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身素淨,再配上那樣一張溫潤的臉。

溫靜貴公子,古樸又華麗。

景芳儀很欣賞,忍不住打量,輕聲問:“官總今日穿的不太一樣。”

官寒抬眸,眉眼溫柔,謙謙公子。

“哦?

是嗎?

這衣服是我女朋友給挑的。”

我女朋友,這四個字咬的很重,是特意強調。

早上,時淺拿來這套衣服的時候氣呼呼的,特地囑咐。

“景芳儀一定會偷看你,然後誇你今天好帥,今天好不一樣,今天為什麼不穿西裝之類巴拉巴拉的一套。”

她揪著官寒的領口,一字一句的說:“你一定要告訴你,這衣服是你女朋友幫你挑的。”

“你女朋友這四個字,一定要咬字清楚,字正腔圓,聽到沒?”

官寒好笑,捏捏她的臉,“你怎麼知道她一定會問這句?”

時淺哼一聲:“都是千年的狐狸,跟我玩什麼聊齋。”

“那個女人,一個眼神我就知道她肚子裡裝了多少句話!”

果然,這會兒真的問了。

官寒覺得她家女朋友可厲害了,便又加了句:“景小姐認得我女朋友吧,時家,時淺。”

“您綁架過的那位。”

景芳儀:“……”她神色淡淡,絲毫不覺得羞恥,“認得,時崇的妹妹。”

“是。”

官寒微笑。

景芳儀像是要打探情報,想了想又問:“你那個侄女,官洛洛,性子不好。”

沒見過這樣的女人,綁架了時淺,跟官洛洛打起來了,居然還能平靜的跟官寒說話,邀請時崇來赴宴。

她既然雲淡風輕,官寒自然陪她玩。

他目光重回文件,寥寥幾個字。

“嗯,洛洛性子隨長輩。”

他是二叔,這個長輩自然是他。

在挑釁。

景芳儀彎了彎唇角,又問:“官總這雙腿還能站起來嗎?

我倒是認識好的中醫,可以給官總瞧上一瞧。”

“你歇會兒吧。”

外頭突然一聲混不吝。

不用看也知道是誰來了。

雲想叼著煙進來,步子邁得大,一身紅衣風風火火。

拉開椅子,雲想坐進去,瞧景芳儀,桃花眼勾魂攝魄:“嘖,你怎麼醜成這樣?”

景芳儀:“……”“你見過我?”

雲想把煙拿遠,吐了口氣,說:“沒,現在見了,醜。”

景芳儀:“……”四周的景家人立刻要有動作。

說他們醜可以,說大小姐醜,萬萬不能忍。

雲想眼皮都不掀,拿起桌子上的茶喝了一口,味道還不錯,然後他問官寒。

“時崇怎麼還不來?”

官寒說不知道。

雲想瞅瞅他,“你穿衣風格換了,這衣服好看。”

官寒得意,眉眼全是笑意:“淺淺給我選的。”

雲想點點頭,又說:“官寒你幫我個忙。”

“什麼忙?”

雲想撓頭,“幫我處理點新聞,昨晚好像被狗仔拍了。”

官寒不懷好意,“你個狗東西,又對人家小姑娘做什麼了?”

“沒做什麼,我現在學著當個人,就拉了拉手,別的什麼都沒做。”

說完自己加了句:“年紀太小,不太舍得。”

官寒笑罵他不要臉,然後打電話叫人去處理。

站在四周當柱子的景家人:大小姐,這倆人無視你,要不要揍!景芳儀的摸著手邊的茶碗,面上無波,好似一點不在乎。

她在等時崇。

五分鐘之後,時崇來了。

還帶來了官洛洛。

景芳儀臉上的驚喜在看到她之後猛的冷若冰霜。

“我應該沒有給你遞請帖。”

官洛洛有胃病,臉色憔悴,挽著時崇進門,眼睛紅紅的,靠著他說話聲音小小的。

“景大小姐不願意看到我嗎?”

“我可以自付茶錢和戲錢。”

自付個鬼,一毛都不會給你!景芳儀被修理過,這會兒還氣著,口氣不善,“時崇,我印象裡沒有給這位小姐下請帖。”

時崇扶著官洛洛入座,眼不抬的說:“沒下請帖並不代表不能來,洛洛是我帶來的,你要看不慣,我跟她一起離開。”

“還有。”

他語氣一頓,抬眸正視景芳儀:“洛洛不叫‘這位小姐’,她是我女朋友。”

漂亮!官洛洛星星眼望著時崇。

誰家男朋友,這麼優秀!景芳儀果然被噎得臉色發青。

時崇反客為主,問她:“景小姐還打算繼續這場宴嗎?

我女朋友身體不舒服,不繼續我就帶她回家了。”

“她需要休息。”

嗷嗷!時崇!愛死你了!官洛洛得意的要上天了,立馬陪著演,摸著胃難受的哼哼一聲,然後虛弱的說。

“時崇,別這樣,人家一片好心邀請你聽戲,別因為我掃了人家的興。”

“是吧,景大小姐。”

景芳儀臉色醬紫,瞪著時崇,“你故意的。”

時崇毫不客氣,“是,但要不要繼續,隨你。”

景芳儀吃了啞巴虧,胸中一團火,但隱忍著沒有發出來,隻頓了片刻,她便恢複微笑,靜靜入座,吩咐。

“開戲,吩咐後廚,可以上菜了。”

她是氣瘋了,請了四個人,祁禦還沒來就開宴。

但下人不敢耽誤,立刻遵從吩咐。

戲宴開始。

官洛洛難受,一口也吃不下,但怕景芳儀給時崇下毒,菜上來,她都是先吃過了才準時崇吃。

“洛洛。”

官寒擔心了,摸著她額頭,“難受就別吃了。”

“沒事。”

官洛洛喝了一口海參湯,太腥了,她想吐。

時崇愁的臉色難看,景芳儀幾次想要跟他說話,但他眼睛裡就隻有官洛洛。

雲想看不下去了。

“死妮子,折騰什麼,病了就去醫院。”

官洛洛白著臉瞪他:“你再凶我,我就跟戀戀告狀。”

雲想:“……”時崇把官洛洛的勺子拿走,“洛洛,回家了。”

這時,景芳儀突然來了一句,“原來小官總身體這麼弱,可別在我的宴上吃壞了,我可擔不起責任。”

奶奶個腿,該死的女人。

官洛洛好勝心一下就被調起來了。

她喝了口熱茶,英氣凜凜的說:“這麼說我要真吃壞了,景大小姐還真得負責。”

“我還真有些不舒服,難道景大小姐在菜裡下毒了?”

景芳儀被懟,表情狠戾如刀,“小官總是來攪局的。”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台灣繁體小説閲讀 | 最好的台灣繁體小説閲讀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時總寵妻超無敵,時總寵妻超無敵最新章节,時總寵妻超無敵 龍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