去哪兒了?”

徐真抱手低頭,恭恭敬敬回道:“這個,弟子委實不知。那天師傅跟弟子們到月牙城尋找宮寶師弟,本來一切都好,可是晚上時候高敢和高丸突然來襲,之後……之後就失散了。當時,弟子們在妖山上發現許多腳印和打鬥的痕跡,就一路尋來顏羽地界,不曾想昨天晚上與高丸撞上,我們跟他大戰一場,結果不敵,師兄師姐師弟師妹全給他殺了,要不是王師叔和阮師叔及時趕到,弟子這條命也就沒了。”

阮夢瑩道:“哼,找到他,我倒要問他這個師傅是怎麼當的!”

“師妹,也就你心直口快能說他幾句。”王忠殊擰開酒葫蘆,瀟瀟灑灑的灌了幾口美酒,而後走到帝季跟前,拱手揖禮:“貧道幾個擅闖王宮禁院,還大打出手壞了不少寶殿樓閣,實在魯莽,大王倘要怪罪就怪我一人好了,這事跟旁人無關。”

阮夢瑩把劍祭天,端正著臉恭恭敬敬的說道:

“大王,貧道願意承擔王宮修繕的所有費用。”

帝季擺了擺手,苦笑道:“不敢,小王知道這事不賴你們,其實是小王有罪才是。哎,說到底都是小王無能,助長了曲池妖道的惡性,小王真是上對不起列祖列宗,下對不起一族百姓,今晚更險些害得兩位慘遭毒手,小王實是慚愧的很。——今晚趁這個機會,小王想跟二位做個申明,打從此刻起,曲池跟我顏羽一族不再有任何關系,以後他為非作歹也好,被人殺了也罷,都跟小王無關。”

“理解理解,貴國的事貧道聽小徒說了一些。”

王忠殊看了一眼龐七,而龐七杵在雲水瑤身後做著小動作,傻傻噗笑,不知道笑些什麼?王忠殊輕咳一聲,龐七才慌忙斂笑,正兒八經的挺胸昂首。見龐七老實些了,王忠殊又跟阮夢瑩道:“師妹,那我們就走吧。”

……

……

謝宮寶、誅姬、聶小喬三個一直站在暗處瞅著。

聶小喬始終冷靜,不發一言,當看到顏仙兒舞劍助陣,她瞳孔驟然放大,滿臉欣慰;當看到顏仙兒縱上屋頂,騎上火鳳,她眼眶浮淚,默默轉身,不願去看顏仙兒離去的身影。——謝宮寶瞧得出她心裡的苦,說道:“她還沒走,就認了吧。”

聶小喬沒有說話,輕著脆步子走了。

謝宮寶和誅姬跟著,一路見她灑淚。

出了宮門,有馬車候在門前石雕下。

聶小喬說想走走,讓馬車跟著,而後就默默的穿行在大街之上。

謝宮寶和誅姬不知道她心情有多糟糕,始終在後面陪著,不敢越上前去。——三人就這樣穿過西街,來到河邊。此處偏僻雅靜,沒有旁人,周邊很黑,也沒有人家。——聶小喬面河呆立片刻,忽地轉身,盯著誅姬懷抱之琴,說道:“大朝會上妙音姑娘的琴聲貫天通地,餘音猶耳,令人難忘,不知道姑娘能不能再為我彈一首?”

“那我就給夫人彈一首《靜心咒》吧。”

誅姬往地上一坐,盤好雙腿,嘴角抿笑。

而後把琴輕輕放在兩膝之間,撥弦奏響。

《靜心咒》有排除雜念,助人心靜之妙,加上誅姬琴技高超,湊出來的樂曲更能引人入勝。——聶小喬面河迎風,一邊聽一邊閉目抒懷,聽著聽著不覺癡醉。她的傷感隨著不急不緩的樂曲漸漸止息,愧疚、羞恥、不安的心也慢慢平複。待得曲終聲滅,她睜開眼睛,臉上已不見哀容:“妙音姑娘的琴音真是靈丹妙藥。”

誅姬起身,收攬古琴,又將其摟抱於胸前:

“隻要夫人喜歡,往後我便多奏給你聽。”

“多謝姑娘,多謝了。”聶小喬拿起誅姬的手,拍其手背,而後看了一眼謝宮寶懷裡舔著指頭酣睡的小光,上前摸著他的小指頭,慈聲問道:“這娃兒生得好,他娘是誰?”問罷,又瞥眼看了看誅姬。

誅姬理會她的意思,笑道:“我可生不出這麼好看的娃。”

謝宮寶也尷尬一笑:“他不是普通娃兒,我也生不出來。”

聶小喬臉色微沉:“你又不是女子,你怎麼生。”繼而嘴角抹笑,把酣睡的小光抱了過來,一邊摸著小光的臉蛋一邊又訓:“為人父母的怎能如此粗心大意,就給他穿了一件兜肚,萬一染上風寒怎了得,還有這帽子也不好看。看來帶娃還是做娘的上心,你這當爹的不稱職。”

這時,小光給她摸醒了,揉揉眼看見一張漂亮的臉。

他咧開嘴大笑,把小手伸進聶小喬的胸衣扯啊扯的。

聶小喬不知小光有揩油的毛病,還眯著眼陪著慈笑。

謝宮寶卻驚出一身冷汗:“小光,住手!”

小光倒也聽話,把手拿了出來,然後捏了捏自己的兜肚,又指了指聶小喬的胸膛,使勁搖頭,放佛在說“我剛檢查了,她沒有穿兜肚,好奇怪喲。”——謝宮寶摸了一把額汗,把小光接了過來,無比尷尬的解釋:“我剛才沒有說清楚,這娃兒不是我跟仙兒姐生的,他……他是驕皮娃娃,非人非妖。”

“哦,那也很好,那也很好。”

聶小喬臉色一沉,極度失望,沒了談興。

她把身後的馬車招來,跟謝宮寶和誅姬道:“好了,我回府去了,你們也早些回吧。”跳上車,掀開簾子鑽進車廂,然後令馬夫趕車投去墨色。

等馬車走遠,蹄聲漸無,誅姬跟謝宮寶說道:

“跟子女見面卻不敢相認,她心裡可真苦。”

謝宮寶一愣,可不,族長跟我見面幾回,明明兩兩相望,彼此皆明,她卻偏不認我。今晚在後宮又見到了仙兒姐,族長也一樣隱忍不認,她心裡的苦水一定比黃蓮還苦吧。——時下,黑虎山上族人皆苦,她豈肯獨善其身,如果族人不出,或許她這輩子都不會認我和仙兒姐的,更何況她跟顏羽王……,也許也因此羞於相認。

回到聽雨軒已是深夜時分。

兩人燒水洗澡,準備睡覺的時候,柳三娘突然造訪,她替柳下送請帖來了,說是大事已定,再也不必遮遮掩掩,明晚昌陽侯府設宴,請她們務必準時赴約。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妖影,妖影最新章节,妖影 69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