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影 第十六章 護送

小说:妖影 作者:犬牙錯 更新时间:2020-05-09 03:40:35

原來崖下三丈遠處有條懸崖小道。

那小道盤岩繞壁緩緩而下,無比的險峻。

三人順著小道穿進雲霧,但走過一段,便到了儘頭。

這道路儘處雲霧飄渺,抬頭不見天,低頭也不見底。

鄒奇領著謝宮寶和屠嬌嬌到此,隻是走了一條絕路。可是又有什麼辦法,他手臂受傷,力不能戰,躲來這兒也是無奈之舉,起碼能夠有效扼製馬擒龍的攻勢。——三人背靠岩壁剛剛坐定,隻聽白駱衣和馬擒龍在上面嚷嚷起來:

“表哥!你乾嘛要傷奇哥!我……我以後再也不理你了!”

“你別擔心啊,鄒兄不會有事的,隻要他不再多管閒事,我就放他走。”

“真的嗎?奇哥,你快上來,表哥說不為難你了!”

鄒奇盤膝坐地,閉著眼睛聽著,過了好半晌才朝上喊話:“駱衣,對不住了,不能護你回莊,你自己路上小心。”

他對白駱衣愛意深厚,但私情與公義焉能混淆不清。他不認為自己是多管閒事,起碼這兩個少年兄妹情深,身陷魔道卻品正心正,該當援救,否則便是取私情而舍公義。既然是心意堅定,所為又是守正揚善的好事,鄒奇自然不肯向邪魔歪道屈服。

由此,任憑白駱衣如何煽情勸說,他也不回一句了。

……

……

聽著白駱衣的聲音,屠嬌嬌一陣反感,一陣作嘔。

在她的視角裡,白駱衣專勾男人,不是個好東西。她恨不能把自己所見所聞全都數落給鄒奇知道,但那些事都yin穢不堪,她說不出口。氣了一會兒,把嘴湊到謝宮寶耳邊悄說:“這女人不好,你跟他說說,讓他別再喜歡她了。”

此時,謝宮寶何嘗不惱,可他感覺這事是說不得的。

一來空口無憑;二來也有擺弄是非的嫌疑。

總之,禍從口出,這種事少說為妙。

他提醒屠嬌嬌:“這事以後再說。”

兩人再不多言,安安靜靜候著鄒奇運功療傷。

過了一會兒,鄒奇打坐以畢,消耗的真氣已得恢複,隻是手臂貫穿卻非短期可以康複。他輕歎了一口氣:“人生有死,死亦求道,得其所,得正果,夫複何恨。——小兄弟,我已經儘力了,想救你們卻救不活,不過你們也別害怕,黃泉路上我一樣會護著你們。對了,生死一場,還不知道你們兄妹倆叫什麼呢?”

謝宮寶低頭沉吟,隻覺鄒奇話鋒悲壯,坦然迎死。

本來鄒奇出手援救,他就已經很感激了。

現在又來陪死,這個舉動深深震撼了他。

此情此景,謝宮寶隻想拿真心說話,不願說假:“既然要死了,我也不騙上仙,其實我跟她不是兄妹,我叫謝宮寶,她叫屠嬌嬌。”

聽到這話,鄒奇身形一震,似是想到了什麼:“謝宮寶?屠嬌嬌?聽說烝鮮族寄靈仙堂這一屆的嫡傳弟子是叫雍牧和謝宮寶,小兄弟,我沒說錯吧?還有,當年屠霸天暴斃的時候,留有一個遺女好像就叫屠嬌嬌。看來,你們跟姓馬的還真沒有半點關系,也難怪他要捉你們了,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他把“原來如此”四字說的極為森冷,好似動了殺心一般。

謝宮寶和屠嬌嬌面面相覷,都不自禁的打了個冷戰。

而後,屠嬌嬌心裡起了抵觸,想起叔叔的死,又激憤起來:“我還以為你跟軒仙流其他人不一樣,哼哼,我不要你救了,你滾!”

鄒奇不理她,隻是伸指一點,屠嬌嬌便昏了過去。

謝宮寶急喊:“別傷害她!”

“這兒是懸崖峭壁,不宜激動,我暫時封了她的神識,一會兒自然會醒。”鄒奇語調恢複正常,極為好奇的盯著謝宮寶,目光儘是迷惘:“我不明白,屠隱殺你全族,你為什麼還要這般護她?”

謝宮寶嘴角抹過一絲極苦,解釋著道:“屠上仙不是凶手,他還救過我。”

鄒奇問:“哦,那凶手是誰?”

“這……這,我不知道從什麼地方說起才好?”謝宮寶對整件事情也不甚了解,隻得把自己知道的全都說了一遍。他先說祠堂遭遇黑衣蒙面人襲擊,而後又說族長帶他去壁龍潭求屠隱搭救,接著又說高敢來襲,最後才說到軒仙流圍攻屠隱,屠隱散功逃脫,枯滅於古廟。

聽完事情原委,鄒奇沉默半晌,沒有說話。

謝宮寶望了望身邊昏睡的屠嬌嬌,又道:“我把丫頭送到這裡來,是屠上仙臨終囑托,其實,就算他沒有囑托我,我也不可能撇下丫頭不管的,她……她年紀還小,不能沒人管。”

鄒奇點了點頭:“守信報恩,這些你都沒有做錯。”

“可我沒有做到。”謝宮寶隻覺淒苦,一陣沮喪:“屠上仙耗儘真氣也隻能幫我延壽兩年,我就是現在死了也沒關系,可是丫頭沒病沒災的,她不能死。還有,他們要抓的是我,其實上仙也用不著陪我送死,你現在走,他們肯定不為難你,我……我隻求你幫我一個忙。”

鄒奇意領神會:“你想求我帶這小姑娘走?”

謝宮寶望著屠嬌嬌,一陣不舍:“上仙要是肯幫忙,就把她送去七星壇。”

……

……

七星壇!

鄒奇哈了一聲,眉頭一擠,反應很大。

要知道,自從正邪大戰到如今,軒仙流與幡屍教各方勢力均有緩和,唯獨對七星壇難消怨恨,雙方人馬但凡遇上,必有廝殺。而七星壇壇主方泰吉在軒仙流的除魔名單上排名第二,僅次於教主納蘭圖霸。——雙方結此深仇,追根究底都和白繼文有關。

說到這白繼文,資質奇佳,可以說是千古一人。

他七歲拜入軒仙流,八歲修滿濁氣,晉升太陰。

之後,又花費十五年從太陰晉升混元,修煉如此神速,當真是曠古未有。

然而,修氣對於旁人就難比登天了,就拿軒仙流掌門秋道仁做比,他現年一百零八歲,十歲入門,卻也花了四十年才修到混元之境。——當年的白繼文風光無限,很得師門看重,但他不羈無束,勾結幡屍魔教,先是與屠隱琴簫和鳴,以音律結交;而後,又與幡仙四聖之一、紫辰仙子方熙弱成就姻緣,最終毀在了美se惑之下。

軒仙流認為,白繼文入魔成親之事跟方泰吉、屠隱有關。

方泰吉身為方熙弱的兄長,更是從中穿針引線,百般湊合。

所以,白繼文死後,軒仙流便把這筆賬記在了七星壇方泰吉的頭上。

……

……

而此時,謝宮寶提及七星壇,鄒奇如針刺耳,焉能沒有反應。

他先是痛惜,感歎白師叔的悲劇一生。

而後又是一恨,恨不能誅儘七星壇的魔頭。

最後又覺可笑,笑自己居然動了相幫之念。

他看見謝宮寶心無雜念,亦無正邪之分,行事僅憑心意,而所為竟是如此之正!謝宮寶從南到北一路護送,生死瞬間也不變初衷,即使他護送的是屠霸天的女兒,又能說他是邪麼?——鄒奇雖不敢離經叛道的質疑正邪之分,但他對謝宮寶的所作所為極為欣賞。

既是如此,為什麼不能幫?

猶豫半晌,抿嘴輕笑:“這個忙我幫了。”

謝宮寶喜道:“多謝上仙!”

“小兄弟,我修為還淺,可不敢以上仙自居,以後別再胡亂叫了,我比你年長許多,你何不如叫我一聲大哥呢。還有,留好-性命,別想著輕生,待我把人送到,必來野拂碑林救你,救得出自然最好,倘若救不出,我還是要與你一同赴死。”鄒奇說罷,背起昏迷的屠嬌嬌沿路奔上崖去。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妖影,妖影最新章节,妖影 69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